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躺在动漫天地里的“网咖难民”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1-26 08:25)

  初体验
  2018年,由于我的先生需要到日本处理一些工作的事情,我们有了一趟说走就走的短暂东京旅行。在东京的那几天,我看到了作为世界著名旅游城市的繁华景象,也体验到了街头无处不在的娱乐设施、酒屋饭馆所带来的文化风情,但我更发现了这样一个大都市的秘密——在高楼中总会有几家不起眼的网咖隐藏其中。
  我是第一批奔四的80后,可以说,网吧陪伴我们这代人度过了难忘的大学时光。在那个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学校宿管动辄断电断网,到网吧“包宿”成了大学生的“必修课”。因为网吧电脑里有数不清的游戏可以玩,无数电影资源可以看,当时,真希望每天都能住在网吧里。
  所以,作为一名曾经的“网瘾少女”,刚到东京就看到了这么多当年的“人间天堂”,我哪能不动心,就向先生长驻日本的同事赵桑提及此事。
  赵桑说:“日本的网咖,可以说是国内网吧的升级版。”原来,日本网咖除了独立包间,有电脑可以玩,还有数不清的漫画可以看。一整套的海贼王、火影什么的是必须的,当红漫画也必须有,而且这些全部免费。从小就痴迷漫画的我,听到这里就已经禁不住诱惑了,更何况它提供的设备还很齐全,有便利店、洗浴设施等,选择住宿的旅客还可以免费得到一套洗漱用品。
  冲着这些,我和先生决定去体验一下。我们在东京找了一间名为“Hailey 5 Cafe”的网咖作为体验对象。这家网咖在众多网咖当中算是比较高端的,2500日元一晚。抱着很大的好奇心,我们走进网咖,里里外外仔细参观了一番。
  国外游客第一次到日本网咖,要在前台拿护照进行登记,网咖内没有中文,非常不方便,好在我们有赵桑做向导,他为我们办理好入住所需要的一切。
  进店之后,门口就是DVD陈列区,往里走可以看到零食、日常用品,包括洗发水、卸妆水、化妆水、剃须刀等。再往里面走是饮料区,可乐、咖啡、果汁、玉米汤等,种类非常多,可以无限续杯。当然,还有女生最喜欢的冰激凌。
  这些已经让我们感慨跟国内网吧相差太大,没想到这里还有酒可以喝。价格是每小时1000日元,一个小时之后,每10分钟100日元。酒室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酒,还可以自己调,并且限时不限量。
  接着上楼,到达房间之前经过了图书室,里面以漫画和杂志为主,不过全部是日文的,懂日文的朋友,喜欢看漫画的话,可以在里面待很久。
  经过一条略微暗的走廊,终于到房间了,网咖的房间是有门卡的,酒店那种门卡,走在楼道里,也感觉像旅馆一样。房间面积不大,一张榻榻米,一台电脑,非常干净整洁,隔音效果做得也好,房间顶部全都是密封的。
  我还在淋浴房洗了个澡。淋浴房是用钥匙的,很干净,每天都会有人随时清洗、消毒。房间里配有毛巾、吹风机、一次性的洗发水、沐浴露、棉签等,完全跟酒店一样。肚子饿的话,可以点吃的,比如咖喱饭、汉堡包、披萨等。
  我和先生惊呼:“确定这里是网咖吗?”
  其实,日本网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因为除了我和先生,在网咖住宿那一晚的邻居,多为“网咖难民”。我的那些满是憧憬的青春记忆,却是一些日本人的艰辛岁月。
  在日本,可以有无数种方式让你在一夜之间深陷穷困的泥潭,无法自拔。网咖由于价格便宜,成了那些因为遭遇家暴、家庭变故后辍学、中年失业、赌博的“难民”的“家”。
  一般的日本网咖每小时收费100日元(约6元人民币),留宿一晚的费用大约在1400~2400日元(大约100多元人民币),以日本物价水平而言,在网咖住宿,是近乎完美的选择。要知道即使是拥挤的胶囊旅馆,一晚上也得3000~5000日元。
  对于这些“难民”来说,除了公园的长椅、地铁里的空地,网咖已经是过夜场所的最高配置了。
  统计显示,仅在东京,平均每天就有4000人以网咖为家,其中98%为男性。从年龄层来看,30多岁者约占40%,50多岁的约占30%。日本76%的网咖里,都有“难民”长期过夜。这些“难民”都没有正式工作,只能靠打短工谋生,他们住在网咖里的时间短则一两个月,多则一两年甚至更久。这些“难民”中,还有个别的人把自己的户口迁进了网咖。
  长期生活在网咖里的人43%都承认,自己因为实在没钱住宿,并且曾经睡过大街,47%的人说自己的月收入在11万~15万日元左右。
  更令人感到心酸的是,这些沒有稳定职业的“网咖难民”里,只有15%的人在积极寻找工作,剩下的人因年龄、住址、能力等因素的不合要求,也很难再找到一份像样的稳定工作。
  “网咖难民”一词最早源于日本电视台(NHK)2007年的报道——《网咖难民,漂流的贫困者们》。
  报道中,一位失业的中年人之前在信用卡公司上班,一个月加班时间在120~200小时之间。他没有时间回家,没有时间休息,只能工作结束后在办公室小憩一会儿,起来又要继续上班,自己时常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在如此大的压力之下,他变得越来越易怒、不合群、情绪化。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对劲后,进行了心理咨询,医生说他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这个已经快被压垮的人,在工作20年之后,终于辞职了。他说,在我递交辞职信的时候,感觉心里的压力一下都没有了,特别畅快。
  和中国不同,在日本失去工作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特别是50多岁的人,他们辞职之后通常再也找不到新岗位了。辞职后,由于没有了公司提供的员工宿舍,又付不起房租,这位先生在网咖居住了4个月。
  每当夜幕降临,那些以网咖为家的“网咖难民”回到自己的“卧室”。那条我和先生抱着强烈的好奇心穿过的幽深走廊,不知见证了多少绝望。
  有希望
  除了作为“难民”的蜗居之所,日本网咖也承载着年轻人的梦想。
  在纪录片《网咖难民——漂流的贫困者们》中,就介绍了一个在网咖里积蓄梦想的小伙子。
  小伙子是工地的一名保安。最初的梦想是能住在一个封闭寓所内,后来发现不仅房租昂贵,水电费之类的开销也是一个大问题。
  迫于无奈,他只好住在网咖,每天下班回来,可以利用电脑上会儿网,玩会儿游戏放松一下。第二天早上进行简单的梳洗后,走出狭小的“卧室”,重新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一个合适的住所,但是他不想总这样靠打零工生活。他希望能够学习更多的技能,拥有一份全职的工作。早日走出网咖,拥有一间小小的寓所,是他目前最大的愿望。
  此外,网咖还是公司职员的短暂栖息地。日本公司的工作压力很大,所以网咖的很多客人是公司职员,他们会在白天忙里偷闲,选择到网咖短暂休息。看几页漫画,吃一个冰淇凌,然后到隔间悄悄戴上耳机,享受一天当中难得的,并且唯一的慰藉时光。
  这些人在平日里行事谨慎,精神高度集中,只有在网咖的时候才不用去忧虑其他事情。他们还常常每周固定时间到网咖包宿,享受不受打扰的娱乐时间。可以说,日本网咖是整个社会的缩影。“网咖难民”的生活与日本的繁华都市形成了鲜明对比。只有去过日本并且细心观察的人才能发觉,繁华的背后,藏着一个残酷的日本。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355.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