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好奇心旺盛的“女孩”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2-03 08:29)

  2016年,102岁的她拿下露西奖“终身成就奖”。露西奖被誉为摄影界的奥斯卡,是全球最具分量的摄影大奖。笹本恒子以其对摄影卓越的表现力和跨越两个世纪的执着追求,将“终身成就奖”变成一种对其精神的褒奖。
  笹本恒子生于1914年。在当时的日本,女性地位极其低下,女性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起,似乎就已经注定了。在那个女孩子从学校毕业后就准备嫁人,然后相夫教子、宜室宜家的年代,内心“不安分”的恒子偏偏“异想天开”。她渴望能在艺术和文学的殿堂挥洒对大千世界的热爱,渴望能在丽日晴空下,追逐自己向往的自由。在她人生的蓝图里,成为画家、小说家或记者才是她的目标,唯独贤妻良母不是。所以,恒子逃离了枯燥乏味的课堂,退学去学习自己热爱的美术。
  因为学有所成,她进了东京日报社,负责社会版面的绘画。有一天,一个朋友问她:“日本少有能进行新闻报道的摄影师,女性新闻摄影师更是一个都没有,你要不要成为第一个女性摄影师?”于是,天生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她,萌发了“那我就来试试吧”的想法,从此便开始了摄影生涯。
  在那个民风保守、对女性限制颇多的时代,女人要和男人一样走上职场,绝非易事。但恒子从未动摇过自己的信念,正是由于她的坚持,才为日本留下了无比珍贵的影像资料。恒子不仅成了日本最早的女摄影记者,而且以其坚忍的意志、杰出的水准赢得了同行的广泛尊重和认可。她的作品真实地呈现了日本20世纪40年代以来的重大事件:太平洋战争、东京奥运会、经济泡沫、“3·11大地震”等。她用自己的快门,见证了日本近一个世纪的历史风云。
  工作中,恒子结识了摄影界的很多同行,其中就有自己的先生。因为志趣相投,28岁那年,二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但婚后由于他们各自奔忙于不同的新闻专场,无暇他顾,最终劳燕分飞。
  恢复单身的恒子,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心情,重新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她日益得心应手,影响力越来越大。但年近半百时,她的事业遭受重创——众多杂志社纷纷倒闭,仅仅依靠摄影已经无法养活自己。恒子不得不另谋生路,放下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相机。
  49岁的单身女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经济保障,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沉重打击,她却说:“没什么大不了。”恒子利用学生时期学习的裁缝手艺和服装设计知识,开了一家服装设计店,专门为客人量身定制衣服。
  因为对审美和时尚有着不凡的见解,恒子服装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在她看来,“时尚不是靠钱堆积,而是用头脑来创造。不用花很多的钱,就能享受到快乐,这才是真正的奢侈”。她的衣服都是自己设计和裁剪的,虽无华冠丽服,却优雅得体。100岁时,她还获得了日本“最佳着装奖”,创造了史上最年长获奖者的纪录。恒子以镜头见证社会巨变、时代发展。在她身上,你看不到老态龙钟,看不到暮气沉沉,尽管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说“我已老去”,但青春永驻的心态极大地延缓了岁月对她的侵扰。
  除了投身服装设计,52岁的时候,她又开始学习“鲜花造型设计”课程。因为年过半百,又是从陌生领域出发,她不得不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一年后,她撰写并出版了《鲜花造型设计教室》一书,甚至在该领域担任授课教师,还兼顾珠宝设计等业务长达十年。
