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傲慢是颗苦果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2-17 09:53)

  翰林出身的俞学使在湖北的任期结束被朝廷调回京城了,巡抚胡林翼作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设宴为他饯行。虽然俞尚年少,职务、级别和资历亦与他远远无法相比,但送往迎来是官场约定俗成之礼,素有“中兴名臣”之誉的胡怎会失了这个礼数呢?为表示对俞的敬重,特让麾下名将鲍超作陪。鲍超之军,最为强悍,最有实力,绝对是胡手上的王牌,胡这样安排,也是给足鲍的面子。俞鲍两人都很高兴,一再对胡恭敬有加,只是俞自视清高,看不起胸无点墨的赳赳武夫,从头至尾没正眼看过一次鲍将军,更别提和他说上几句话了。
  骄横跋扈杀人如麻的霸蛮角色何曾受过这样的冷落,可是碍于胡林翼的颜面,不便发作,但是肺早就气炸了。席一散,他就立刻跨马出城,一肚子的火气再也压抑不住了,马鞭往地上一摔,便怒气冲冲地对左右随从们吼道:“大家都散去吧!这样的差事有什么干头?小小的一个词臣,竟然瞧不起我这个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这样的人都要升到朝廷上去了,我们这班人还为谁拼命?还为谁流血?值得吗?这年头,武官是真不值钱啊!”正当鲍超大发牢骚时,胡林翼骑马赶来了。
  席间的一切,洞若观火的胡林翼已了然于心,所以鲍超前脚出来,他后脚就尾随而来,他清楚知道,以鲍的脾气,绝对受不了这个轻慢,极可能会弄出乱子来。他正色对鲍说:“这个俞学使年轻不懂事,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明天我专门设宴,为你讨回公道,你为宾,他作陪,你看我怎么教训这个狂傲的小子。”鲍超一看主帅站在他这边说话,满腔怒火顿时消了大半,当即答应明日之宴请。
  第二天,仍然还是昨天那个样子,三个人,只是鲍、俞二人换了个位置。今天,胡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巡抚大人的威仪远深于俞的翰林资历,这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那是不打一点折扣的绝对权威。只见他板起脸来,正言昨日席上俞的失礼,引用圣贤书上的一段段教导训斥俞的不恭,小字辈的俞某知道自己的轻狂犯了大忌,连连起身作揖认错。
  胡林翼一看火候到了,便立即换了口气,他对两人说:“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梁山好汉哪个不是这样结成生死兄弟的?我们三个何妨学学古人,桃园三结义,不能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结为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吧!”鲍超是个武人,当即豪爽地表示赞成,而俞学使却犹豫地没有表态。胡林翼一看,知道俞的心结仍然没有解开,如果不能顺利拜成把子,他这番心血就白费了。于是不再征询俞的意见,厉声命令手下准备拜把子所用之物,然后三人各在红柬上写好自己的姓名、八字、籍贯以及祖宗三代,然后,互相交换,一个头磕在地上,他们就成了异姓的兄弟了。這时,胡林翼转过脸来对鲍超说:“现在,我们三个已经成为自家兄弟了,俞老弟日后即使有了什么过错,我们两人可当面教训,但不要心生芥蒂。”
  这一席,鲍超找回了面子,同时也感受到胡林翼的良苦用心和凛凛威严,遂连连称是,愉快地回了营。只是这个俞学使,输了个底朝天,颜面尽失不说,还把自己赔了进去,且不能有丝毫不悦的表示,只能哑巴吃黄连,苦在心里,谁让自己自取其辱来呢?一个堂堂的朝廷命官,将来出将入相都说不定,不想竟栽在一个武夫身上,估计他人还没到京城,这个受辱的新闻就已经满城风雨了。一路上,俞学使越想越窝囊,走到涿州时遂投井而死。
  一个本来三全其美的饯行宴,却成了憋气窝火的鸿门宴,最后又以谁都始料未及的方式画上句号,不能不令人感叹莫名。孔子这样说:“礼之于人,犹酒之有襞也。”一杯美酒,再加上好看的波纹,那不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吗?一个彬彬有礼的人,更容易得到别人的欣赏和认同,从而心甘情愿地变成你的“波纹”,助你成功,助你亨通。而傲慢恰恰就是礼貌的天敌,它以愚蠢开始,以惨败结束,这颗苦果,谁种下它,谁就要毫无选择地吞下它。
  (编辑  高倩)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742.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