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最后一票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30 09:26)


  最后,两名州探员、一名来自曼彻斯特警察局的探员、一名特工、一名急诊室医生、一名医院派的患者顾问都离开了,房间里除了她只剩下一个人,这个小房间是医院用来向患者家属介绍患者情况的。那人站在角落里。贝丝·穆尼坐在浅橙色塑料椅面的安乐椅上,双手紧握放在膝头,那人俯视着她。
  “呃,”他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确实有些棘手,是吧?”
  她试了两次才发出声:“你是谁?”
  此人身材瘦削结实,脸庞晒得黝黑,在12月的新罕布什尔州显得格格不入,他的黑发修剪得很仔细,掺杂着点点白发。如果他的脸庞朝向一侧,年龄看起来像30多岁;如果朝向另一侧,看起来则像50多岁。这取决于光线如何捕捉他眼睛和嘴巴周围纵横交错的细碎皱纹。贝丝不太了解男人的服饰,但她知道他身上那套黑色西装不是出自某个折扣店或沃尔玛超市。他踱过去,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沙发也是浅橙色的,和她坐的椅子很相配。
  “我叫亨利·沃尔夫,”他说,“是参议员的工作组成员。”
  “你为他做什么?”
  “解决问题,”他说,“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我解决问题。”
  “我女儿……”她哽咽了,“请不要称她为一个问题。”
  他快速点点头,“我用词不当,穆尼夫人,我向你道歉。请允许我重新表述。参议员是个大忙人,日程安排得特别紧。从早晨起床到晚上临睡前,他的一天是按每15分钟一档安排的。我的工作是确保他的日程进展顺利。尤其是现在,艾奥瓦州眼看要举行党团会议,离新罕布什尔州的总统候选人初选还不到两个月。换句话说,我是为参议员跑腿的。”
  贝丝说:“他儿子……”
  “目前正拘押在州警察局,等待你们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调查。”
  “我想看看我女儿,”贝丝说,“就现在。”
  亨利举起一只手,“绝对没问题。不过,穆尼夫人,如果你同意,在去看你女儿之前,我们需要讨论一下某些事实和选择。这么做会很艰难,而且会引起不快,不过,相信我,我凭经验知道,我们现在进行讨论对双方都有利。”
  贝丝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如同她家中的木柴炉突然蹿出一大团余火,“有什么好讨论的?参议员的儿子……他……他……伤害了我女儿。”
  她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她从手袋里摸索出一团纸巾,擦擦眼睛和鼻子。与此同时,她打量着对面的男人。他僵硬地坐在那里,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某种蜥蜴或蟾蜍的脸,贝丝立刻意识到自己处于劣势。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见多识广,穿高档衣服,受过良好教育,在推举一位来自佐治亚州的参议员担任美国下一任总统的活动中表现突出。
  贝丝把纸巾塞回手袋里。她的情况呢?她不抱任何幻想。一个来自曼彻斯特郊外小镇的老女人,既无骄人的姿色,也无傲人的学历,只能靠商业街上的一家小理发店维持生计。她的理想生活是一年去几次康涅狄格州的金神赌场,每年2月在佛罗里达州的巴拿马城度假一周。
  而且她发现亨利很圆滑。当她停止啜泣,擦拭泪水时,他清清嗓子,“请允许我说完。我刚才说过,我们面临的情况很棘手,我是来帮你做出对你女儿最有利的决定,我可以继续说下去吗?”
  她只是点点头,知道如果她再张口说话,可能会号啕大哭。亨利说:“参议员的儿子克莱……他是个麻烦不断的年轻人,以前已经被别的大学开除过两次,达特茅斯学院是他上的第三所大学,我知道他是在那里遇见你女儿的。她是个很聪明的姑娘,是吗?”
  她只是再次点点头。她的独生女儿贾尼丝于她而言虽说是负担,但也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如何向这个男人解释这一切?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姻,前夫叫汤姆,是一名长途卡车司机,贾尼丝就是在那期间出生的。汤姆为了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女招待,抛弃了她,但他在运送冷冻鸡肉途中,穿越大陆分水岭时丧生于暴风雪中。贾尼丝的学业一直很优秀,从未受到学校的任何处罚或警告。她学习很刻苦,也很有出息,当她从达特茅斯学院回到简陋的家时,贝丝有时觉得很难理解她到底在说些什么,满嘴都是电脑啊,互联网啊,推特啊什么的。
  亨利说:“从我了解的信息看,她的伤势尽管很严重,却不是永久性的。她最终能康复。我想给你提供的是一种有助于她康复的方案。”
  贝丝咬牙切齿地说:“看到那个小混混进监狱——这有助于她康复,我他妈的保证。”
  亨利微微歪着脑袋,“你确定,穆尼夫人?”
  “是的,我确定。”
  “真的?说实话?或者说把克莱关进监狱有助于你康复,而不是你女儿?”
  “你在胡说八道。”
  对方轻轻摇摇头,“也许吧。当一个人整天和媒體、顾问、竞选工作人员打交道时,就容易胡说八道。所以让我们回到根本问题上来。根据我的经验,穆尼夫人,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或者说我们面前。第一条路肯定是最吸引你的。总检察长办公室与州警察局合作,对克莱·汤姆森提起刑事诉讼,罪名从人身攻击到……总之是他们能提出的任何指控。”
  贝丝跷起二郎腿,“我看不错。”
  “我理解。那之后会怎样?”
  贝丝试图挤出一丝微笑,“那个小流氓接受审判。被判刑。进监狱。我看也不错。”
  什么东西在叽叽叫。亨利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细长的黑色物体,看了看,摁一下某个按钮,又放回口袋里,“那可能会发生,但很多其他事情也会接踵而至,穆尼夫人,我敢保证。”
  “比如呢?”
  “比如你从来,从来没经历过的媒体骚扰。我经历过,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包括我最大的仇人,无论是私仇,还是公仇。你的电话会响个不停,它们来自各大网络、有线电视频道、报社和通讯社。记者和摄像师虎视眈眈地守在你家和你的发廊外面,你的全部生活都被窥探、剖析、公开。你女儿的生活也被窥探、剖析、公开。一切都以公众知情权的名义进行。如果你女儿有性行为,就会被曝光。她的学习成绩、病史乃至前男友们的信息都会被公开。如果你曾经有过不良记录——酒驾、入店行窃,甚至超速罚款,都会被挖出来,弄得人尽皆知。”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328.html

上一篇:激情杀手 下一篇:数字追凶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