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吐着像珍珠一样的泡沫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20 08:29)


  从日喀则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去,路程200余公里,必须翻越三座高度达五千米的高山。
  山路狭窄,山势险峻,自是险状百出,幸而司机经验丰富,时时化险为夷。终于,在暮色尚未聚拢的黄昏,抵达了海拔518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
  当时的气温是零下五摄氏度,一下车,便发现处处都是白白的雪光,那种极端凌厉而又极端肃杀的寒气,不动声色地钻进人的骨髓里,那是一种能夺命的冷。我们顾不得欣赏周遭绝世的美景了,一心只想钻进帐篷厚厚的被窝里。
  58顶黑色的帐篷,团团地围成了一个很大的长方形。帐篷是以牦牛粗韧的毛编织而成的,据说除了耐用之外,还能御寒。
  我躺在狭窄的小床上,身上盖了五六条厚厚的毛毯。眸子很痛,好像有人用手一下一下地抠着;比眼睛更痛的,是头颅,仿佛有一把细细的针在四散飞戳。
  傍晚,家人吃炒饭,浓郁的酥油味飘散出来,我的胃一下子收紧了,由于胃囊空空的,涌进喉咙的,只是一股一股甜腥的液体。
  帐篷主人给我熬了一碗白米粥,勉强吃了几口,又服了一大堆药,正恍惚间,突然听到女儿的喊声:“啊!下雪了!”
  我挣扎着从被窝中爬起来,像个百岁老人一样,慢腾腾、颤巍巍地走着、走着……原本只是一段小距离,我却蹒蹒跚跚地走了好一阵子。高原啊,就像是个卑鄙的小偷,会伺机把人的元气偷走,把一个个原本生龙活虎的人变成行动迟缓的人。那种感觉,既无助又无奈。
  走到帐篷外面,只看一眼,我便泪盈满眶了。
  雪花,漫天飘荡。很细很细、很轻很轻,像纤瘦的萤火虫满天飞舞;整个世界都因此而活泼起来、热闹起来,那种无声的喧哗啊,就像是一场华丽的梦境,充满刻骨铭心的浪漫与甜蜜
  在纷飞舞动的雪花中,珠穆朗玛峰昂然屹立着,有一种无动于衷的倨傲。
  周遭的山峰,都隐没在无声无息的夜色里,只有珠穆朗玛峰那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峰顶,像缎子一般银亮,像钻石一般晶亮。我想,世上无数想要征服珠穆朗玛峰以挑战自我极限的人,不正是希望那醉人的绚烂能化为生命里永恒的灿烂吗?
  高原反应使那夜留宿大本營的体验成了我不愿赘述的痛苦磨难,我甚至悲观地以为,我或许再也看不到次日的曙光了;但是,像噩梦一样的夜终究过去了,而瑰丽斑斓的珠穆朗玛峰呢,却化成了我记忆之海中一尾鲜活的鱼,它在黑暗中张着新鲜的鳃,快快乐乐地呼吸着,来来去去地悠游着,吐着一个个像珍珠一样的泡沫……
  名家励志臻选——尤今
  新加坡知名散文作家,新华文学奖获得者。多篇作品入选学生语文课本。
  来者珍惜,去者放手。尤今散文50年臻美之选。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707.html

上一篇:小女生和老猫 下一篇:“”这个字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