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中年女演员,躲在隐秘的角落里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12 08:52)

  刘琳至今都记得1995年的那个冬天,刚拍完戏的她与黄磊,裹着破旧的军大衣,走入香格里拉大饭店。
  由于穿着朴素,没有人主动上来招呼他们,刘琳说:“感觉大家都是斜着眼看我们。”
  直到张国荣向他们走来。
  那是刘琳第一次,对“明星”有了深刻的理解——从大门口走向餐厅,就像走红地毯一样,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们。
  那年,刘琳21岁。
  2020年的夏天,《隐秘的角落》火了!
  作为一部家庭悬疑剧,《隐秘的角落》自开播以来好评不断,成功登上2020年上半年最佳国产电视剧的宝座。
  剧中,刘琳饰演的单身母亲周春红,是一个外形平淡无奇、工作普普通通,在中年遭遇丈夫出轨的离异女子。生活的不幸,让她控制欲特别强,每每出场时哀怨而犀利的眼神,失控时暴怒的胁迫,将一个内心充满冲突与痛苦的单亲母亲形象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让观众爱恨交加、五味杂陈。
  凭借这部剧,刘琳又火了!
  作为一名演员,刘琳事业上的春天可谓姗姗来迟。
  2014年,《父母爱情》热播。女主角梅婷大放异彩。作为配角,40岁的刘琳也获得了如潮好评。她饰演的江德华是大字不识、唠唠叨叨的农村妇女,并不是一个讨喜的角色。最初接到脚本时,她很排斥:“我怎么能演这种角色呢?”内心的失落让她一度想婉拒,在梅婷的劝说下,刘琳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剧本后,态度大转弯:“我真是爱死这个人物了。”
  江德华看似粗糙与粗俗,却十足柔软和善良,她不会巧言令色,却以无私的付出润泽人心。刘琳抓住了人物的精髓后,将江德华刀子嘴豆腐心的一面表现得极其细腻真诚并富于层次感。
  因为刘琳出色的演绎,剧中的江德华被称为“中国好姑姑。”
  尽管因为演活了江德华,受到了不少的赞美,但在电视剧播出后,网上却没有太多关于刘琳的新闻,以至于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播出后,观众才发现,这个承担了全剧笑点的盛家主母竟然是刘琳。
  本来,接受此剧刘琳原本只是给朋友救场,却没想到阴差阳错,让她成就了大娘子这个角色。剧中,刘琳通过对角色的精准把握,活灵活现地演出了一个表面上喊打喊杀,实际上本分仁厚,心甘情愿为孩子付出的大娘子。后来,大娘子非但没被骂,还一度成了网络红人,表情包满天飞,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暴躁小可爱”。
  这一年,刘琳44岁。有人的花已谢,她的花却才开。
  1974年,刘琳出生在北京的四合院,父母都从事航天事业。从有自我意识起,她就认定自己要做演员。刘琳从小就不是一个乖孩子,那时她與男孩子打架,经常将人家打得屁滚尿流。唯一让她内心的“野马”平息下来的,就是表演。
  上幼儿园时,刘琳就很好表现,本来父母生活状态挺好的,但她经常会想象他们离婚了,自己从法院里走出来的样子,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表情。她和好朋友过家家,好朋友当新娘她当伴娘,表演怎么去招待宾客。她还会跟邻居姐姐们一起做游戏,自己扮演先进工作者,姐姐们嫉妒她,对她冷嘲热讽的样子。
  初中的时候,她说服父母,利用课余时间去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学表演。于是,在许多个晚上,放学后的刘琳都会独自坐很久的公交车,跨越大半个北京城,去上表演课。
  “就是极尽所能地要往这个圈里钻,所有的触角都展开了,只要能够得上,沾得上边。”刘琳这样说那时的自己。她享受那种站在舞台上,每一个艺术细胞都充分被调动起来,每一个灵敏的触角都伸展开来,碰撞、飞扬、翩然飞舞的美妙感觉。
  高三的时候,导演到培训机构挑选演员,外形并不惊艳的刘琳只能算替补。后来被选中的女孩试镜后,导演不满意。看到刘琳的表演后,导演眼前一亮,当即拍板。
  就这样,刘琳拍摄了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高楼边》,与著名演员朱旭和吕中一起搭戏。
  尝到表演的甜头后,刘琳心中的电影梦一发不可收。有次她在北京电影学院门口站了半天,那种心驰神往的强烈感觉,让她当即立下了“军令状”——我迟早要进到这个里面来!
