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猫与人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1-21 09:07)


  一晃喂流浪猫已有十多年。今年以前,小区里的流浪猫有天敌,那就是偷猫贼。偷猫贼通常凌晨开始工作,曾有人见到他们在铁笼里绑上一只扑腾着翅膀的麻雀,流浪猫看到后几乎没有不中招的,一进笼子,笼门就自动落了下来……
  据说这些被偷的猫大多运去了南方作为食材,近几年也有一部分成为了本地烧烤摊上的羊肉串。不仅我们这些小动物保护者,平日不喜欢猫狗的居民都对偷猫贼深恶痛绝。唯独邻居小马经常发表谬论,说偷猫贼固然缺德,但他们客观上维护了生态平衡。假如没有了他们,流浪猫的处境估计更糟。
  我知道小马说的并不十分错,流浪猫繁殖能力太强。一旦“猫口”失控,肯定会产生一系列蝴蝶效应。然而有些真话总让人听着不适,尤其小马这样的,往往给人刻薄、冷酷的印象,虽然他自我感觉“众人皆醉我独醒”。
  今年疫情突如其来,猖獗多年的偷猫贼突然销声匿迹了。大半年时间,小区里的流浪猫数量剧增,我们这些喂猫人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压力。下雨天有些流浪猫会进入楼道排便,以前属于个例,群众意见不大。随着“猫口”基数增加,大多数楼栋都出现了这种现象。几个月下来,我们这些昔日被公认的爱心人士,一下子沦为了许多人眼里的麻烦制造者。
  随着猫密度的增加,流浪猫世界上演了和人类文明史相似的故事。我所在的楼栋有三位喂猫人,因而周边成了流浪猫最优质的一块生存地。今年夏天,我们最喜欢的几只猫不见了。过了一阵子,发现它们搬到了一百多米外,对于它们相对贫瘠的一块区域。显然经历了一番争斗,它们作为失败者,让出了原有的领地。到了初秋,它们又失踪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已经被挤到了小区边缘。这些猫之所以竞争力弱,或许因为它们颜值高而且听话,我们有意无意给它们喂食最多,以至于它们与其他猫争夺领地时,缺少一股狠劲,最终文明猫抵不过野蛮猫,面临不断被动迁徙的命运。猫世界的这一切,让我们温故了古代欧洲史和中国古代史,蛮族从北向南不断推进,相对文明的族群一路南迁……
  流浪猫渐渐成患,有些居民提出以老鼠药应对,好在这只是个别人的想法。倒是颇有一些人主张驱赶,可是赶到哪里去呢?赶到隔壁小区?这想法聽起来就很猥琐。
  所幸小区里年青一代中爱护小动物者,他们成立了一个群,捐款给流浪猫做绝育。虽然相对于已经越来越庞大的流浪猫族群,捐款数量缺口很大,但总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猫患”。当然也有人很不认同这种做法,认为这样严重侵犯了“猫权”。问他们有什么好办法?他们却没有,他们只负责批评,不管别的。在网上,他们有个雅称“键盘侠”。
  (叶睿彤荐自《中国新闻周刊》)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