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清明时节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1-04 08:52)

  台湾的十六弟书仁,清明节要回老家上坟,我去郑州飞机场接他。
  十六弟是九叔父的儿子,长得一表人才,特别像二奶奶。机场出口,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九叔父去台湾前是国民党洛阳青年军206师的人,军中笔杆子,邱行湘将军特别喜欢他。那年他们青年军洛阳守城之战输给陈赓、谢富治,九叔父就跑到台湾去了。我和十六弟走在去南山坟地的路上。我有丰田小汽车,他不坐,以示虔诚吧。
  我和书仁弟边走边说话。
  “这是大坡上,这里有咱家的一亩三分地。看见那棵大柿树了吗?它是你爸亲手栽的。”
  “这是列礓岭,在这里青年军和小日本干过一仗,小日本吃亏了。那时,你爸是青年军连指导员。你大伯父,也就是我爹,说‘俺九弟腰里别着盒子炮可威风了’……”
  二爷爷二奶奶的坟在南山湾里。二爷爷和二奶奶都是苦命人。九叔才6个月,二爷爷就意外去世了。二爷爷下葬时,二奶奶抱着6个月的九叔也跳进了坟穴里。是我那当私塾先生的爷爷把她们娘俩拉上来的。“老二家的,我保证把勋侄儿拉扯大!”我爷爷做到了,九叔先读私塾,后上童子军,再后当青年军,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呢。
  到了湾里坟场,书仁弟跪在二爷爷二奶奶的坟前,点燃我母亲准备的香和纸钱,叩了三个头,然后,猛地扑在二爷爷二奶奶的坟头上,哭得浑身颤抖,一塌糊涂,嘴里还喃喃自语:“爷爷呀,奶奶呀,书仁给您二老上坟来了,书仁代表爸爸妈妈给您上坟来了。您二老受苦了,孙儿书仁不孝呀……”
  午饭后,我们坐在二爷爷二奶奶生前住过的屋里说话。我母亲和十婶拐杖捣着地气咻咻地说:“……但有一点俺老姐俩弄不懂,台湾和大陆通气了,周寨你表伯都回来看爹娘了。你爸爸咋不回来看看俺二婶二娘和俺俩呢?你爸读书的时候,特别喜欢吃俺们给他烙的千层油馍……”
  书仁弟把头低下,聆听二位长辈的教训……实然,书仁弟放声大哭:“大哥、大娘、十婶,你们冤枉我爸了。我爸何尝不想爷爷奶奶?不想大爷爷大奶奶和你们大家?只是他不敢回来。他说,他虽然没有亲手杀过共产党、解放军,但他们青年军、他们连队的兵杀过共产党、解放军的人。洛阳战役他们连队守洛阳东门的大石桥,他在碉堡里亲眼看到解放军的人倒在了他们的机枪子弹下!还有他们青年军战友互相传信:不能回大陆、不能叫大陸的亲人知道咱们还活着!反之,大陆的亲人就是历史反革命家属了,就会被无产阶级专政!
  “大哥、大娘、十婶,爸爸在的时候,每逢中秋节、清明节、春节,每逢爷爷奶奶,大爷爷大奶奶和三四五六七八十爷爷奶奶的生日,爸爸总是跪在客厅的长辈画像前哭泣磕头。那画像是爸爸的杰作,有祖爷爷祖奶奶,大爷爷大奶奶,直到十爷爷十奶奶。爸爸说唯有对我的亲爷爷他没印象,是照三爷爷的样子画的。我亲爷爷与三爷爷是双胞胎。
  “大哥、大娘、十婶,爸爸不幸在一九八八年病逝的。他没有等到两岸“三通”就死了。咽气前,他不会说话了,他用手指指北,又指指北,眼睛一眨一眨的。我知道他的意思,他要回伏牛山,要回家……”
  半月后,我接到回台湾的书仁弟来信:“大哥,我给您的工商行账号里打了三十万元人民币。你和当地政府说说,我想给咱们家族修一座陵园。把祖爷爷祖奶奶,我爷爷奶奶,及我爸爸妈妈,还有咱家所有的归天的爷爷辈、叔伯辈们迁到这里。我们活着的叔伯辈和我们这一辈,我们的儿子、孙子、重孙子,将来都来这里团聚……”
  就湾里那块山地吧,风水不错,又不占耕地……
  “大哥,明年清明节,我就把爸爸和妈妈的骨灰抱回去。你还去郑州机场接我……”
  责任编辑:黄艳秋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007.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