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沙滩上的一天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30 09:26)

  埃伦·雅各布首先注意到的是那个女孩的身材。她修长纤瘦,小麦肤色,即将由少女长成成年女子,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埃伦向沙滩放眼望去。果然,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金发美女身上,尽管此时夜色渐暗,风也越来越大,沙滩上人已不多。一个男人已经朝南走了很远,但他好像不确定是折回来近距离看看,还是继续朝南走。
  这位比基尼美女的同伴还不赖,虽然他看起来颇有些普通。
  埃伦端起茶杯,举到胸前。茶杯是空的,一个小时以前就是空的了。她始终紧盯着这对男女。在沙滩别墅里待着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梦想,但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四天。这四天里,她看着海浪拍岸,一对对游人在沙滩上漫步,偶尔还有猎犬纵身一跃,扑咬飞盤。就这样坐在窗边观察这一切似乎确实像是在工作。
  “你来这里真是适得其所,”房主们安慰她说,“一个中年妇女待在设有门禁的沙滩别墅小区。”说完,他们哈哈大笑。
  她却没有笑。
  现在她伫立于落地玻璃窗前,人人都能看到她。跟停在车库里的那辆奔驰一样,她也成了整个场景中的一个片段。她和车双双在此停留。
  她入住的这几天,沙滩上的这一幕无疑是最引人入胜的事。
  那个男人此时面对着女孩,愤怒地挥动双臂。女孩则背朝着窗户。即便如此,埃伦依然能肯定女孩也在咆哮。讨厌的双层玻璃!你们把海浪声都屏蔽了,那这沙滩别墅还有什么意义!
  他双手握拳,不停地挥舞。而那女孩双手叉腰站着,身体向前倾,看样子就要开始骂人了。
  埃伦望了望四周,沙滩上空无一人。
  她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踢在胸口上!他弯下腰,歪向一旁,好像立刻就要呕吐了。但女孩并没有管他,而是突然转身,朝他们来的方向大步走去。
  要是别的女人,估计早已从窗户边走开了,以免那个男人知道她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埃伦却站在原地不动,端着空茶杯。
  男人栽在沙滩上,倒在原地,同样也不动。或许是在思考,又或许,只是为了喘口气。
  一分钟后,他支撑着站了起来,脑袋耷拉着。他没有沿着沙滩往前走,而是步履艰难地越过沙滩,朝别墅这边走来。
  埃伦的目光始终跟随着他,所以当他敲厨房门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惊讶。她脑中首先闪现的念头也并不是让他吃闭门羹。
  “你看见了?”
  “恐怕是看见了。”
  “所以,你知道了。”他说话的时候仍然气喘吁吁的,好像气息是极其艰难地从肺里呼出来一样。他看起来不到30岁,中等身高,体形匀称,但这体形跟女孩不在一个档次上。“有手机吗?能否借你的手机一用?”
  她迟疑了一下。
  他咽了口唾沫,表情痛苦,好像下一口呼吸就会喷出血来。
  “当然可以,”她拿出手机,“快进来吧。”
  他拨号的时候,她递给他一杯水,“喝点水,你会感觉好些。我去客厅了。”
  一分钟后,他来到客厅,手里握着手机,“没人接。”
  “你是在给她打电话吗?”
  “是的。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像真话,但我们确实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争执。我的意思是,她踢我这样的事之前从没发生过。”
  埃伦无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于是点点头。
  “瞧瞧,我真不愿提出这个要求。我的意思是,你刚才同意我用你的手机打电话,真是太善良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货,不是吗?”他看上去像一只愧疚的小狗。
  “你不愿提出要求?什么要求?”
  “呃,是的。不过,听我说,我们住在沙滩那边的别墅里,就在那个有灰白卵石的海滩旁,还带有木质平台和绿色遮阳伞。你知道那地方吗?”
  她点点头。
  “我知道这是个不情之请,但我想请你去那里帮我问问,她是否还愿意跟我说话。她不肯接电话。她就是那个固执的德行,可以几个小时不接电话,还可能一走了之。”
  “她有车吗?”
  “没有,但我的车钥匙在大门的挂钩上。”
  “真是坏习惯,但好像这儿的每个人都这样。”
  “我不想麻烦你,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男人真是只癞皮狗。她有一种冲动,想要在他脖子上拴根绳子,牵着他走到那里去。但是,她却说:“我不是这里的主人,我可不能把一个陌生人单独留在房间里。你跟我一起去可好?你等会可以站在门外,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假装想了想,“她会看到我。那样的话,我就比现在更像个蠢货了。”
  “你还真得冒险去试试。这房子的主人很担心安全,因为窃贼们总会把房间洗劫一空。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不可能把一个陌生人单独留在这里。”
  “当然,当然,非常理解,只是……”
  她等着他提出建议,但这家伙一味站在那里不说话,又像小狗一样耍起赖来。
  “好吧,好吧,”她说道,“我看你也是够可怜的,把你的钱包给我。”
  “我的钱包!”
  埃伦笑了,“怎么?你倒不相信我了?”
  他耸了一下肩,勉强咧嘴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钱包看起来很单薄,里面估计只有几张钞票、几张卡,或许还有一串钥匙。“好的。”他把钱包递给她。
  钱包里有一张驾驶证。“布伦特·希德基。好,布伦特,我应该不会在那里待很久,大概也就几分钟,视她的生气程度而定。在这里等我,行吗?”
  “那是当然,一定一定。”
  从埃伦看到他和金发美女在沙滩上的那一幕时起,雾就开始从海面升腾。她拿了一只手电筒,把挂在门上的夹克取下,踏着通往沙滩的木质台阶往下走,越走越低,越来越接近海水。那附近的沙子很硬,走起来会舒服很多。她已经接近当时她看到那一幕的地方,这时她向北朝灰白卵石海滩上的别墅走去。她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朝自己站了一下午的窗户挥挥手。
  如果他还站在那里,他应该也朝她挥手。然而,他当然没有站在窗边,也没有等着想要知道他的帮凶——那个金发美女的反应。这位布伦特·希德基,不管这是不是他的真名,正在翻箱倒柜,大捞金银首饰和现金。他在一分钟内将车钥匙从门挂钩上抓过来,仓皇窜进车库,把奔驰倒出来。他会想到把车开到大路上接应金发美女吗?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探长埃伦·雅各布的两个增援小分队正在路上等着他们。
  跟他在沙滩上挨的一脚相比,那恐怕才是他心头更加沉重的一击。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322.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