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审 讯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30 09:26)


  他静静地坐在那儿,等着。他的背轻轻地靠在椅背上,摆在桌子上的双手交叉成金字塔的形状。他的眼睛盯着墙上的单向透明镜,冲透过镜子向里监视的警察微笑着,想要他们看到他的自信和优势。
  侦探马库斯·奎尔坐在桌子对面,仔细打量着这个被拘押的犯罪嫌疑人。那种想要证明自己是最坚强的、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他见过无数次了。每次看到嫌疑人表现出这种妄想的心态,试图把自己当成审讯室的主人时,奎尔都会忍不住想笑。
  奎尔侦探知道他们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只有两个字:脆弱。每个人都是脆弱的,他们需要空气,他们会流血,骨头会折断。每个人都是脆弱的,一点点压力就能使他们崩溃。
  侦探拨弄着手上打火机的开关,火苗升起又熄灭。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光滑的黄铜表面使得他大拇指上的皮肤渐渐地变薄时,才停止了拨弄。
  他凝视着握在掌心里的打火机,它使他想起自己在怀念什么。他的嘴条件反射般地微微张开,期待一根香烟来填补牙齿和嘴唇之间的空隙。多年前,因为癌症的前兆他戒了烟,但仍然没能打破香烟对他的桎梏。他的女儿强迫他放弃了香烟——哦,也算不上强迫,是他自己的选择,免得女儿老是发表一通清洁的肺对健康何等重要的演讲。
  马库斯内心仍然渴望着那种滋味,那种死亡的滋味,就像温柔的吻。死神引诱着你,但绝不带走你。而在他这个年纪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再过几个月他就要退休了。
  “想抽烟吗,侦探?”嫌疑人问。
  马库斯·奎尔迅速恢复了正常姿态,回答道:“不,你要吗?”
  对方抬起戴着手铐的手,说:“不,谢谢,我憎恨死神。”
  马库斯慢悠悠地看了嫌疑人一眼,要不是因为晒黑的皮肤,这人很可能被误当作这间审讯室里的影子。他的一头黑色短发烫成小卷,贴身的衣服裹着瘦小的身体。马库斯觉得他看起来像个短跑运动员。
  “那么,请告诉我,瑞恩斯……”
  “我宁愿你直呼我的名字,侦探。”瑞恩斯插嘴说。
  马库斯怒视了瑞恩斯一眼。这家伙一直没停止笑,不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更像是受到刻意控制的笑。
  “我还是继续这样叫你吧,瑞恩斯。你的名字是迪恩,姓是瑞恩斯,可是只有亲近的人才直呼名字。”
  “随你吧,只要你觉得舒服就行。”瑞恩斯保持着微笑,点点头表示同意。
  奎尔打开桌子上的文件夹。
  “那么,发生了什么?”
  迪恩耸耸肩,说:“我杀了他。”
  奎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是你的供认吗?”
  “這是事实。”
  “你承认谋杀亚瑟·格雷森,故意把他推倒,以致他死亡?”
  “我承认决定结束他的生命。”
  “就这些吗?”奎尔疑惑地问。
  “我想是的。”迪恩说。
  “那是事实吗?”
  “当然。”
  “真的?”
  “侦探,我是非常诚实的。”
  “非常诚实?好吧。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瑞恩斯断开与侦探眼神的接触,看向天花板。
  “他毒害人们。”他说。
  “啊……什么?”
  “我不喜欢重复。不过,也许我应该说得详细点……他掠夺那些不幸的人,看到可以从卖给他们的违禁物品中获得利益,而他非常清楚那种东西对那些人意味着什么。他靠着毁掉人们的生活发财,而我鄙视这种对权力的滥用。”他的目光离开高高的天花板,回到侦探身上,仿佛在观察着奎尔的每一个动作。
  奎尔摇晃了一下,发出轻声的嘲笑。
  瑞恩斯接着说下去。
  “你认为我是个残忍的人,对吗?”
  侦探平静地耸耸肩,没有回答。
  “我想每个人都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是你,侦探。”瑞恩斯轻声地笑道。
  “你是个残忍的人。”
  “是,你说得对。不过,人们身上有种特性,他们会仓促地去进行评判,却不愿意花点时间去理解。他们更注重眼前而忘了过去,他们绝不会问是什么使我……成了社会的异类。我敢保证,此刻他们在想什么是我最好的死法。”
  “你能责怪他们吗?”奎尔问。
  “当然不能。我违反了规则,现在必须面对由此引起的后果。可是你问到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我不在乎。”奎尔讥讽道。
  “要是我说错了请你指正,可是你的工作不就是要搞清楚我那样做的动机吗?”
  “不对,我的工作是因为你犯的罪而把你投进监狱。”
  “你一点儿也不感到好奇?”
  “没有,如果有什么要说的话,我已经开始厌倦在这里浪费时间。”奎尔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真扫兴。”瑞恩斯不满地说,下嘴唇噘到上嘴唇外面。
  奎尔正要把椅子挪开,听到他的话不禁犹豫起来,探过身子轻声道:“老实说,你的看法对我不重要。”
  瑞恩斯搓着双手。
  “可以理解,毕竟,你有自由的意志。我只是想请你再听我说几句。请坐,侦探。”迪恩指着侦探的椅子。
  奎尔抿着嘴唇,不情愿地慢慢坐下来。
  “很好。现在,要是我告诉你,亚瑟·格雷森不是唯一的会怎么样呢?”
  侦探立刻屏住了呼吸。
  “唯一什么?”
  “不是唯一死于我刀下的,你可以说格雷森不是单枪匹马干的。”
  “我会说你在撒谎。”
  “好吧,随你怎么说,侦探。不过现在,你必须认定我是否诚实。你能不理会那种让一个连环杀手从你手中滑掉的可能性吗?请告诉我,奎尔侦探,你认为我是在说谎还是在讲真话?要不干脆认为我是个疯子?”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32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歧 路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