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最后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1-04 08:50)

  我的故乡有一条小河叫石榴子河,它发源于我们村边的石榴子山。
  我父亲不是本地人,是逃荒过来的,到了石榴子村口都快死了,是石榴子村老刘家的人救了他。父亲醒来后,不知道他是从何处来,自己姓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姓是刘家人给的,取名叫刘三起,意为留住这逃荒来的人,让他站起来。后来,父亲参加了“边纵”的部队,他不怕死,很能打仗,几次战斗下来就当了官。父亲时常带着部队转战云南各地,有时间,有机会,他都会回石榴子村看看。
  云南解放了,我父亲在省府当了官,却回到石榴子村和我母亲结了婚。我母亲是土生土长的石榴子村人,有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还有兄弟姐妹和表兄表弟,而她最后一次离开石榴子村就再没有和她家的亲属有过任何联系了,就连她父母离世也没有回过石榴子村。她在离开石榴子村前,大骂石榴子村民是些忘恩负义的东西,骂村民忘记了刘三起要钱给石榴子村修桥修路,骂村民忘记了刘三起要钱修筑了石榴子河的好事。
  母亲说:“刘三起再不是人,但他是从石榴子村出去的,你们骂他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骂他是土匪!他是好人,应当有好报。”
  这是母亲一生都不能原谅石榴子村的事儿,也是母亲决然砍断亲情和乡愁的决心。
  提起石榴子山,说起石榴子河,讲起石榴子村,身边的人都说我在讲一段传说,说一段久远的故事。现实中再没有这离奇的事了。
  再次回到石榴子村,是前不久我到阿着力市出差,空闲之余我想到了石榴子村,就开着车,凭着过去的记忆找去。由于城市扩建,石榴子河被改道,消失了,只有远处的石榴子山还在,名字变成了钱塘山。几户人家零散地丢在高低不平的小山丘上,两三层的砖瓦房都围了院子,大门口安装了各式各样的大铁门。村子间的道路还是那么泥泞,杂草丛生、弯弯曲曲。这是城市改造中最后的村子。
  我到了一户住在臭水塘边的人家,见两位老人在自家门口的柴火堆上晾晒做酸腌菜的青菜,就上前问:“请问老人家,石榴子河还有多远?”
  那个老妇人惊讶地抬起头望着我,瞪了我几眼,又低下头去专心摆弄自己手上的青菜,不再理睬我。
  “小伙子你装什么洋,都站在河边上了还问我们石榴子河在什么地方。”还是一旁的那位老人没好气地告诉了我。
  放眼望去,臭水塘边有一些农户在塘子边上盖起了房子,空闲的地段上还立着几棵歪歪斜斜的大树,有的已经断倒在塘子里。还有的被挖成延伸到河里的蔬菜地。有的地方全被成堆的垃圾、烂家具和落叶杂草占据着。塘子里有水的地方,已经被疯长的水葫芦覆盖了,再也看不到清透的水面了。我惊讶地自问:“这就是石榴子河吗!为什么石榴子河会变了模样?”
  好在石榴子山下,太阳冲边的山包上,立着那座断墙倒壁的山神庙勾起了我的记忆。那是父亲看到石榴子村读书的娃娃读书跑得太远,向上级申请修建的学校。我沒有在那所学校读过书,也不知学校开了多长时间,又是何时何原因给停办了。如今这庙只剩几堵墙和无瓦无梁的主楼了。也因为这破庙在眼前的显现,使我认定了石榴子河的存在,我真的到了石榴子河边。
  记得,河的中间部分,有一个很大的水塘子,塘中还有两座小岛,岛上有树有草,鸟在上面都安了家。村民闲来无事时,总会到塘子边走走,在塘子边乘凉款白,有条件的还会划着小船到塘子里转上一圈儿。而今,那个迷人的塘子不见了,塘子边零散地建起些房子,不规则的菜地歪歪扭扭地向河里延伸,把河道给占据了。河道全长不到两里,就在河的下游口,房高的泥土已将河道填平,在上面盖了新农村。而石榴子河在一个高大的涵洞下完全消失了。现在的石榴子河,不知要流向何方,也不知道它会流向哪里。这就是最后的石榴子河。
  我看到菜地边有水在流动,就顺着山地向上寻找,我要寻找一池山泉。在一处山凹处,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跑上前去,看到一池不大的泉水池,泉水从五十厘米的高处坠落,落入池子。我伸出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池中泉水的清凉,静静地倾听泉水哗啦啦地歌唱。
  这时,我看到泉水池边不远处,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农在地里翻找鱼腥草。我忙走上前主动和他打招呼。
  “老人家,还在地里干活儿?”
  “我不干活儿,在家里闲着等死吗!?”老人没好气地回答。
  “老人家,你知道你们村子里的老刘头儿吗?”老人家的口气有些冲,我并没有和老人生气。
  “你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我们村上的刘三起?”
  “我见过他,也认识他。”我不愿说出他是我的父亲。
  “这么说来,你认识刘三起,那我们就有话说了。”老人听说我知道刘三起,丢了手中的锄头,坐在地上拿出旱烟杆,点上烟,吧嗒吧嗒地吸了两口说:“老刘头这狗东西是个人物,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是人太拧,太犟了。”
  “他怎么个拧法,怎么个犟法?”
  “他逃荒到我们村上不假,老刘家救了他的命也不假,但他为老刘家也做了不少事。”
  “他为老刘家做了些什么事?”
  “平时在老刘家干些苦活儿累活儿不说,就是那年大荒年,老地主王福财上刘家逼租,是他的拧劲儿和犟劲儿迫使王福财不敢收刘家的租,才救了刘家一家子的命。”
  “后来呢?”
  “后来刘家的姑娘看上了刘三起,刘家的人一个都不同意。”
  “为什么?”
  “刘三起连自己的家是什么地方和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娶?而且他太穷了!后来这狗日的有了出息,到了部队,还当了官。解放了他才回来成了亲。”
  “后来刘家人同意了吗?”
  “没有同意。都说刘三起没名没姓的不是回事儿,怕说出去外人笑话。”
  “后来他们怎么又结婚了呢?”
  “要说还是刘家的姑娘有骨气,不管家里同意不同意,自己给自己盖了间茅草房就和刘三起结了婚。婚礼还是我去张罗操办的。后来那刘家的姑娘给刘三起生了两个男娃娃。”
  “这个刘三起给你们村做了些什么事?”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994.html

上一篇:故乡的年 下一篇:老蒋的书报亭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