  她对很多东西都充满强烈的好奇心,当热爱的闸门启动的那一刻,她的心灵便仿佛插上了轻盈的翅膀,自在起舞,翩翩飞翔。“就算有人问起我的年纪,我还是回答,我没有年纪!”她绝非自欺欺人地刻意忽略年龄的存在,只是当她浑然忘我地沉浸在她所热爱的一切事物中时,年龄的藩篱便形同虚设。
  1985年,恒子的第二任丈夫患癌去世,而她此时也已经71岁了。这是多少人颐养天年、安度余生的年纪,但在她看来,自己才不过正向中年迈进,甚至仍是青年。她希望重新找回曾经魂牵梦萦的东西。在一篇采访中,对于71岁回归摄影界,恒子表达了心声:“要学什么,要做什么工作,和年龄没关系吧?我71岁才重拾摄影工作,也没人质疑我的年纪嘛!我可不喜欢想着‘我都多大年纪了,再去行事。’”
  20年没碰过相机,当她重新拿起,亦如故友重逢,内心再次充满失而复得的欢喜。她花了6年时间,一个人走遍日本,采访了近100名日本明治女性,举办了“恒子的昭和年代”摄影展,呈现了众多难得一见的旧时场景和曾经灿若云锦的女性人物。她也因此获得大批媒体的关注,引起了全国性的轰动。
  第二任丈夫去世后,恒子一直独居,忙于采访、摄影及影展的她,觉得爱情已经离自己远去。但你永远不知道,惊喜会在什么时候降临。
  2000年,她86岁,在去法国南部旅行时,与法国雕刻家查尔斯不期而遇。两个同样爱笑的人,都对生活充满了无限热忱,相谈甚欢,一见如故。“爱情是一颗心遇到另一颗心,而不是一张脸遇到另一张脸。”恒子说。随后二人互通书信,开始交往。
  10年后,96岁的恒子在寄给查尔斯的圣诞贺卡中深情表白:“我爱你。”但造化弄人,查尔斯在次年1月不幸去世,那封恒子写给他的告白信,不知道他是否收到。只是,当她一次次提笔与他默契地交流时,当她一次次望穿秋水,等待他遥远的信件翩然而至时,她已从中获得了莫大的快乐。
  独居老人最怕什么?除了绵延不绝的孤独,还有猝然的病倒和意外的受伤。97岁的时候,恒子在自己家中摔倒,瞬间失去意识。因为没人在身边,她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面上,长达22个小时。幸运的是,恒子最终被救出。在被发现并送医后,她被诊断为大腿骨及左手手腕骨折。她寸步难行,但是,“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靠着这种“不能死,必须活”的信念,恒子积极努力地做康复治疗。医生都叹为观止:“第一次遇见97岁还那么认真复健的人。”
  在进行复健时,虽然她穿着易于活动的简便服装,但对美的追求从没停止过。在病房和治疗中心,她成了最引人注目的患者:涂着鲜亮的指甲油,搭着漂亮的披肩,一举一动,全无病人的颓靡。
  一直决定“不入住养老院”,甚至要重新改造自己家的恒子,由于骨折事件的发生,在众人的劝说下才终于入住养老院。她在养老院自己的房间里,装饰着最喜欢的凡·高的《向日葵》,表达她对生活一如既往的炽热之情。角落里摆放着红酒柜,她买来自己喜欢的红酒,精心排列好,兴致一来,便会浅酌至微醺。
  恒子提到过她拍摄的一位诗人斋藤史写的一首诗:“老亦老而风韵犹存,斯人已去,花开花落终有时,手留余香。”在她眼里,每天如玫瑰般尽情绽放,便不会变成枯木,而会变成同样美丽的干花。
  因为那次意外摔伤,住院期間,她还写了一本自传《好奇心旺盛的女孩,今年97岁》。书出版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乐观豁达的恒子成了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在持续写了30多年的日记中,她如此写道:“勿忘探究心,对事物抱有兴趣。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么就能一直保持元气满满哦。”她写的书,基本不会详细描述那些艰难、困苦、难以为继的日子。苦,自己尝就好了,她希望呈于世人面前的,是那一点点弥足珍贵的甜。
  她曾说:“我71岁工作,86岁恋爱,102岁获奖,没有工夫去死。如果你老是想着:我都这个年龄了,还能干这个事吗?那你的生命就完蛋了。年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重新开始的勇气。”如今,恒子依然在追逐梦想,誓要“拍到心跳停止的那一天”!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