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冰岛的风把我吹上天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9-03 09:07)

   在冰岛,除了极光,还有一种自然现象,虽然常见,但有强烈的存在感,这便是冰岛的风。充满恶意的冰岛大风,能使雨伞散架,弄乱精心打理的头发,着实讨厌。出门吹一天风,夜里照镜子,皱纹“立等可取”。
   在冰岛租车,为汽车买的保险和其他地方的不太一样。盗窃险不需要买,这是一座海岛,车被偷了很容易追查。但有一種奇怪的保险类别——车门险。车开到荒野,风也原始,从车里走出来,若不小心,车门会整个被吹跑。
   我体验过的最大的风是在斯卡夫塔山冰川国家公园,从游客中心走向冰川有大约3000米长的路,往返走了半天时间。去冰川时逆风,走一步退两步。回程时被风推着走,也没好到哪儿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路边。风卷砂石,刮在脸上跟鞭子抽似的。耳边轰鸣,除了风声,听不到别的声响。不戴绒线帽,脑袋暴露在风中超过5秒就开始头疼。这种天气,渔夫无法出海,木船会翻,大型房车被吹下公路的事件也时有发生。大风天,无论做什么事都容易累,脑袋里唯一的念头是赶紧回家,沙发柔软,靠枕舒适,暖气充足,一杯热巧克力,夫复何求。
   久而久之,我对好天气的认知产生偏差,没有风的冰岛,搭配什么天气都可爱,我甚至会觉得热(当然,这种热是冰岛意义上的热)。还记得一个冬天的早晨,天气预报4℃,虽然天阴,但是无风,穿羽绒服走在街上,不由得感慨今天真是热得不寻常。
   虽然说了风的许多坏话,但冰岛的风是许多神奇事情的源头。冬天是风吹来的,10月的落叶来不及变金黄,风就把它们通通卷走,吹来了浪漫的白雪。雷克雅未克对面的艾斯雅山像撒了层糖霜一样。雪也是被风吹走的,连夜暴风,风是暖的,一夜之间,全城的雪消失了,像过了午夜12点的灰姑娘。
   极光的出现更得感谢风,风将云吹走,地上的人才能见到极光。
   风塑造了冰岛瞬息万变的气候。如果不喜欢眼前的天气,没关系,再等5分钟,哦,可能会变得更坏、更讨厌。冰岛人的心情多变,或许也是受风的影响。有时一整天不说话,唉声叹气,只因为风大。如果雨过天晴,微风轻拂,巨大的彩虹挂在半空,这时冰岛人情绪高涨,不知道下次好天气会是什么时候,活得像没有明天似的。上班的人跑出去买冰激凌,在家里休息的人脱掉上衣到阳台看书、喝冰啤酒,走在路上的人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孩子们放学后到露天泳池玩水。凡此好天气,和陌生人搭讪成功率极高。外国人来冰岛纷纷患上“冰岛后遗症”——如果天气好在家玩手机,第二天天气变得糟糕时,便后悔不已。
   冰岛语中有一个词叫“窗户天气”,指的是在暖气房里看见的窗外的天气。大风吹走了乌云,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彩色小屋都有了热带风情。这时从衣柜深处翻出夏季服饰、戴上墨镜,幻想摩洛哥的热浪、雷雨后潮湿困倦的下午、日光下的小麦色皮肤,直到出门,遭遇阵阵大风,白日梦醒,才瑟瑟发抖地回家换毛衣,穿上羽绒服。晴天时走在冰岛街头,如果看到穿衣清凉的人,那他大概又是一个被“窗户天气”骗出门的冰岛人。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