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云,是小水滴长大的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18 09:22)

自由自在的放鹅时光


  我是在乡下出生的孩子,从小放鹅长大。看过格林童话《牧鹅姑娘》吗?关于牧鹅姑娘有很多插图,其中一张我特别喜欢:一个长长金发的姑娘,拿着一支青青竹竿,在田野间牧鹅,鹅们围在她四周,歪着脑袋,睁着圆圆的黑眼睛,有的看天,有的看她……这跟我小时候的生活场景简直一模一样。
  我虚九岁时才上小学,没有经历过学前班或者幼儿园。
  田野就是我的学前班或幼儿园,那一群跟着我一起长大的鹅就是我的小伙伴,我整天拿着竹竿,撵着小伙伴们在田野上奔跑。
  那时候,农家的孩子只要不上学,总要为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我是一个小姑娘,个子小,但人机灵,也乖巧。于是,每到春季,奶奶就到市场上捉一二十只雏鹅回来,在家中饲养到可以到田野上吃青草了,就把放养它们的任务交给了我。
  我对大自然的迷恋,对文学的喜好,对书写的欲望,都来自于那段放鹅时光对我心灵的塑造。

世间最美的绘本阅读


  对比现在孩子们的童年生活,我那段放鹅生活简直是一段神仙时光。每天,我找到一块空旷开阔的田野,把小鹅们赶到那里之后,就把自己放倒,躺到草地上呼呼大睡。所以,后来当我看到作家李娟写的《在荒野上睡觉》,“这山野里,可以睡觉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随便找个平坦的地方一躺,身子陷在大地里,舒服得要死。睡过一个夏天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除非寒冷,除非雨。”我立即就爱上了李娟。
  那时候的我,也是这样睡。我睡在草地上,睡在麦地里,睡在油菜地里;睡在风吹过的地方,太阳晒过的地方,花香熏过的地方。我睡得酣畅淋漓,元气十足。
  睡醒了,也不起来,就仰面躺着,眼睛看着天,看着天空中悠然飘来飘去的云。
  我童年时代还没有绘本,但我却觉得当时的我进行了世间最美的绘本阅读。我看着那些云变化来变化去,一会儿猪,一会儿狗,一会儿山,一会儿屋,形状各异,变幻多端。后来上学,我们在课本中学习萧红的文章《火烧云》,我学得开心之极,课文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亲眼所见,甚至我的所见比课文中讲到的还要多。
  我的眼睛在看,头脑里还同时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想象活动。这可能就是我最早的创作活动了,没有一个字写下来,却有成百上千个故事在头脑中上演。
  我幻想天的尽头,那些大朵大朵堆积在一起的云朵,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城堡里住着很多神仙。城堡里有森林,有草地,有牛马成群,有大片棉花地,棉花地就是白云的生产基地。他们放牧、种植,他们将收获的棉花织成云朵,抛向空中,这儿抛一片,那儿抛一片……

看一滴云如何长大


  我幻想蓝蓝的天空下,那些疏朗有致的云朵会自动排出很多字来。我还不识字,正好可以先认认天上这些“云朵字”,那一朵云长胳膊长腿是“大”字,那一朵云有头有身子好像“人”字……当我工作后,知道办公软件系统中真的有“云朵字”这种特效字体,就想这种字体的创作者小时候一定和我一样看过很多云。
  我还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都热衷于看天看云。他们去到世界很多地方,收集了很多很多的云彩。他们带上一台相机,拍下那一瞬间的云彩,那朵云就被收集了。
  而对于我来说,用文字講述那些云的故事,是最适宜的方式了。2019年8月,我采访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大气物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陆春松老师,听他聊各项研究。当时,他说的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他说:“看一滴云如何长大。”陆老师说得稀松平常,因为这确实是他科研的内容之一,他说的就是大白话。我却惊叹起来,觉得陆老师好像吟了一首诗。同时,我很惊讶,在我们眼里,云是一片片、一朵朵的,在科学家眼里,云居然是一滴一滴的。
  “是的,云就是由一滴小水滴长大的。”陆老师依旧说得平常。
  那个瞬间,我眼前又浮现小时候看到的变幻多端的云。当我感慨云彩千变万化的神奇,它小时候的模样就是一粒小水滴。
  一朵花、一棵树、一片辽阔的草原,最初的样子,就是一粒小小的种子。
  看一滴云如何长大,原来连接的竟是地球生命的起源。
  当我长大了,我常常以为,那些和大鹅们在一起的时光,那些睡在草地上、花丛里的日子,那些看过的飘来飘去、变化无数的云彩,那些拂过我的轻柔的风,它们都已经远去,都已经逝去。
  可是只要我听到动听的音乐,再次相遇美好的风景,我会觉得,是的,童年的我已经不在了,可是它们还在,它们并没有远去,它们还陪伴在我的身边,并且将会永远地陪伴下去……
  编辑 王淑娟 623358414@qq.com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82.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