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顶撞落日的牛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19 09:52)


  黃昏的时候,我家的牛,把落日给顶撞了。当我奔跑着去告诉父亲时,落日已经流出了一摊暗红色的血。整个村庄都被染红,瑟缩着。我万分惊恐,感觉到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我的父亲却对此无动于衷。
  我家只有一头牛,再多一头就会占满整个院子;再少一头,院子就会被风吹跑。一头牛,在夜晚时,躲在黑暗中,它很少说话,只是用它稚嫩的角顶着天上的星群。这是我亲眼看见的,在一个寂静的秋夜里,我隐隐地听见某种声音在涌动。我悄悄起身,来到院子里。第一眼就看见了它——那头牛,它弓着身子,两只角顶着苍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而那正在缓缓下坠的北斗七星卡在半空。我不知如何是好。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泪流满面,我的泪水很快就被风吹散了。
  还有一次,父亲把这头牛委托给我照看。我们一起到森林边的草滩上。它吃草,我吃野山楂。我们各有所爱,但是都保持同样的姿势——低着头。我的父亲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他常常自言自语:“要想吃一口饭,就要学会低着头。”这头牛好像听懂了他的话,在吃草的时候很少抬头,也很少说话。
  有时候,我和这头牛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有一次,我们在清晨去河边散步。我想顺着流水往下走,它想顶着河水往上走。我们谁也不能说服谁,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它突然转身,来到我的面前,用它的双角顶起我,狠狠地抛向远处。我不能战胜它,当我从恐惧和昏厥中醒来,只能默默地跟在它的身后。
  我们在漆黑的夜晚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轮残月在它的角上摇晃着。我的眼睛慢慢地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听到它沉重的喘息声。天地之间,只有一条裂隙,容得下我半个身子。我走了整整一个夜晚,天亮时,它没有了踪影,而我已是满脸皱纹。我对过去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再有记忆,唯独它的角顶住我肋骨时发出咔咔的响声,和这些年我忘记父亲的嘱咐,坚持抬头吃饭时,那被尘土迷住的眼睛。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