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高材生都去当保姆了?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15 09:23)


  纳迪娅舒服地坐在豪华轿车的后座上,又数了一遍她手中的钞票:10欧、20欧、30欧……她今晚总共收到了600欧元的小费。年轻的她似乎还未从中回过神:做一个晚上的婴儿保姆就可以赚到这么多钱,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其实她只是在巴黎的里兹酒店照看了一位阿联酋王子的儿子一晚罢了。30多岁的纳迪娅三年来不断穿梭于巴黎各大豪华酒店,每周都会做一两次儿童照看工作。她熟悉这些酒店的每个角落,甚至认识每一张客房服务卡——看!这是米其林三星主厨塞德里克·格勒莱的门店莫里斯的招牌产品:柠檬慕斯!——剩下的时间,拥有阿拉伯语语言硕士学位的纳迪娅则在法院担任宣誓翻译一职。
  我意识到家里的幼儿保姆比我还有学问。
  26岁的罗克珊娜在拉丁区经营一间画廊。2018年夏天,这位年轻的艺术史系高材生毫不犹豫地丢下男友,选择陪同一对美国夫妇以及他们的孩子在加勒比海上进行为期两周的豪华轮船游。最近,她还陪伴了一位来巴黎走秀的顶尖模特的女儿:陪她在乔治五世巴黎四季酒店住三晚,照料她的起居,在带有按摩和水疗功能的浴缸中放好34度的温水,在香榭丽舍大道和蒙田大道上陪着散步、逛街,在巴黎银塔餐厅共用晚餐……
  索邦大学管理系硕士毕业的达利娅是巴黎某家银行的审计员,她刚从迪士尼乐园回来:一个沙特阿拉伯家庭雇她在园中睡美人酒店的一间豪华套间中照料孩子四晚,从窗户望去,你可以欣赏到迪士尼城堡全景。去年,她还参加过一位法国富豪的妻子在其城堡中举办的生日宴会,她负责看管他们的两个孩子,并可参与其中。

越来越多的年轻毕业生开始从事托幼工作。

|“仙女玛丽”式的保姆存在吗?|


  这三位水平高超的幼儿保姆有哪些共同点呢?她们三人中,没有任何一位需要以看护工作来补贴经济。拥有高学历且已工作的纳迪娅、罗克珊娜和达利娅只是希望让自己的经历更加丰富,能暂时脱离她们既定的生活轨迹。简单来讲,就是“为她们的生活加点料”。露辛达·德西科是高端育儿师平台“魅力保姆”的创始人,她说:“在‘魅力保姆’平台上,用户可以在线选择育儿师。目前超过80%的学生都视之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他们成熟和稳重的品质也更受顾客青睐。”
  很明显,刚刚提到的儿童看管工作都是发生在达官贵胄的家庭里。而大多数的法国人既不会流连于豪华酒店,也不常光顾高星级餐厅,他们只能支付最高16.5欧元/时的保姆佣金(在“魅力保姆”平台上,最终的定价为13欧元/时)。尽管如此,几乎所有父母都还是希望能有一名巴黎综合工科学校的毕业生成为陪伴和照料自己孩子的“仙女瑪丽”。
  事实上,“仙女玛丽”并不存在。即使有幸运的父母找到了令其满意的高学历保姆,他们也不会幸运到让保姆们能长期从事这份工作。比如,毕业于巴黎四大的科雷蒙蒂娜很快就对儿童看护的工作失望了。原因有很多:工资微薄、工作内容受到约束……更何况,这份工作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不做也罢、毫无必要的。她想尽快找回属于她的广阔天地,所以她已经开始留意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了。
  在法国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的乌克兰女孩阿拉已在一家名为“当我的保姆”的多语种保姆机构注册两年。出于对孩子的强烈喜爱,30岁左右的她现正被一个位于巴黎第14大区的家庭雇佣。为了更好地塑造孩子们的人格,她还打算考取婴幼儿看护专业的技能合格证书,但也同样希望之后可以回归到心理学行业。
  即便如此,这种一般要求在晚间照顾孩子的工作性质,对那些还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来说仍然具有充足的吸引力。因此想要在大学里找到一位学生,让其负责把孩子从幼儿园安全地接回家,或是照顾孩子一晚,依然很容易。这份工作的另一好处在于时间灵活,可以在孩子休息时抽空学习;在育儿方面还有种“传道解惑”的满足感,并可提前体验父母的角色……学生保姆们一致认为,这比在快餐店打工更有意义。

| 硕士与博士更吃香 |

来自乌克兰的阿拉在法国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目前已在一家多语种幼儿保姆机构注册两年。

  奢侈家庭看护服务平台“放宽心”的创立者玛丽·布朗说:“在应聘保姆时,硕士与博士更受欢迎,会弹奏乐器或掌握多种外语的人更有优势。”
  23岁的巴黎第九大学法律专业学生克里斯朵夫是英法混血,很受雇主家庭欢迎,但他也有烦恼:“我可以十分真切地感觉到我的双重国籍成了我的王牌。几乎每到一个新家庭,家长们都会要求我对孩子讲英文并纠正其发音。上个月,一对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夫妇甚至请求我为他们只有五周大的孩子在睡前读几页《哈利·波特》原文,单纯为了磨耳朵。”
  父母们总是愿意强调一些更为朴素的原因。双胞胎汤姆和加兰斯的妈妈也是一样,几星期前,她开始雇佣一名政治学专业三年级的学生。她说:“无需反复解释,艾洛伊茨马上就能明白一切。有她带着孩子们乘坐有轨电车或巴士去上学,我十分放心。我很信任她。”她还补充道:“我意识到家里的幼儿保姆比我还有学问。她来的那天,手里抱着波伏娃的《第二性》,而我从未读过波伏娃的书。但最重要的是,我很欣慰在晚上看到孩子们蜷缩在沙发上,听艾洛伊茨给他们讲《小王子》的故事,即使电视里播放着《海绵宝宝》也不为所动。”

| 无薪的额外竞争力 |


  找到一个温暖的人并将自己的小孩放心地交给他,是所有父母的愿望,而如果这位家庭新成员能有一些额外的才能就更好了。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谁来照看我们的孩子》一书的作者卡诺琳娜·伊博娓娓道来:“所有父母在挑选保姆时,心仪的人选都是有其他才能却不用加收额外薪资的人。菲律宾保姆之所以如此受欢迎,部分原因也是她们会说英语。如果家长青睐一个拥有大学学历的保姆,那一定是因为看重他的头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得到更多的薪资。在家看孩子,无论长期还是临时,都属于保姆性质的工作。在我看来,汤姆和加兰斯的父母提出的公共交通问题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在巴黎穿行并不需要什么高学历!”
  [编译自法国《快报》]
  编辑:侯寅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