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企鹅派克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23 09:25)

  自从苏伊士运河关闭以后,许多油轮绕道南部非洲航行。1960 年4 月, 一艘油轮在非洲南端海面触礁沉没,溢出了一万五千吨原油,海面上到处漂浮着黑色的黏液,许多动物因此遭殃。
  企鹅们身上沾上了油,不能游也不能潜水,死了一批又一批。这时,许多拯救动物志愿者纷纷前来抢救企鹅。那些幸存下来的企鹅,只要一恢复元气,就被重新放回海上的小岛。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一只年幼的企鹅被带到开普敦郊区。很明显,它是石油污染的牺牲品,只见它目光呆滞,瘦骨伶仃。
  好心的恩斯特夫妇收留了它,他们曾收留过许多同样的企鹅。
  他们为这只小企鹅洗刷,耐心地喂各种可口的东西给它吃,并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派克”。不久,企鹅派克适应了新的环境,迈动一双短腿,在恩斯特夫妇凌乱的园子里摇摇摆摆到处乱跑。
  两个月后,企鹅派克变了样,长得又肥又胖,谁见了都说它已经完全康复,可以重返大自然了。于是,企鹅派克脚上被缚上一枚“640”号的标签,跟其他企鹅一起重新放回大海。一下船,许多企鹅毫不迟疑,纷纷冲向海浪游开了。企鹅派克回头望了一下站在甲板上的恩斯特夫妇。它在海面上转了一圈,终于也跟随着其他企鹅游向远方。
  但是,十天以后,布里岛的一位妇女打电话通知恩斯特,说她在海滩发现一只企鹅,脚上号码是640。
  恩斯特夫妇听了又高兴又担心:小企鹅居然朝他们居住的方向游来,会不会是它的身体还没完全复原呢?他们马上赶去,给企鹤派克仔细检查一遍:一切正常,它该重返大自然。
  于是,派克又被送回大海。但是,一星期以后,布里岛上的居民再次通知恩斯特夫妇,640 號企鹅又回来了。负责遣放企鹅的工作人员最后决定专门把企鹅派克送到更远的海域去,那里的海岛离布里岛有十多里远,这样,调皮的派克就不会那么容易游回来了。
  但是,仅仅四天以后,恩斯特先生就接到了电话,布里岛上的玛莱太太说:“我的两只卷毛狗今天有了一位同样是毛茸茸的胖朋友——你的企鹅从海里钻出来,越过海滩和草地,跑到我家,跟小狗一起玩耍起来了。”
  恩斯特马上开车,把企鹅派克接了回来。
  在恩斯特家,派克是熟门熟路了。只要一有客人,它就会像溜冰一样,飞快地滑过大理石走廊然后“啪”地一个急刹车,站在房子中间好奇地盯着别人看。
  其他企鹅都一批又一批地回到大海,只是企鹅派克去了又回到陆地上,似乎眷恋着恩斯特夫妇。到了又一年的十一月底,派克长得更胖了,走起来摇摇晃晃,身上的羽毛变得稀稀拉拉,它在换羽毛,说明已从“青年期”进入“壮年期”。恩斯特夫妇有些担心,如果派克再不回到企鹅群里去,它会变成一只真正的“旱鸭子”,到时候,它再也不能适应海洋生活了。
  十二月底,新来了一只年轻的母企鹅。派克对它特别友好,它们常常一起在花园里溜达。一个温暖、静谧的夜晚,恩斯特被一阵嬉闹声吵醒,他起床一看,月光下的草地上,企鹅派克正和新朋友在甜蜜地尖叫,用翅膀互相拥抱,互相擦着嘴巴,如果没有听上去有点嘶哑的叫声,这场面真可以说十分温柔。从此以后,这对情侣形影不离。
  不久,恩斯特决定把它们带到更远的丹森岛,很多企鹅在那儿栖息繁殖,它们一定会在那儿居住下来。但是,不到半个月,这对企鹅又出现在恩斯特家里。
  “这一定又是企鹅派克的主意。”恩斯特夫妇都这么认为。它是害怕那石油污染重新席卷海面,还是对收留它的主人有了深厚的眷恋之情?这成了不解之谜。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819.html

上一篇:父亲大人 下一篇:那些年我养过的龟儿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