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为汉服双手布满老茧的萝莉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1-19 09:16)

  【编辑留言】一件汉服的诞生分几步?从设计制作流程来看,分为确定主题,绘制图样,制作成衣和工厂制作四步。与现代服饰不同的是,汉服制作的每一步,都对设计功底、裁剪手法和制作工艺,有着极其严苛的要求,这背后是重复试错和对抗浮躁的坚守,代表着“汉服人”的精益求精和理想主义。
  一万小时定律
  “第一次穿汉服参加聚会,差点儿被人打!”摇晃着手里的酪酪奶茶,CiCi谈起她的汉服设计囧事:“最初,我对汉服的理解很浅薄,只觉得好看,不理解它的文化寓意,还穿着代表逝者的‘左衽汉服’满街晃悠,在圈子里引发众怒。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无地自容。”
  CiCi所说的“衽”指的是衣襟,左衽是衣襟的穿法,上衣右边压住左边,是一种在公众场合表示不友好、不尊重的穿法。“合乎礼仪的穿法是右衽,上衣左边压住右边,边缘呈左高右低。”CiCi介绍说。
  对于大众而言,左衽和右衽差别不大,但在极具“圈层性”的汉服社交中,却是十分考究的穿戴礼节。古代中国人尚右,认为只有死人或蛮夷之人才着左衽。因此,右衽可以说是汉服文化中最重要的元素。“当时要不是朋友帮忙打圆场,再加上认错的态度不错,很可能就要撕扯一番了。”
  从那以后,怀着对汉服文化的敬意,从服装学院毕业后,CiCi在汉服前辈的工作室历练了4年,深入到汉服制造的每个流程:定位人群、主题,定制汉服的形制,布料染色和刺绣,对接工厂批量制作……在汉服圈形成口碑后,CiCi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开始接受汉服的高级定制。
  “如果把投入到汉服设计的时间算上,我已经符合‘一万小时定律’的要求了。”说着,CiCi伸出了布满老茧、与其萝莉外表极不相符的手,这是她5年来,倾情付出的最好证明。
  所谓一万小时定律,是在《异类》一书中,作家格拉德威尔阐述的观点:“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一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现在,CiCi已是汉服圈小有名气的设计师。
  “在汉服设计行业,所谓的制作周期不是标准化的,如果主题简单且上下游配合得力,只需两三个月就能制作成衣,但大多时候不会那么理想,有时候一件汉服要磨大半年,所以售价也相当不菲。”在CiCi看来,汉服设计师是一份需要高强度脑力和体力活动的工作,特别是在高级定制汉服设计中,必须明确客户的出席场景、想呈现出的个人特质,以及搭配的首饰,就連现场的灯光效果,都可能会影响成衣的观感。
  把文化穿到身上
  在某种程度上,大众化也是娱乐化,从小圈子到流行文化,汉服爱好者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
  据艾媒《中国汉服市场运行状况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汉服爱好者规模同比增长74.4%,连续4年保持70%以上的高增长;随着市场基础的扩大,中国汉服产业2019年市场销售额突破45亿元,同比增长318.5%;超七成受访用户表示有汉服购买意愿,汉服产业潜在市场广阔。
  “‘汉服热’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是95后、00后的文化自信,他们成长于快速发展的时代,相比过去几代人的成长环境,年轻一代反倒更能认同传统文化。”CiCi思忖片刻说:“我认为汉服产业是纯粹的文化产业,因为对汉服的钟爱,是出自文化和审美的认同。不像普通服装行业,对文化元素不加考究,只为快速迎合市场。”
  对着设计图稿,CiCi谈起汉服的考究。
  首先是确定主题。主题来源于设计师的一个好想法,它包含了定位人群、配色、图样……因为想法是随即出现,又转瞬即逝,所以CiCi会常年随身带一个随记本,每当有想法和创意闪过,马上记录下来。“我不用手机记,因为哪怕只是掏出手机打开应用的时间,都可能错过一个好的想法,在这个行业,想法和创意是最重要的。”
  紧接着是定制形制。所谓形制,可以大致理解为,你想穿什么朝代的汉服,唐制、宋制、明制以及魏晋风,不一而足。此外,绣花手艺也需要打磨多次。最难的当属刺绣,针法、颜色以及形状搭配。“我们不像古代女子,从小钻女红,汉服对刺绣技艺要求非常高,所以只能交给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来完成,现在这样技艺精湛的老师傅已经越来越少了。”
  通常样衣出来后,CiCi还会拍照做宣传,并在朋友圈、小红书等渠道传播,再根据订单需求,选择合作工厂进行批量生产。
  这些环节看上去简单,却存在大量不可控因素。工厂的生产工艺,版师、刺绣师的经验手艺,以及布料和染色供应商的配合程度,都会影响整体的进度。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体进度就会滞后。
  这些考究的背后,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成本。由于CiCi的工作室成立不久,也没有大量的订单需求,前期无法给到供应商和工厂大批量的订单,所以就没有压价能力,有可能卖一件亏一件。
  越热越冷
  归根到底,汉服文化依然是圈层文化,如果狂热的消费趋势转向后,汉服文化是否又会遇冷,又会沉淀下来什么?
  正如在某档综艺节目中,一位主持人坦言的,独自穿着汉服上街,会接收到异样的目光,感觉自己是一个怪人。窘迫之下,这位主持人急忙跑回家,换回了现代衣服。
  这位主持人的窘境,同样是也是汉服文化的冷思考。
  诚然,随着汉服的狂热,每年的西塘汉服文化节,都会吸引数万汉服爱好者。大街小巷中,都是身着汉服的年轻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但在大众层面,汉服文化并未形成像和服、韩服一般的全民认可度。
  “相比于高雅文化,我更希望汉服能走进百姓的日常中,成为一件普通的服饰。”CiCi感慨道。正因为缺乏群众基础,汉服产业的热闹只停留于表面,汉服设计师更是稀缺。CiCi曾看过一部中韩合拍的纪录片,里面韩国传统服饰布料、配色和刺绣等的考究,让韩服显得格外耀眼。反观现在中国的汉服,呈现出的质感则有些黯淡无光。
  这部纪录片,成了督促CiCi不要停止思考的警示。组建好工作室后,CiCi把生产环节的事务逐渐剥离,转而回头时刻思忖:汉服的价值是什么?除了婚礼服饰之外,当代汉服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这些问题,CiCi还没有确切的答案,或者这本身就是一个需要持续思考和不断定义的问题。“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对于CiCi以及更多的汉服设计师而言,从汉服文化中而来,又演绎出汉服文化新的释义,这是起点,也是不断回归的过程。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