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我哥的“表演型人格”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9-03 09:08)


  那年夏天,我出生的时候,我哥5岁半。
  按照小时候读的青春小说,情节发展应当大致如下:
  我5岁时,隔壁家小哥哥欺负我,我哥替我出头,跟人打架;
  我7岁时,我哥开始每天骑车送我上小学,省下零花钱给我买吃的;
  我18岁时,我哥把朋友介绍给我认识,朋友为了获得我哥的真心而讨好我,两个人一起给我买吃的。
  但真实故事完全走向了奇怪的方向,我就按时间顺序讲吧:
  经妈妈转述,应该是在我还不会说话也不记事的童年,妈妈有事外出,让我哥看着我,并交代他“别让妹妹乱跑”。
  我哥的解决办法是,只要我一跑,他就拉住我的腿,让我摔跤——摔倒了不就跑不了了嘛。回家后,妈妈看到的场景就是我在哇哇大哭,我哥则一张“優秀的我完成了妈妈交给我的任务”的满足脸。
  不知道在其他家,爸爸妈妈怎么跟大孩子解释弟弟或妹妹的到来。总之在我的童年时期,我哥经常跟我说:“妈妈说,生你就是为了给我玩的。”至今我仍然不知道这是妈妈为哄他说的,还是他为了欺负我说的。
  上小学的前3年,我坐三轮车上学;后3年,我骑自行车上学。在学校,我揍班里的小男生,替与我同龄的堂妹出头,没我哥什么事。
  不过关于骑车的回忆还是有一段。有一天,我哥神神秘秘地说要出去玩,我硬要跟着,他先让我再三发誓不要跟妈妈说,然后才骑车带我驶过坑坑洼洼颠屁股的石板路,来到一家网吧。
  那时候我可能八九岁吧,在网吧看他和小伙伴玩《红色警戒》玩了一小时。
  我跟他猜拳、打牌,永远都会输。说好了打游戏一人一条“命”,我打5分钟就“死”了,他能打一小时。
  后来的人生中,我渐渐接纳了自己智商不够而导致不会打游戏、不会玩桌游的设定,但不免也在想,这是不是童年时被我哥压制得太厉害的缘故。
  读6年级的时候我还没有满12岁,我哥18岁,读高三,每天在家弹贝斯,练枪炮与玫瑰乐队的Sweet Child O’Mine,沉迷音乐,不想上学,请了七八门课的补习老师也无济于事。
  那年也是我和我哥打架打得最厉害的一年,再次强调,一个未满12岁的少女,屡次挑战18岁的成年人,这是怎样“不畏强权”的斗争精神!爸爸因此每天晚上都要在客厅里“坐镇”,否则,我们就会打起来。
  打架的起因真记不清了,过程和逃跑路线可以介绍一下。我一般都会先和他正面交战,体现我英勇无畏的精神,接着我很快发现自己居于下风,便开始逃跑。
  逃回我自己的房间是下策,房间门锁坏了,我哥肯定能拧开,然后揍我;冲进厕所是中策,厕所有一扇小窗通往阳台,我哥可以去阳台开窗往里泼水,但我也能往外泼;进妈妈的房间是上策,如果我能成功躲进去并反锁房门,就可以争取时间,继续实施下一步作战计划:搬救兵。
  外公外婆就住在楼上,只要我找到电话,就可以打电话向他们求救。但妈妈房间的座机是客厅座机的分机,我哥可以在客厅进行拦截。最后的希望就落在妈妈房间的床头柜抽屉倒数第二格内,如果妈妈把备用手机放在里面,我就可以打电话呼救。
  现在想想,搬救兵是一件很没有骨气的事,我真为自己感到羞愧。
  即便是在打架打得最厉害的时期,我哥仍旧给我留下了值得崇拜和讨好的印象,这集中体现在他煮方便面上。
  在煮面时,我哥的“表演型人格”会全面爆发,他会在每一个操作步骤都配音解释,动作浮夸,而且每完成一步,都会向我甩过来一个“哥哥是不是超帅”的眼神。
  步骤如下:在生水中,倒入少许我们家乡特有的“榕江”牌酱油,待酱油汤煮熟以后,加入方便面。煮多久,什么时候盖锅盖,一切奥秘都在他心中,不可外传。掀开锅盖,顺时针搅拌若干次。接着,打入一枚鸡蛋。然后,加入少量凉开水,把方便面迅速捞起,加辣椒籽拌着吃。
  我小学毕业后,搬到位于惠州市的二姨家中,开始接下来长达6年的求学之路。我哥则高中毕业,离开家乡,到珠海读大学。从那年起,我好像就没有吃过我哥煮的方便面了。
  去年,我哥结了婚,嫂子很不错,我经常嘱咐她:“对不起,我哥给你添麻烦了,请你不要嫌弃他。”
  这么多年来,我哥的异性缘一直比我好,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这来源于他少年时期在每日煮面中训练出来的两种技能:一是擅长包装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但适于耍帅的仪式感;二是在我求他煮方便面时的谄媚中,锤炼出了极强的自信心。这两种技能足以让他面对未来的风浪。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983.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