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微软对苹果说:断舍离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1-19 09:19)

  与微软的一部分告别,似乎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Lumia变成了一段故事,Windows Phone 成为记忆,巨头在移动时代奋力挣扎的痕迹逐渐被时间抹去。
  6月28日,微软宣布计划永久关闭其83家Microsoft Store实体零售店,只剩位于伦敦、纽约、悉尼三家旗舰店和雷德蒙德园区的微软体验中心。不过,微软在中国市场的线下约460家门店皆为授权店,而非官方直营门店,中国用户并不会受到关店影响。
  或许,从一开始,微软就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做硬件一定要亲自做零售吗?战胜苹果的方式一定是复制苹果?
  追随苹果脚步,大部分微软零售店都设在了大型购物中心,而这些中心因为疫情一直被迫关闭至今。持续几个月而没有好转迹象的疫情,帮助微软进一步看清答案: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营收贡献,包括平板、游戏主机、手机在内的微软硬件存在感一直非常弱。苹果 CEO 库克曾在一次讲话中提及微软模仿苹果零售店风格创建自己的零售店,并且拐弯抹角地讽刺微软,没有胆量把零售业做大,只想开几家小店捞点经验值而已。
  随着公司转型云端与企业服务,市值突破万亿美元,这些遍布全球的实体零售店越发显得鸡肋。一场干脆的“断舍离”背后,鲍尔默时代逞强的微软,终于敢于直面曾经的错误与失败。
  紧邻苹果
  个人电脑成就微软帝国,让其赚得盆满钵满的却是企业客户。微软从一开始就不善于揣摩市场消费者的心思,但这并不影响过去10年在零售业的高歌猛进。截至2020年3月,微软在全球有116家门店,其中,107家在美国。
  1999年,微软第一个零售商店在旧金山开业,2001年关闭。同一年,苹果开设自己第一家门店。《彭博商业周刊》曾断言两年后,苹果将为自己的“逆势”而为付出高昂代价。9年后,该周刊打脸承认,坪效(每坪面积可以产出的营业额)相当于卖出一辆奔驰的苹果店,大概是零售业史上最赚钱门店。正是这一年前后,微软高调宣布零售店计划,并于2009年连开三家门店,包括华盛顿雷德蒙市总部建立的“零售体验中心”。
  2011年,喬布斯去世。2012年,微软推出被寄予“翻盘”厚望的标杆性硬件—— Surface 系列。时任微软 CEO 鲍尔默希望在每一款苹果标志性产品上,微软都会有一款对标产品:Zune对标iPod,Surface对标iPad,Windows Phone对标iOS。“不会让任何一部分业务成为苹果的独享,比如消费者云服务,硬件和软件创新等,”鲍尔默曾公开表示,甚至不排除开发智能手机的可能。
  微软开设门店的步伐也在加快,并在2015年迎来高潮。这一年,两家旗舰店相继开业——10月,微软在纽约第五大道677号租了5层楼,开设了首家旗舰店,也是微软当时最大线下门店。11月,北美以外首家旗舰店在澳大利亚悉尼开张。2019年,微软又在伦敦著名购物区中心牛津广场开设了第三家旗舰店。
  微软旗舰店几乎具备了苹果门店大多数关键词:坐落在昂贵的繁华商业区、巨大Logo、透明的大窗户、讲究的楼梯设计等,其他门店也在努力打造类似于苹果的购物体验。人们可以去尝试微软及其合作伙伴开发的新的软件和硬件,包括新款 Surface、Xbox 等一众消费者硬件,还有企业用户硬件产品,和专家服务、粉丝活动、新品发布、企业客户会议室等活动。数据分析网站 Thinknum 统计发现,截至2019年,美国85家微软零售店中,82家距离苹果店不到1.6公里,75家相距不到800米,62家还不到400米。伦敦旗舰店面距离苹果店仅 70 多米。
  难以复制
  这种近乎“贴身”的相似性止步于收银台。2013年,《洛杉矶时报》曾做过一个小调查,记者在某星期六下午“蹲点”某购物商城里的两家店面。结果发现,一个半小时之内,有19个人提着战利品走出苹果商店,而购买微软产品的人只有3个。
  从2001年开业到取得第一个10亿美元的业绩,苹果只用了4年。2011年,单店营业额超过了沃尔玛,且毛利水平约为沃尔玛的4倍以上。如今,苹果店一直稳居全球最吸金的零售实体榜首,但微软的名字从来没有出现在榜单。
  微软在零售业务上投了这么多钱,那么零售硬件在微软全部收入中的贡献到底如何呢?先看最重要的Surface系列。自2012年问世以来,虽出师不利,销量不及预期,但一直在稳步增长。2015年销量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或许与两家微软旗舰店开张有关。不过,将Surface与iPad和Mac销量相比,前者立刻显得苍白无光。2016年第三季度 Surface营收9.65亿美元,直到2019年第二季度,Surface业务营收也仅为18.6亿美元。无论是哪个数字,在整个 PC 市场都只能算是小角色,充其量只能与华硕电脑全球销量较量一番。
  手机业务更是一泻千里。2017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报告出炉后,微软表示正式抛弃Windows Phone,当时,手机业务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还不到0.1%。事实上,对于一心希望在移动端复制PC端的商业模式的微软来说,当苹果和谷歌抢占先机并将软件降低到免费,吸引大批开发者时,微软手机就已经输在了生态上。
  无论是平板、游戏主机还是手机,微软硬件市场存在感一直比较低,遑论与苹果争锋。即便与微软其他产品线(特别是传统软件服务)相比,硬件对公司营收的贡献也非常低,还呈现下滑趋势。由此可见,微软的“抄袭”零售策略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当然,微软零售店的坪效或许高于购物中心里的其他门店,但与试图对标的苹果相比,“抄袭”策略无疑完败。
  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苹果店的成功离不开那些划时代的硬件产品,零售成功本质上是硬件与零售相互促进、彼此成就的过程,而微软(包括其他后来者)很难复制这种成功。
  2001年,苹果店里只有4款产品——两 款台式机和两 款笔记本,市场份额仅3%。当时,乔布斯的行为被媒体讽刺为作死。但同年秋天发布的iPod 不仅改变了MP3行业,也彻底颠覆了音乐唱片行业的运营模式。2007年1月9日,乔布斯第一次向世界展示了iPhone。屏幕只有一个按键的手机震惊了所有人。当《时代周刊》盛赞“苹果重新发明了手机”时,鲍尔默的反应是,它不能吸引商业客户,因为没有键盘。2010年,iPad问世,改变了人类体验家用计算设备的方式。当时苹果在美的零售店面已经有两百多家,零售王国开始腾飞。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