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童年的真相本来就是既美好又残酷的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1-09 08:53)


  女儿1岁4个月大了,走得还不太稳,我开始牵着她在小区里闲逛。有一次遇到3个小女孩蹲在一起挖沙土,看上去不过两三岁大。我们停下来看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女孩抬头看到了我女儿,站起来口齿不清地对女儿说:“不许参加!”
  也遇到过更大一点的小姑娘。她妈妈喊我女儿过去一起玩,小姑娘却在一边执拗地反复说:“可是我已经有一起玩的好朋友了。”
  还有个小男孩。我每次遇到他,都看见他在一边远远地看着其他小朋友追逐嬉笑,他奶奶要拉他去参与,他只是躲闪。
  看韩国电影《我们的世界》时,我突然想起了这些事。女主角李善的头发被汗微微浸湿,目光带着希冀在同伴中来回看,企盼着被接纳。她嘴巴微张,露出小小的牙齿和大得有些明显的齿缝。遭到孤立排挤时她便轻咬嘴唇,嘴角勉强露出一丝微笑。特写镜头对准她的脸,委屈、无措、尴尬、失落,全都无处可藏。我于是顿悟,也许是自己长大太久了,久到要看到这张脸,才能想起童年心事里的那些隐秘的角落。
  “小孩子能有什么事?上学、做作业、和朋友玩,不就好了吗?”李善的父亲如是说。他全然忘了在孩子的世界里,被孤立便是天大的事。10岁的李善在学校没有同桌,做游戏没人愿意和她一组,上场后永远第一个被“干掉”,哪怕她主动示好,替人做大扫除、精心为同学准备生日礼物,也只被无视和戏弄,同学说“她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10岁的小孩未必能像另一部韩国电影《寄生虫》中的富人一样闻出“穷味”,但友谊总是要从共同点和相似性开始。没有自己的手机,不上课外补习班,指甲上涂的不是“超贵”的天蓝色指甲油而是粉红色凤仙花汁,想和朋友去游乐场玩也不会主动开口向父母要钱——李善懂事得让人心疼,但小孩的特权原本就是“不懂事”。
  直到遇到因被孤立而转学来的新生韩智雅时,李善沉闷的生活才有了转机。整个暑假,她们举着冰棒疯跑,吹着风扇吃西瓜,把秋千荡得飞上天,打水仗淋成落汤鸡,还互邀对方到家中做客,谈论梦想、吐露烦恼,相约长大后一起去海边玩。然而很快,韩智雅为了融入新班级,和孤立李善的同学玩在了一起。两人用彼此掌握的对方的秘密互相伤害,李善又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很多人评论《我们的世界》说,从中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像李善和韩智雅一样,他们中的有些人曾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孤立:成绩太差、成绩太好,长得不好看、长得太好看,家境贫困、家境优渥,还有父母离异,转班转学……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被孤立,为求“合群”而不敢表达真实的自己。虽然成年人总说渴望时光倒流、重返童年,但童年世界并不真如成人视角下所描述的那样纯真快乐,也有排挤、背叛、伤害和报复,有时甚至因为孩子的简单直接、缺乏包容性而近乎残酷。更残酷的是,由于自我认知体系尚未建立,儿童更多依赖外界反馈感知自我,也更渴望以同伴的接纳和友爱,确立归属感、消解孤独。当遭遇排挤和孤立时,如果缺乏及时、正确的引导,他们往往只能卑微地讨好或沉默地退缩,压抑内心的真实感受。
  李善的父母发现了女儿学习成绩下滑,却不曾留意到她腕上消失的彩绳、指甲变化的色彩、书包里凭空多出又凭空消失的彩笔,以及曾经“比妈妈还重要”却不知从何时开始不再提及的朋友,更不知看似心思单纯的女儿在一个个夜里心事重重、辗转难眠。如果在女儿兴奋地诉说交到新朋友的时候,在女儿一反常态丢下弟弟找同学玩、偷拿家中的钱给朋友买礼物,或者支支吾吾提出想要买部手机的时候,他们能多聊一聊、问一问,便能察觉出端倪。但在那些时刻,做父母的也在忙着面对纷乱而令人疲惫的生活,无暇顾及。
  李善后来还是成长了,在韩智雅被班里的同学孤立时,勇敢地站出来帮她说话。两个孩子带着探寻的目光互相打量,这寓意着她们的关系和各自的生活都暗藏着新的可能。大概,她们也会顺利长大,最终学会与人相处和自处,坦然接纳自我。正如已经长大的我们,最终也都明白了,融入一个团体、结交一個朋友、开始一段关系,并不只是因为对方是谁,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了解我们是谁,接纳并支持我们做真正的自己。只是偶尔还是会想起童年,那时候,时间很慢,夏天很长,世界很小,烦恼来了无处可藏。
  (金雅摘自《中国青年报》2020年9月1日,橙子图)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124.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