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大象之国”,谁是主人翁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12 08:55)

  据媒体报道,过去几个月里,人们在非洲博茨瓦纳境内发现了400余具大象的尸体。从尸体的形状来看,这些大象似乎是在行走或者奔跑时突然死亡的,它们的象牙并未被带走,人们纷纷猜测大象的死因。有的说,大象是死于新冠肺炎,有的说是死于炭疽热,还有的声称是人为原因造成的,该国政府对大象保护不力。
  其实,博茨瓦纳与大象的渊源极深,被称为“大象之国”,在保护大象方面,博茨瓦纳政府过去采取的一些措施也赢得了西方环境保护机构的认可。不过,随着时势的发展,也逐渐出现了大象与人类争夺生存空间的困境。由此,该国政府一改先前的做法,废除了大象狩猎禁令,又引来了巨大争议。
  博茨瓦纳位于非洲南部,拥有非洲大陆数量最多的大象。据“大象无国界”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仅博茨瓦纳境内就有16万头大象,占据了整个非洲大象现有数量的37%。大象已经成为博茨瓦纳的一张名片,每年来博茨瓦纳看大象的世界游客络绎不绝。
  博茨瓦纳中部和北部地区位于卡拉哈里荒漠的边缘地带,奥卡万戈三角洲和乔贝河则是这一整片连续干旱区中难得一见的局部丰水区。这里植被丰富、树木葱郁,低矮的灌木遍布于密集的水道边,成群的大象被吸引到此地。在丛林间散落着的数个水源成为大象的乐土,每天在吃饱树叶之后,它们就会伴随着各种鸟或长或短的鸣叫,来到各个水源点饮水,此时的大象显得悠然自得,甚是惬意。博茨瓦纳多数人口则集中生活在东部和南部地区,人与象相安无事。
  这一和谐的场景在博茨瓦纳曾经并不鲜见,这得益于长期以来该国政府对野生动物采取了相应的保护性措施。比如,博茨瓦纳政府规定严格禁止买卖、私自携带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制品,违者将处以罚金,情节严重的还会被判入狱。游客通过合法渠道购买的非保护类动物制品和工艺品,如鸵鸟蛋等,需从野生动物保护部门获得一纸许可,方能携带出境。
  自1966年独立到2014年总统卡马颁布狩猎禁令前,博茨瓦纳采取了相应的保护性措施,博茨瓦纳境内大象数量持续增长的同时,基本实现了与人的和谐相处。博茨瓦纳人既没有把大象当作朋友(非洲象可比亚洲象凶猛得多,至今无法驯养),也没有将大象视为神物。在他们的眼中,大象只是自然的一部分,况且不如狮子、老虎一般的猛兽,因此人们和大象总体上能够和平相处。
  博茨瓦纳对大象的保护策略由三部分构成,即严格保护的国家公园、以纯观光旅游为主的保护区、可以开展一定狩猎的社区保护区。社区保护区内,既可以开展主要由国外猎人付费进行的纪念物狩猎,也有当地布须曼族为生计而开展的传统狩猎。
  长期以来,博茨瓦纳采取高价低量的野生动物利用模式,直到2014年禁止狩猎。实际上,博茨瓦纳开展的合法狩猎不仅为当地村民提供了肉类食物,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肉留在了丛林里,这样食肉动物就可以获取它们,从而有效降低了这些食肉动物对牲畜的危害。另外,合法狩猎的开展也有效遏制了非法狩猎。这一时期,总体上大象与人类能够保持良好的和谐共生关系。
  在人与象总体和谐相处的背后,也一直潜藏着人象之间的矛盾,只是这种矛盾以前不太明显,并未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而已。但是随着时间流逝,特别是2014年卡马总统颁布狩猎禁令后,情况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由于在当地没有天敌,又受到特别的保护,博茨瓦纳的大象数量按年均5%速度增加,超过人口增长率,在五六年间增加了3万余头。这些大象食量惊人,平均每头成年象每天要吃掉数百公斤食物,每年消费的草料就多达上百吨。
  它们在北方难以获得足够的食物,于是经常成群结队,向南方渗透觅食,人类生活领地开始遭到大象入侵。与此同时,非洲人口增长速度也较快,人类所需的居住地和需要开垦的农田面积也相应增加。人与象对于生存空间的争夺,成为“人象矛盾”的焦点。
  2019年博茨瓦纳动物保护主义者盖尔·波吉特在一篇社論中写道,过去两年里,这个国家游荡的大象已经杀死了36人,许多当地农民在短短几个晚上就失去了全年的收成。大象的随意出没,使得人们不敢晚上在户外活动,在结束一天的劳作后,即使去朋友家串门也要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
  大象多出现在庄稼地和人类取水点周围,给农业生产和当地脆弱的水利设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当地人会反击,大象也不再温驯,有时甚至会发生大象群体性围攻人类的事件。最近这20多年时间,从北部迁徙到南部和西部地区的大象数量增加了24%。平均每年发生1000多起人象冲突事件,多数便是发生在庄稼地和人类取水点。在博茨瓦纳境内的乔贝和恩加米兰地区,大象破坏了人类的庄稼和水资源及其他一些基础设施,导致当地经济发展倒退,民众生活水平下降。在一些大象聚居区和人类村庄交界的地方,经常发生大象为获得食物袭击人甚至致死的事件。失控的大象正在导致越来越多的农民伤亡,还毁坏他们的庄稼,破坏了风景。
  人象矛盾不是博茨瓦纳特有的现象。在亚洲的印度、泰国和中国云南,人类和大象的冲突也很常见。早期是象群袭扰村庄、袭击村民,后来发展到大摇大摆闯进镇上觅食。外地人看起来颇为有趣,本地人却不胜其扰。按照法律规定,对于擅闯人类领地的大象,只能驱赶,不能伤害。大象于是有恃无恐,它们对人类种植的甘蔗林非常喜爱,经常成群结队下山,祸害庄稼。一些村民痛恨至极,会在甘蔗地投毒,这加剧了人和大象的冲突。在中国云南,大象造成经济损失,地方政府一般会给村民补偿。象群出没地区,政府甚至会给村民补贴,鼓励他们搬离,以便给野生动物划出活动空间。
  相比于亚洲大象,非洲象的脾气更为暴躁,造成的损害也更为严重。博茨瓦纳政府没有能力为大象之害埋单,只能教民众自保,比如在农地周边拉电网、种植红辣椒,甚至尝试养蜂来威吓大象。
  据博茨瓦纳《每日新闻》报道,生活在恩加米兰地区的农民法娜贝常年受大象侵扰。她和3个孩子全部失业,2007年起尝试靠种地为生,生活有所改善,直至2012年大象一夜之间毁坏她所有庄稼。法娜贝一直受大象威胁,此后每年收成都很低。其他一些村民为了保护庄稼不受大象侵袭而夜宿农田点火来驱跑大象,还有村民尝试击鼓吓走大象,但都效果不佳。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