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两只荷包蛋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8-27 09:19)

  母亲拿起筷子吃面,那只掩藏不深的荷包蛋就显露了出来。
  推开门,他一眼看到,白发苍苍的母亲正坐在桌前等他吃饭。桌上摆着一大一小两碗面,大碗是他的,小碗是母亲的。他心头突然一热,泪水瞬间打湿了眼眶。他在心里庆幸着,今晚还能吃到母亲做的面。
   下午,他在建筑工地上搬砖时,一根又粗又长的螺纹钢突然从天而降,直直地插入离他脚尖不足半步的地面。他当时就被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后脊梁骨发凉,浑身战栗不止,越想越后怕。
   这几年来,他先是做生意被骗,欠下了100多万的债务。后来,老婆也带着孩子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租个破房子住。母亲知道了他的境况后赶过来,说要给他做口热饭吃。他决定打工挣钱还债。他是农家孩子出身,吃得了苦,很快就在建筑工地找到了工作。
   关于下午的惊魂事件,他是不敢告訴母亲的,主要是怕母亲为他担心。母亲年纪大了,禁不起惊吓。他洗了把脸,在桌子前坐下,开始闷着头吃面,只几筷子,大半碗面便入了肚。当他再下筷子挑面时,碗底赫然露出了两只瓷白的荷包蛋。
   自从生意失败后,他很少买鸡蛋吃,把辛苦挣到的钱只留下少之又少的糊口费,其余的都用来还债了。他吃惊地抬头看看母亲,母亲正微笑着看他,一脸慈祥地说:“吃吧,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地到楼下的小超市买了斤鸡蛋。”
   他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一颗颗滚落进面碗里。他突然想起,小时候,母亲经常把家里用来换油盐的鸡蛋留下几个来,隔些日子,它们便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他的碗底。那时候,母亲也像现在一样,开心地看着他吃,脸上漾着慈祥和满足的笑容。
   想到这,他忽然对母亲说:“娘,我口渴了。”母亲应了一声,起身去给他倒凉开水。趁母亲去倒水的空当,他迅速把一只荷包蛋夹到母亲的碗中,用面掩盖好。母亲端着一杯水回来了,他对母亲说:“娘,你也趁热吃吧。”
   母亲拿起筷子吃面,那只掩藏不深的荷包蛋就显露了出来。母亲抬眼望着他,浑浊的眼里有泪花闪耀。他流着泪说:“儿的生日,娘的受难日。娘,你也吃一只吧,这只荷包蛋,没有谁比娘更有资格吃了。”
   那一刻,母子俩静对无言,泪水却从他们的眼眶里汩汩而出……
   田乔摘自《安徽文学》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84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疫情下的爱与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