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记忆中的老乞丐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1-14 09:01)

  吴汶洁
  97年射手座一枚,开朗阳光的女生。喜欢看书、追剧、旅游,大学期间曾任学院学生会副主席、文学社骨干,发表随笔作品多篇。2020年9月考取山东烟台莱山区优秀毕业生岗位,现为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
  好多年过去了,但是老家那个乞丐的形象还清晰生动地存在于我儿时的记忆中。时间越久,经历过的人和事越多,这乞丐留下的形象就越清楚,尽管我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还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还住在青州老家乡下的一个小村子里。那个村子的边缘住着一个老乞丐,是个老头,头发胡子全是灰白的,蓬蓬松松、毛毛躁躁,像是秋天的芦苇。他的脸庞干瘦,但是一直泛着红色,那可不是健康的红光满面。说他是乞丐,但他并不是全都靠乞讨为生,他也会去村子里倒垃圾的地方找些能用的、能吃的东西维持自己的生计。他总是一手拄着一根粗树干,另一只手拖着自己的一条残腿缓慢行走。听村里的人说,他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惹到了什么人,被人打了一枪,从此就瘸了一条腿,而他的儿子也不赡养他。他经常在街道上颤颤巍巍地站着,对来往的村民乞讨,但是换来的仅仅是小半块馒头。
  像这样的乞丐,我多多少少是见过几个的,那时候年纪也小,所以起初并不是很在意。后来慢慢地,我开始注意他,说不出是为什么,就是那么突然,我小小的内心世界里产生了一些对他的同情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爷爷姥爷,从来没有感受过祖辈们对我的爱,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看到这个乞丐老人,在我内心好像能懵懵懂懂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那时候,我与这个乞丐老人总是在路上不期而遇,而每次只要见到他站在路边乞讨,我总是会立马跑回家,拿几块点心,用纸小心翼翼包好,然后跑回来塞到他的手里。当近距离接触、看到他如同粗树干一般黑黑皱皱的手,心里又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是可怜?是同情?是好奇?五味杂陈,搅和得我心里酸酸的。但是每次递给他之后收获最多的还是欣慰和心安理得,那时我经常想,或许这几块点心不能让他饱餐一顿,起码也能让他从这人世间感受到一丝温暖。
  后来我们从那个小村庄搬走了,我再也没见过那个老乞丐。城里车水马龙,路上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乞讨者,他们蜷缩着趴在地上,面前摆着一只破旧的小碗,扯开嗓子一声接一声地企求路人的怜悯,那企求声与街道上的嘈杂声混在一起,仿佛脚底的大地都在跟着颤动。可换来的是匆匆路过的行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两个钢镚儿,咣当砸在小碗里,然后神情漠然地迅速离开。
  我对路上的这些乞讨者的感情却不像对老家的乞丐老人一样复杂,但是每次在路上看到乞讨者,都会想起儿时的那个老乞丐。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讓我难以忘怀,可能在我的内心里,仍然有着炙热的火焰般的感情。
  儿时的自己并不懂那些人情世故、是是非非,也不懂这世态是否炎凉,但我所拥有的情感是稚嫩而淳朴的。儿时的情感世界纯净而湛蓝,我想我会珍惜这份单纯的情感,并永久地保持下去。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194.html

上一篇:水中的茉莉 下一篇:当我在文字中投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