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35岁时你在做什么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1-19 09:18)

  主持人
  35岁,从自然层面来说,由于生活水准和医疗保健水平的不断提升,人的预期寿命在拉长,这一年龄不再是评估生存状态的指标。但从社会层面来说,35岁又是约定俗成的年龄分界线,招聘、公务员考试等,都以这个数字为中青年的硬性划定条件。于是,35岁成了大问题,成了人生的一个转型场。事实果真如此吗?
  曾经编外媒体人
  萧先生  46岁  公司高管
  【诉说】12年前,我34岁时,得了抑郁症,活得相当难受,都有过从11层楼纵身一跃的想法。那段时间,我被自责、挫败感包围着,总觉得自己没用,情绪沮丧,对上班充满恐惧,同时,还总觉得活着毫无意义。
  过了大半年吧,有一天,我突然觉得乏力厌食,身体可能出毛病了,就去找我叔叔。他是位老中医,把完脉,有些吃惊地说:“你才30出头,心肾就这么亏。”我在他家住了半个月,吃了21服药。在药效的作用下,身体有了起色,不再那么虚弱无力,心情也好了不少。可回到自己的家,没出一个月,那种忧郁无助感重新来袭,怎么都挥之不去。
  病假休了,中药也调理了,病症依旧未除,看来病不在身而在心。我决定自学一点儿心理学,因为心病还得心药治。于是,我一边啃一本大部头的心理学著作,一边梳理职场上的点滴经历。
  那时,我在一家報社做编辑部主任,也是这份报纸创刊的骨干之一。在我、业务副总编和7位同事的共同努力下,报纸一面世,就创下4个月从零份飙升至12万份的佳绩。这4个月,我把铺盖带到办公室,几乎没有好好睡过一次觉,24小时工作是常事,心里装的不是版面质量就是报纸发行量,数字上的微小变化,我比领导都心惊肉跳,神经绷得紧紧的。
  创业开门红,主管部门决定重奖我们,一次拨款100万元,按贡献大小给每位在编员工发奖金。那段时间,每位桌上放着一摞钱的画面时常出现,最少的7万元,最多的达18万元。多诱人啊,我多希望自己的桌上也能放上一笔呀!可是,因为我的编制没在这家单位,属临时聘用,没能得到一分钱。
  在整个分钱过程中,报社领导没有一位来安慰我,曾经共同奋斗的同事,没有一位为我说句公道话。他们集体忽略了我的存在,忽略了我的劳动价值,只因他们有编制,而我是编外人。
  理清了这些,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每天早上起来,一想到上班,想到那个办公室,心里就翻个儿,情绪就失控。因为在内心深处,我被分配不公伤到了。我为报纸的成功面世立下汗马功劳,在授奖时,却没人想到我,更没人体谅我的苦处,为我说一句公道话、良心话。
  这才是我的病因啊,凭着粗浅的心理学知识,我决定自疗。于是,我把这些事写成一篇题为《我在做,天在看》的文章,实名在一家杂志发表了。文章中,我提出只求耕耘,不问收获的精神,坚信过程正确、结果必正确,所谓天道酬勤酬善,就是这个道理。但同时,我毫不客气地指出报社按编分酬是制度性歧视,是对按劳分配原则理直气壮的违背。
  杂志一出版,因我在业内小有名气,同行们一看便知真相,报社的问题立马引起热议。领导对我软硬两手都用了,这正是我的预期效果。心头块垒在报社的小地震中被消解,抑郁魔鬼一扫而光。不久,文章引来一位集团大股东的注意,他辗转找到我,说集团奇缺企划人才,高薪力邀我加盟。他的理由是,34岁,正是青春加青春、激情加稳健的好年纪,体力、心智都处巅峰。我有头脑,有想法,有文笔,有胆量,还有行动力,集团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于是,在还有一个月满35岁时,我离开报社去了这家集团公司,一路奋斗,现在,这家公司已成功上市,我也步入了高级管理层,一切均好了。
  当35撞上60
  黄先生  51岁  公务员
  【诉说】35岁的阿强跟我说,他被一个60来岁的无赖缠上了。这无赖有多烦人呢?每天阿强出门,走着走着就会遇到那张不怀好意的脸,每条皱纹里,似乎都藏着一个阴谋。
  梁子是这样结下的——一次晨跑时,无赖和阿强有点儿小碰撞,阿强责备两句从此,就被较上劲了。常常是,阿强在外圈起跑,跑着跑着,本在内圈走的无赖,会突然插到外圈,从阿强身后冒出来,响亮地吐上几口吐沫。阿强好烦,就躲到一边玩器械,无赖竟然如影相随。阿强下次干脆带来一只球拍,去旁边的球场锻炼,对球类从不涉足的无赖,也会神奇地掏出一只球拍……
  这些令人不适的细节还有许多,把阿强搅和得身心俱疲。放弃吧,多年养成的习惯,停止了浑身不自在;继续吧,被无赖纠缠着,也不自在。看上去,阿强像是一个过分敏感、很容易觉察到威胁的人。事实上也是,35年的人生路,满是大大小小的坎坷,他是怎么走过来的呢?阿强说,两个字,忍、躲。
  对这两个字,阿强印象最深的,是他和小朋友闹矛盾时,父亲不分青红皂白,抬手就给他一巴掌,然后满脸堆笑,迎向那个小朋友和他的爸爸。阿强恨恨地跟我说,全家都是这样,在外面全没骨头,面对家人,却比狼还凶狠。可在内心深处,阿强还是觉得自己不是他们那种人,35岁了,马上就步入中年,他不想戴着家人装上的镣铐跳舞,不想像家人那样生活了。他想跟无赖谈谈,解释开,该道歉就道歉,他想从当下的困局中突围。
  听到这里,这个以无厘头风格开头的故事,引得我肃然起敬。我对阿强说,你正站在人生的一个重大拐角处,开始学习做一个与以往有所不同的人,做一个与家族风格迥异的人,我支持你,找他谈时,我可以陪同。
  如果阿强不是35岁,而是25岁,面对这个上了年纪的无赖,阿强会猜测他正有目的地编织可怕的陷阱,等着阿强掉进去。这种想法极为正常,犹如25岁的热恋女子,会因为一次次拨打爱人的电话,对方却始终没接而胡思乱想,慌乱神伤。再如职场里的新人,鼓足勇气抛出一个策划,又在很正常的挫败中,匆匆回归枯寂,再没了创造的热情。
  细细想来,让25岁害怕的,其实不是现实中那些琐碎的小事,而是深藏在内心的恐惧。年纪轻轻恐惧的,是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家庭里的孩子,面对外界的威胁和挑战,无能为力。热恋女子恐惧的,是表白没能及时得到回应,我果然不配得到爱,同时被对方轻看。职场新人恐惧的,策划被否决,策划的“不好”正好证实了我的“不好”。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327.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