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张同学,穿透抖音生态壁垒的一颗子弹

(来源:网站编辑 2022-02-28 10:14)

张同学,穿透抖音生态壁垒的一颗子弹

文化

粗糙又精致

早上起床摘下用钉子挂住的粉红碎花窗帘,叠完被用笤帚扫炕,拿起大红搪瓷盆简单洗漱;去雪地里取棵白菜,带着冰碴儿切成条,和玉米面拌在一起喂鸡;再用大锅烧火做饭,和蹭饭的朋友一起在炕上吃碗热乎乎的小鸡炖蘑菇。

2021年10月以来,张同学像一颗子弹,悄无声息击穿了抖音的生态壁垒。从10月4日发布第一个作品至今,只发布了50余条视频动态,却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吸粉超千万,单个视频点击量动辄过亿,被网友戏称“全抖音都在刷张同学”。甚至连人民网都在去年11月25日发表评论,呼吁更多“张同学”的出现。伴随着这股热潮,“拆解张同学”“复制张同学”逐渐成为一种现象,人们愈发觉得他的视频竟有几分高级。

短视频里,张同学经常拿出一包干脆面或者香肠,就着旺仔牛奶或者爽歪歪,凑合一顿早餐,开始“丰富”的一天。串起这一天的,是多机位构成的流畅剪辑,和只能听懂“啊哦嘿呀”却又十分洗脑的BGM(背景音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张同学各地分学”风潮正盛,但至今仍未出现模仿出其精髓的效仿者,除了技术的高要求之外,张同学所呈现的“精致的粗糙”是一个很难复制的点。

他的“精致”在于对镜头、人设、背景音乐等外在创作的专注。有网友统计,张同学平均每条视频含有186个分镜头,每个镜头平均时长2.27秒,好莱坞电影的单镜头平均时长也就在3秒~4秒。很快,高频快剪、多机位拍摄成为张同学的创作标签,在无形中消解了人们长时间观看的视觉疲劳。

在人设上,邻居二涛一开始并没有太多记忆点,后来每次都从厕所出现,逐渐衍生出“住在厕所的二涛”的梗。同样,现在的BGM也不是一开始就有,而是更新cb644cbefc67c462cb5ad0628fb4144dc6f8e476e58f7cc754ea5ba802f020f9到第四条视频的时候才加上,且张同学中途曾尝试更换BGM,但市场反馈并不好,甚至评论区强烈要求换回去,才有了延续至今的“洗脑神曲”。

然而,这种精致的创作,包裹的却是一个个粗糙的场景:张同学的生活是朴实无华的,甚至略显枯燥、粗糙,他无非就是每天在内急中醒过来,然后用酸奶、饮料或蛋花汤送下几粒六味地黄丸后,开启新一天。无非就是850df23585416b5c8f493953bb090d79637c525bd5c34ecafa00d1ca7cd6f3d5每回去超市买肉都要赊账,偶尔还借口接电话逃脱尴尬,让二涛背锅。无非就是把钥匙藏在全网皆知的地方。无非就是为免去刷碗筷的麻烦用一次性餐具,然后以一个饱嗝结束视频。

也正是这精致的镜头语言与粗糙的写实场景形成的强烈对撞,让人眼前一亮。他所拍摄的场景,呈现的是好友相处、饭桌闲聊等生活化的情节,让广大网友觉得非常“接地气”,也很有代入感,最终成就了张同学的迅速走红。

朴实且温暖

自从李子柒、华农兄弟走红后,乡村题材一度赶上了短视频创作的风口。再加上直播带货的风靡等,这类题材的短视频成为了新的流量密码。有学者曾对短视频平台进行抽样研究,其中所抽取的124条短视频中,38条为乡村类。在偌大的内容池里,张同学的视频缘何能从内容红海中突围,并引发极为广泛的模仿热潮呢?

