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数字追凶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30 09:26)

1


  这是不适宜出门的一天,下午的天空阴沉沉、雾蒙蒙的。大地上,光秃秃的树木等待着春的到来。昨夜下了场大雨,到现在毛毛细雨还在断断续续地飘着。
  一艘警用拖网船在暴涨的浑浊河面上劈波斩浪,接近那具在河水里起伏的尸体时放慢了速度。几只乌鸦受到来犯者的惊扰,极不情愿地尖叫着从它们的盛宴上飞走。
  一群人——大部分穿着警服——聚集在码头边,等着拖网船把尸体运上岸。侦探马丁·斯顿普也站在人群中。他6英尺高,身材魁伟,穿着黑色风衣,一头白色卷发和一个粗大的蒜头鼻很是醒目。他身旁站着的年轻女子叫纳塔莉。她个子不高,5英尺2英寸左右,黑发修剪成波波头,使得她的脸上有一种天使般的神情。在几乎都是中年男子的人群中,她显得格格不入。
  斯顿普注视着河水,等着拖网船到达岸边。还有五年,他提醒自己,退休前他还有漫长的五年。他瞥了一眼纳塔莉,暗想,退休年龄如果照这样增长下去,等到她退休时可能已经75岁了。他干够了这个差事,不想再干了。老实说,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他已经有点跟不上趟了。汽车自动驾驶,数字助理的言行举止宛如真人,墙壁变成了巨大的电视屏幕。这个世界的景观变得让人难以理解,他只想融入夕阳中。
  斯顿普打心眼里感激警察局长把这样简单的案子交给他。局长知道他牺牲了许多,想让他平平安安地混到退休。
  他看着纳塔莉,说:“这种工作就是这样,没什么迷人的。”
  她打了个哆嗦,裹紧外套,但没吭声。
  拖网船到了,随着轻轻的一声撞击停了下来,两个壮实的男人把一个黑色尸体袋拖到斜坡上。他们把这个在雨中闪闪发亮的塑料袋从码头上抬走,放在棚子下堅硬的水泥地面上。汇集在袋子上的雨水形成涓涓细流,从袋子两边流下来。
  一个壮实的男人拉开拉链,露出里面的尸体。一个穿着蓝色防风夹克,被水泡得发白肿胀的男人,蜷缩成半胎儿的姿势躺在里面,散发出一股恶臭。
  看到尸体,纳塔莉发出一声几乎觉察不到的喘息,向后退了一小步。斯顿普注意到了她的反应,拍拍她的肩膀,把一瓶维克斯达姆膏递给她。
  “在鼻子下抹一点,不然这味道会在你脑袋里逗留几天。”他说。
  戴着手套的验尸官翻过尸体,飞快地检查了死者脖子和肩膀附近的区域,然后站起身,说道:“明显是溺水。”
  “你怎么看出来的?”纳塔莉问。
  女验尸官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你是谁?”
  “警察学校的学生,专攻网络犯罪。”纳塔莉回答。
  斯顿普插进来说:“她是跟我来的,接下来的三个月都会跟着我,这是她实习期的一部分。”
  验尸官耸耸肩,继续解释:“当然,我们需要通过尸检来确定死因,不过有一些征象。注意脖子的位置,”她指着死者,“向下。如果是在岸上死的,尸僵会使他的脖子歪向一边。”
  “我懂了。”纳塔莉点点头。
  “第二,人在淹死前通常会猛烈地挣扎。这种最后的挣扎会猛烈到把肌肉撕裂,尤其在肩膀和脖子附近。看看这个,”她示意纳塔莉靠近点,以便更清楚地看到尸体上紫色和红色的瘀伤,“像这样的伤告诉我们,受害人死前在水里是活着的,不是死后扔进去的。”
  斯顿普注意到死者耳朵里有件白色的东西。“那是什么?”他问。
  验尸官拽出一个无线设备,“蓝牙耳机,他跳下去前也许正在听音乐。”
  完成检查后,验尸官把尸体袋拉上,对斯顿普说医学检验报告会在几天内准备好。
  纳塔莉和斯顿普向他们的巡逻车走去。
  “下一步做什么?”她问。
  “我们去会会报告他跳桥的慢跑爱好者。”斯顿普说,停下来看着纳塔莉,“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你会目睹很多死亡,你必须习惯这种事,随着时间过去会变得容易些。”
  “哦,我可以接受伤口和鲜血。”纳塔莉回答,“我喘息是因为这个人看起来很像我的表兄贾斯廷,他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你知道,仅仅想到他的死就让人震惊。我很为这个人难过。他为什么这么早就结束生命?”
  “人们都有自己的魔鬼。”斯顿普说,继续往前走。

2


  当他们驱车半小时到达上游的卡蒂埃大桥时,雨已经停了,雾气开始消散,太阳时不时穿透云层照到大地上。斯顿普和纳塔莉下了巡逻车,站在路边一个小型停车场里。这里的地势高了许多,风也刮得更猛。公路在他们面前平稳地上升,直到与不远处的桥面齐平。
  另一辆车停了下来,一个瘦长结实的男人下了车。他就是报告有人跳河的慢跑者。从他报告起,已经超过24小时了,恶劣的天气和汹涌的河水使得很难找到并拖回尸体。
  “弗林克尔先生?”斯顿普招呼道,“谢谢你来这里见我们。”
  “没什么,只要能帮上你们的忙。”弗林克尔说。
  他告诉他们,大多数晚上他都在这座桥上跑步。“我喜欢一望无际的景色,”他解释道,“我把车停在这里,穿过大桥,跑到对面的停车场,绕着那个停车场跑一圈,再跑回这里,正好6英里。”
  斯顿普拿出死者的照片给弗林克尔看。
  “你看到他从桥上跳下去的?”他问。
  弗林克尔低下头,凑近看了一眼说:“没错,就是他。”
  “从多远?”
  “大约两三百英尺。”
  “你同他打过照面吗?”
  “是的,我从他身边跑了过去。他穿着一件宝蓝色夹克,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弗林克尔解释道。
  “我们去看看他跳下去的位置。”斯顿普无动于衷地说,向桥走去。纳塔莉和弗林克尔紧跟在他身后。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