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长路上有一束野草花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1-05 08:54)

  1
  看《奇遇人生》第二季,阿雅和大鹏去山里的学校关注留守儿童那一集。他们去家访,小女孩说:以后想念大学,找一份能陪家人的工作,把家人都接过去。大鹏忍不住进屋哭去了,小女孩不解:问他怎么又哭又笑的。阿雅回答:这就是人生啊。
  后来阿雅出门走了一段大路后,才开始哭,屏幕前的我也跟着哭。弹幕里大家的哭点是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我曾经是那个小女孩,我现在是阿雅这样的成人。
  可我还一直带着小女孩的愿望,更伤心的是,愿望可能很难实现了。
  其实我没有当过留守儿童,那时有朋友来我家,看我爸爸妈妈进进出出地招呼,说:你们家真好。朋友那时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有大把我羡慕的自由。我当时反而烦得要命,觉得这有什么“真好”的。
  常被她们邀请去玩,私下里就知道了很多事。比如晓晓的,同学们都说她爸爸很有钱,在外面包了很大的工程,自己忙不过来,把她妈妈也叫了去帮忙。
  其实不是这样的,她爸爸包工程赔了很多钱,还不起,她妈妈出去帮忙打工还债了。
  另外一个朋友,和她奶奶两个人在家生活,结果煤气中毒了。一个远房的亲戚来找,没人,问邻居也没见着,就打电话问。结果一打,手机在屋里响,砸开门,发现是煤气中毒,还好人给救了回来。
  那个远房亲戚自然被当成救命恩人般地膜拜。一个阴阳先生还讲了个段子,说那远房亲戚前世是鹿,这家有人是个猎人,当时没射死它,反倒救了它,所以这一世亲戚来报恩了。
  人们自然是哄笑,老人和小孩还是继续相依为命地过活,平常似晴天后是阴雨天。
  一个堂妹,爸爸妈妈都出去打工了,也只有她和奶奶在家。
  有段时间,她每天晚上两三点就跑到奶奶屋里站一站。有天晚上她奶奶醒了,看到她吓了一跳,说你干吗。她怎么也不说要干嘛。后来姑姑私下问她,她告诉姑姑,她怕奶奶死了。
  过年她爸妈听了姑姑的转告,哭了一回,留了一个人在家里。
  这是我听到的很多的故事里,为数不多的能稍稍安慰人心的。
  2
  班里一个寄住在姑姑家的同学,他妈妈精神出了点问题,失踪了,他爸爸一走了之。他姑父待他姑姑并不好,他姑姑却还是拉扯着他。
  我当时听了觉得很难过,可无能为力。后来以他为蓝本,和很多故事掺在一起写了小说《大风》。巧合的是,他竟然也读过那篇文章,还给我留言说:我还是很幸运的,有姑姑庇护。
  有时那一个个的孩子们,像极了乡间的野草野花,听凭风雨、落地生根,倔强生长着。就因为这样,一直见不得成年人说一个小孩子懂事。太残忍,用忍让和割裂得到的赞扬,要来何用。
  在留守儿童这个概念还没有大面积开花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实习老师。那时我们是住校读书,班会课,老师问大家想不想爸爸妈妈,下面齐刷刷地说:不想。
  他站在讲台上,语气温柔地说:你们可以想爸爸妈妈,谁说中学生不能想?我大学毕业了我都想。好多同学说,我爸爸妈妈不在家,想也没用。他说:你告诉他们,他们就知道了,他们知道你想他们,就有用。
  那年,被爸妈接出去过暑假的同学人数空前增加,让我十分羡慕。
  3
  我的同桌是姐姐接走的,去了上海。她帶回来的在东方明珠塔前拍的照片,备受大家认可,当得起第一名。
  不久,她因为在英语课上被老师批评了,当下赌气要退学去上海找她姐姐。大家劝她,她乜着眼说:你们见过什么世面。她留下骄横的面孔,从我们的生活中走开,奔赴了她的选择。
  那时人小,很多事情不懂,只是觉得她不读书了。现在想来,那就是人生方向,一时转弯,后面的路便也跟着扭转。
  后来,到了网络发达、幼儿园的同班同学都能拉进一个群的时候,她也出现在了中学群里。这时我们才知道,当时她姐姐出了车祸,肇事的人一走了之。父亲早亡、母亲多病的家庭实在撑不起来了,老师的批评,成了最后那根稻草。
  大家只能发眼含热泪和拥抱的表情,她苦难又孤立无援的时候,我们却同样那么小,帮不上丝毫。
  她却很洒脱地说,大家现在不都很好了么。
  前几天,我还梦见过她上的最后那堂英语课,老师让上讲台写单词,a、i、o三个字母,每个单词里要有这其中的一个字母。上去的是她,她写不出来,坐在第一排的我偷偷告诉她答案。老师看她写完,让我上去,我写octer,后面的就写不出来了。
  一急,突然就醒了,闹铃在响。
  梦里我想写的单词是October,我再进不去梦里写完这个正确答案,如同我再回不去少年,改动那一堂课的某个节点。
  (星美希荐自《文苑·经典美文》)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007.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