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我的心里住过一个女孩子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20 08:28)

  好像我的心里是住过一个女孩子的。
  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羡慕白娘子和小青那一头长发,显得很温柔。我记得妈妈剪过长发,以为还收在家里哪个角落没卖,于是特别想找来接在自己头发上,像白娘子那样把玩,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正在山上看牛。
  我妈年轻那会儿有一点看头,两个表姐也是,我跟她们在一起久了,有一点耳濡目染,也跟着涂指甲油,我挺喜欢闻指甲油里面的油漆味,有时也会看她们的粉盒,但是里面颜色太多,我不知道从何涂起,而且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别涂,女孩子才涂粉,你不是,涂了别人会笑你,就没敢。


  但我玩过一次异装,有回翻了妈妈的帽子和她的一条裙子,穿著跑了出去,我的天,当时紧张到心脏都要蹦出来了,其实我一个人都没碰到,因为出去一小会儿就赶紧跑回家了,我怕别人看到骂我变态。
  第一次说我是变态的好像是我妈,我忘记究竟是因为什么了,只是当她对我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我感到巨大的恐惧,原来我的妈妈也觉得我是个变态啊。
  从小到大,我喜欢的游戏是捉迷藏和跳皮筋之类,不喜欢打弹珠,这个倒不是因为我心里有个女孩子,只是因为我胆小,我害怕输。
  我读高中时,姑姑甚至说过,你怎么不像其他男孩子一样去打篮球,打篮球的男孩子很帅,我只能尴尬地笑一笑。不只篮球,其他什么足球、乒乓球,没有一个是我擅长的。
  高中可能是我受到攻击最多的一段时间,晚上宿舍里聊天,只要我插嘴,有个很坏的男同学就会学我讲话的样子,然后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学。啊!那感觉真是耻辱,打架也不行,因为从没打过,我不会。
  更让人崩溃的是,另一个宿舍的同学,也会在体育课上嘲笑我,说,你成绩又不算很好,球也不会踢,你以后什么都不是哦。但会踢球究竟有什么资格看轻我啊?可惜那时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反抗,只是默默承受着那样的耻辱。
  直到上大学,没有人再觉得我像个女孩子(可能也有但是大家不会再说出来了吧),我好像就自然而然变成了一个“正常”的男生。
  到了社会上,我因为不会喝酒被人教育过,这个可能是我像女孩子的一个延伸,人们对男孩子的期待太片面而无知了
  后来我选择去做寂寞的工作遇到的人都还挺好,没有人因为我像女孩子而排斥我,甚至没人提起这事,我都忘记我的心里是有个女孩子了。
  会突然写这个,是因为班上有一个男孩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同学觉得他像女孩子,在我看来,他只是再平常不过的男孩子。
  今天课间休息时,我听见几个孩子一起在嘲笑他像女孩子,听得我火就冒上来了,一出去,看见他们几个人正得意忘形地聚在一起,这个可怜的小男孩不知所措地站在对面听着他们的指责。
  我问,为什么要说他像女孩子?你们这样会伤害到他啊,清楚吗?然后我跟小男孩说,没事的,他们不应该这样说你。
  真的,一个人不应该因为长得像女孩子或者性格像女孩子,就要遭受被人嘲笑的耻辱,那些嘲笑他的孩子并不坏,他们都是很好的小孩子,但可能是我们的教育给了他们一种狭隘的认知,认为男孩子就一定要阳刚,女孩子就一定要温柔。
  不是的,男孩子也可以温柔细腻,女孩子也可以大胆耿直,这些性格上的优点和缺点与性别不是非黑即白的关系。
  你的孩子的性格和特质,是你要去学会接受的部分啊,如果你都不能面对他与主流意见的不同,他又怎么有勇气去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