  在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刘琳不可能考入北电的情况下,她在19岁那一年,成了北电93级徐静蕾的同班同学。20岁时,刘琳就被选上和张国荣、吴倩莲、黄磊合作出演了电影《夜半歌声》。
  1997年,刘琳毕业了。在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刘琳的生活轨迹十分固定:每天在家中等待试镜电话,化妆去面试,回来继续等电话。然而,真正邀请她去演戏的电话,少之又少。
  她始终记得毕业时老师送给她的一句话:“刘琳,你是一个视表演为生命的人。”对她而言,这句话就像一个救生圈,陪她熬过了那段如溺水一般的日子。
  毕业第二年,刘琳的老师邀请她回母校,参加95级的毕业大戏。排练中,她与导演在表演方式上出现了分歧,谁也不愿妥协。刘琳选择了一种激烈的方式来处理——这是一部需要主演拥有长发的歌剧,她却故意把头发剪得很短,以示抗议。
  谁料想,在刘琳剪成短发后没几天,电影《过年回家》的导演邀请她去试镜。导演惊讶地问:“你怎么是短发啊,这个角色需要长发啊。”听完这句话,刘琳号啕大哭。她知道,为等这样一个机会,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
  或许是因为刘琳在现场的崩溃大哭,让导演看到了她身上的潜力,抑或是因为她的形象确实适合角色,总之,当刘琳以为这个角色与自己无缘时,却接到了导演的电话:“短发就短发吧,你来演吧。”
  就这样,刘琳拿下了这个角色,在《过年回家》中扮演了一位服刑17年的女囚,并因此拿下了2000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女演员奖。接下来,刘琳拥有了更多接触不同角色的机会,她的身影相继出现在《刑警故事》《平原枪声》《香樟树》等多部作品中。
  娱乐圈的人都是拼命地想红,刘琳恰恰相反。
  对别人来说,“戏红人不红”是一句贬低,可对刘琳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褒奖。“拍戏之外,我不愿意抛头露面,更不愿意争一些东西,我跟女演员在一起相处得非常好,我不会抢任何人的风头。”刘琳说。
  走红后,刘琳依然挤地铁,用50元的塑料环保袋,戴30年前买的景泰蓝耳环,因为她只想演最好的角色,并不想成为焦点。
  随着作品的积累,刘琳的名气越来越大,可面对走红,她不是欣喜若狂,而是惶恐不安。2018年,凭借《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大娘子一角,刘琳两次登上热搜。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这个消息时,她激动得落泪。可当时刘琳压根不知道什么叫“热搜”,挂了电话,她转头继续哄儿子睡觉。
  因为刘琳不太喜欢上网,2018年之前,她甚至没有自己的社交账号。她的微博,是在《知否》开播当天,为了配合电视剧宣传才开通的。
  “上热搜”非但没有让刘琳很开心,她还因此连续几个月都睡不踏实,生理期都乱了,她说:“太惶恐了,我特别害怕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当《隐秘的角落》爆火,刘琳因为周春红再次被热烈关注时,她还是本能地紧张:“我只能脚踏实地地演戏。”
  除了害怕被众人瞩目,刘琳对待片场工作人员都很真诚、谦逊。制片人卢静平时喜欢观察演员。很多演员一般都不太搭理副导演、普通工作人员,但刘琳经常和他们聊天,还会因为拍戏着急,对工作人员态度不太好而道歉。曾经有导演说,刘琳的这种礼貌,是因为她还没红。刘琳把这句话记了很久,并时刻告诉自己,就算红了,也要保持这种礼貌。
  如今,看着身边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自己,刘琳霸气表态:不要在乎我的感受,我们是平等的,我不需要太多照顾。
  话剧大师洪深曾说:“会演戏的演人,不会演戏的演戏。”刘琳在舞台和屏幕上,通过去塑造丰富立体的、血肉丰满的,将自己灵魂灌注进去了的那个人,演出了人性的幽暗与光明,简单与复杂,和被命运掣肘,经常困兽犹斗的艰辛与挣扎。
  在刘琳身上,人们似乎看到了女演员的另一种可能:一种不被年龄绑架的可能,一些与岁月和解的瞬间,而并非21岁时,她自己眼中的“明星”。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647.html

上一篇:捋瓦匠,别人的灯火 下一篇:邻家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