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当我在文字中投宿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1-14 09:02)

  权蓉
  女,现居呼和浩特,擅长写短篇故事,文笔清丽秀美,构思别致,有数百篇文字见于各类报刊。
  日子么,就要自得其乐。像蚯蚓给自个儿截成九段,凑两桌打麻将的,还有一个端茶倒水的。
  001
  中学时的课间,偶尔在阳台上发呆,四周叫嚷的同学们很多,我像是一条在透气的鱼。
  突然四周安静下来,看到有人很谨慎地走过来,送给我一束花。我的脸好像在发烫,后来就听不清面前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见突然一阵大风,把教室里的窗帘吹起来,将那个还在说着什么的男孩子兜头包住。
  那束花我绑在回家路上的一棵树上,后来花瓣发黑,慢慢地,整束倒下去,贴着树干,空气中有种静寂的气味。
  002
  长大后我再想不起那个男生的脸,想不起他说的话,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他更像是我虚构小说时去想象的一个情节。
  只偶尔同学会,他们提起这个我中学时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进行调侃,又让我怀疑自己的怀疑。
  可能是在我晃神中,那个男生就完成了这一切,让我没能尽力去记住。
  不过我永不会忘记那个场景,窗帘像裙摆一样地展开,四周充满了开朗的笑声。
  003
  写东西时,我常在中学这个区间徜徉,见过许多情节和场景,搭出许多真假掺半的故事,可后来落笔,总要小心翼翼地绕过这部分。它不是素材的部分,自然,也不是爱的部分,它只是我珍惜却残缺了的部分。
  后来,我渐渐开始将诸多的小事投宿安置在我的文字中。区别于自省式的侦探、流水式的记录、或者刻意放大的观察,就是写下某时某地的痕迹和心境。
  我并无野心,要驱使它们排列组合去表达什么,只是我珍惜回忆的温柔罢了。
  004
  夜彻底来临之前,我们还在下山路上走着,夕阳就要完全落下,天边只剩最后一抹光。在光和云和山叠在一起、快消失的最后分界时,朋友指着问我:你能从里面看出几种颜色?
  突然就忘记了寒冷,忘记了赶路,对着它们做起了色彩的分辨。
  我尽力了,数出6种。朋友点头说:差不多。
  那是野马图森林冬夜的黄昏,路旁一只胖胖的喜鹊差点压塌了树梢。
  005
  雨点敲击大地,生机勃勃,同行的人飞快顺着台阶跑下去,接着大滴大滴的雨水说:我很久没有淋过雨了。路过的人纷纷侧目,好似这是在杀害美好。
  终于,成人不屑一顾的眼神迫得在屋檐下的我们也下场去一起疯。
  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但18岁的那场雨,我们在一起,最终还热烈而缤纷地奔向了彩虹。
  006
  小区门口有个被外婆抱着玩耍的小宝宝,很可爱的婴儿肥,会趔趔趄趄地走路,但还不大会说话。每天我路过,他都要跑过来冲我笑,有时还要跟着走上几步。
  这天我过的时候,又见他跑过来,不过这次没有笑,而是冲我指着他头上的一个乌青的大包,撇撇嘴,要哭的样子。对陌生人撒娇大概是这样可爱的小宝贝才有的专利。
  后来又遇到这个小孩,看到我路过,赶紧往回朝他妈妈跑去,躲在妈妈身后,然后偷眼往外瞄。他外婆说,这是你原来爱跟着的阿姨,他才羞涩地笑了笑。
  007
  自己还谈不上畏避人群,但能坐实“沉默内向”四个字。太羡慕那种耀眼的女孩子,喜孜孜,态度开朗,容易相处。
  后来这样的女孩子在文字中投宿太多次后,自己也就保藏住了那样的感觉。当我在人世间实质地和人交往时,这种感觉浮起来,洒在人群中,有一些落在了我的头上。
  许多事情,我们一起去,散场后,我用文字复述了它,可能这种复述升华了它,因为升华了它,最后记住了它。后来,很多这样的感觉从纸上弹起来落到我的生活中,最富丽堂皇的,就是爱。
  008
  同样,一开始我只是在文字中梳理写下来这些关于爱的文字,人物、地点、时间、事件,这些已经发生过的详细情节,通过回转检索,变成一枚枚闪光的星子。越检索我的爱,写得越多,这些爱就排成闪光的星河。
  想一想,那是因为:付诸笔端前,感受了爱;付诸笔端时,助长了爱;付诸笔端后,定格了爱。
  在记事本子的文字堆里躺着,光阴已过,偶尔顺手捋一串出来,却还能历历在目地遇上旧相识。不管走過多少地方,再遇到谁,有什么喜怒哀乐,已被检阅完毕的它们沉静四立,再不离去。
  009
  慢慢记得越多,合并情感同类项时,发现相通的部分越多,触类旁通得越多。后来,就走到之前难以置信的部分——它们带我从观照走到了构思。
  佩服那些开口就能说爱的人,而我,还只是个在笔端上写爱的人。但,已不会去纠结孰高孰低。因为若偶尔有人投宿到我投宿的文字旅店,这些关于爱的文字,也会温润他们的心灵。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