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交际羊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9-21 09:20)

  虽说小羊驼糖糖是个吃货,做过嚼碎我的资料书、啃坏家具、偷吃猫粮之类的坏事,但它喜欢参与牧场各项社交活动的个性,给我们带来了无数谈资和欢笑。
  最初发现它这奇特的个性是去年春季的某个下午。我从城里回家,妈妈正站在院门外,搓着手,脸色很难看。“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我看着她的脸。“是糖糖,跑丢了……我忘记关院门……”妈妈指着右面的小径,“它甩开蹄子,朝那个方向跑了。我越追它越来劲,一眨眼就不见影了。”
  我直瞪着她:“不会丢的,我知道它喜欢四处转转……那个,它跑了多久了?”
  “从早上,你去城里之后,我想去门口商店转转,出门一摸口袋,忘记带钱,转身回来,它就跑了。”我抬头望了一眼快要落山的太阳:“一天了,它该找不到家了吧?”
  话音未落,便看到老努尔旦双腿纠缠着从院墙拐弯处慢腾腾地走过来。在他身后,是脸上看不出任何内疚表情的糖糖。老努尔旦张口说话时,随风飘过一股很浓的奶酒味儿。他的脸上挂着谜一般的微笑,缓缓说道:“怎么样,把你的羊驼送回来了吧。”
  “太感谢了!”我感激地握着他的手,“您在哪里发现它的?”
  老努尔旦甩开我的手,低下头,打了一个长长的嗝:“我哪有时间发现它呀……事实上是它找到了我。”神秘的微笑重回老努尔旦脸上。他闭起了眼睛,身子前后晃动着,过了好久才猛地睁开眼睛:“我们几个老伙計在山坡上放羊,口渴,聚在一起喝了点。”
  “我的羊驼也参加了?”
  “对!”老努尔旦嘿嘿笑着,“老天爷,它可真是一只快乐的小羊,热情地把脸凑到每个人身边,挨个打招呼……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把它当人了,差点把酒壶塞进它嘴里,哈哈哈……”他把自己给逗乐了,弯下腰,拍着膝盖大笑起来。
  为什么糖糖会跑去三公里以外的后山坡?它的出走是一个谜。不过它对我们的热情没有任何改变,所以我们也不会揪住它的这点黑历史不放。
  快要进入秋季了,我和妈妈商量着维修一下房子的屋顶,以免冬季积雪把屋顶压塌。拉水泥的小货车卸完水泥,离开时没关院门,我和妈妈把防雨布盖到水泥上之后,发现糖糖又跑了。我和妈妈跑到后山坡和那附近的小径去找,可是几个钟头以后,我们还是沮丧地回家了。我们决定先吃点东西,抚慰一下疲惫的身体,再继续寻找。
  就在这时,院门响了。又是糖糖。“这是你家糖糖,没错吧?”带它回来的布鲁汗姐姐说。
  “是啊,布鲁汗姐姐,您在哪里发现它的?”
  她笑了一下:“说也奇怪,我在集市上卖我的奶疙瘩,发现它凑在一堆人群中,看热闹。”
  “看热闹?”
  “对,它就像人的模样,东张西望,观察着说话人的脸,竖起耳朵认真听,仿佛听懂了似的。有人给它一根胡萝卜时,它还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事后,我觉得该亲自把它带回来。”
  “太谢谢了,布鲁汗姐姐。”我看着糖糖,它依然是无所谓的态度,“妈妈还在难过呢,她以为糖糖跑丢了。”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两次幸好被送了回来,万一……我不敢想了。果然,糖糖没有给我更多的思考时间。很快——大概一周之后,一个清晨,它又跑了。这回,我和妈妈没有出去寻找——我们各自忙着手中的活,竖起耳朵听院墙外的动静。
  这次它很快就回来了。12点左右,我们听到说话的声音,跑过去打开院门,还是老努尔旦!他的身后站着表情有点得意的糖糖。老努尔旦这次是清醒的,他用欣赏的眼光看着糖糖走进院子:“它太棒了,我很高兴看到它参加我们的活动。我知道它是一只羊驼,但我很好奇它怎么那么懂得交朋友。”
  “请问,这次是在哪里?”
  “哦,就在草场那边。我们几个老伙计聚到一起弹冬不拉,它就来了,直到刚才我们打算把羊群赶去后山坡。”
  “老努尔旦爷爷,你们弹冬不拉时它在做什么?”
  老努尔旦笑了起来:“和我们打成一片,然后倾听音乐——就像听懂了那样。”说着,他活动起了脖子,“它还这么甩着脖子左跳一下,右跳一下,真是一个惹人爱的家伙。”
  紧接着,三天后,还是一个清晨,糖糖硬生生挤开院门,跑了。我们忙着自己的事,等它回家。中午,我去院子里提水,看到糖糖挤开院门回来了,就像放学回家的小男孩。看到我,它奔跑过来,把脸凑近我,用额头一点一点地蹭我。
  我猜,糖糖内心深处一定想乖乖地待在牧场的家里,只是偶尔无法抵抗外界的诱惑,萌生出去看世界的念想。我深深理解这种感觉,毕竟短暂逃离的本能,人类也是有的。
  后来,冬天到了,糖糖还是会时不时跑出去,参加牧场的各种小型或者大型聚会。在邻里交谈中,我得知糖糖还参加了牧场孩子们的打雪仗、雪中赛马……简直处处都能见到它的身影。不过,大家非常欢迎它的参与。
  摘自《光明日报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