无疑,他的创作是极具个人特点的。张同学采用的流水账似的叙事方式看似违背短视频创作规律,却使其独树一帜。没有起伏,没有悬念,没有反转,甚至没有明确的主题,但这样一种反爆点的创作逻辑,反而成为了其最大的特点。

用变幻的画面在流水账中凸显细节的质感,是张同学视频的另一大特点。生活中的举手之劳在张同学的镜头下显得更加真实可感。比如他每天早晨叠被褥的动作,由一个后方机位和橱子里的机位组合呈现,在视频里,甚至能清晰地看到被褥落到炕上时扬起的绒毛。这种多机位的拍摄能够给观众带来沉浸感,使人仿佛置身于他所处的环境中。

在创作手法的把控上,张同学在现实主义风格的创作光谱中也找准了个人定位。没有刻意的情感输出,却在举手投足间透露出平和坦然的生活态度。屋内设施、行为举止、与朋友的对白,甚至是带有错别字的字幕,无不流露出一个粗枝大叶、未经雕琢的农村大汉气质。张同学在用心随和地过好一种朴素的生活,不靠美颜滤镜的修饰,也不靠制造哗众取宠的土味,在他的巧妙记录和高频切镜中,沉闷的日子突然有了活力。

正如前央视主持人赵普所说:“带着温情的孤独、平和的不安和无言的倾诉,这些复杂感受在远离都市熟悉的环境下是那么的真实,那种朴实和张同学内心难掩的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让人觉得非常治愈。”

穷困里有真实

人红是非多,张同学尤甚。

目前,关于张同学最大的争议点在于——其作品剪辑节奏明快、衔接流畅,显得非常专业,且剧情处处透露着对人性的深刻洞察,有很强的导演思维,完全不像一个农村青年“随手一拍”的作品。不少网友认为张同学背后“一定有专业团队”“又在炒人设”。

一位短视频创作者在看过张同学作品之后笃定,这绝非一个“小白”能驾驭完成。“50多个视频,越往后手法越专业,乡土生活记录视频太多了,但绝大多数只能称之为素材,而张同学的情景冲突、镜头语言、导演思维,显然经过了精心构思。”

为此,张同学爆火之后,不少网友前去探望。张同学所在的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市建一镇松树村,紧邻岫水线,道路延伸到远处,是低矮的山丘,近处的树木和远处的柴火垛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远处的山坡也是黄白相间的颜色,“美”是人们走进这个东北乡村的第一印象。

随着与网友的见面,张同学的一些谜题也随之揭开。张同学真名叫张凯,1986年出生。之所以叫“张同学”,是因为他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想着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无忧无虑,应该是最快乐的时候,就起了“张同学”。他也并非视频里的大龄单身青年,他在2008年就已经结婚,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对于网传他是吉林某学院导演专业毕业,张同学说:“我念书时,九年义务教育都还差一年没念完。”

对他质疑最大的,就是剪辑得行云流水,拍摄角度选得专业。张同学回应,拍摄和剪辑确实是他一个人完成的。之前他也给别人做过一些账号,2020年最累的时候,他一个人曾同时拍6个账号。从2020年9月份到现在,每天他都在不停地想内容,不停地拍,不停地剪。

这其中的辛苦,也只有他本人能体会。每天晚上,他都是9点多才能到家,短暂休息后就躺在炕上想第二天的拍摄内容,包括题材、情节等。凌晨1点左右才能休息。当天拍的段子,他会反复地看,如果哪一个镜头拍得不满意,第二天再补拍。很多内容题材和细节,张同学都是在每天的拍攝中总结出来的,并没有一个完美的脚本。对他而言,当天干啥活儿、做啥饭、吃啥菜,就是脚本。

至于大家所说的团队,也就只有二涛和青云大叔。二涛是最早加入的。青云大叔此前有一个账号,因为他觉得张同学拍得比较好,偶尔让张同学给指导,一点点就融入到一起,进行拍摄。

张同学早前也是有工作的,虽然有一些积蓄,但做视频确实需要一些投入,所以后来他也给别人拍段子,收取一定费用。那时候拍一个段子收费400元,但是他拍一个段子就停一下,因为无论是内容还是手法都需要更新。段子中,张同学总去周家超市,也总欠周家超市老板娘的钱,这些都是真的,最多的时候,他欠老板娘982元。“我最穷的时候连买盒烟的钱都没有。”

进入松树村有一段路程,道路两旁有中年妇女在卖一些家乡特产,比如家里种的豆角、山上采的蘑菇。张同学希望有一天,他能在线上帮助乡亲们把特产都销售出去。

隆冬时节,张同学的视频创作却正值春天,但流量注定会带来凝视甚至打扰。作为受众,我们就以最好的姿态理智地支持、冷静地审视,为其留够时间进行创作。愿他能如光明网评论那样,继续用真实呈现乡村自信,乃至带动乡村发展。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