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补牙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2-04 10:56)

补牙

视野

刚换完新工作,突然开始犯牙疼。

我是南方人,来自无辣不欢的那几个省之一,在吃的方面,从来没那么多讲究,甜的、辣的、冰的、酸的,一概不忌口,吃得开心才是头等大事。但是这一次,牙齿疼得我有些坐立不安,那股疼劲儿,似乎因为与大脑分外靠近而显得愈发强烈。

我不敢贸然再找借口给自己开脱,于是乖乖地预约了公司附近的一个牙科医院。

坐在牙医椅上,我的脑海里止不住翻腾着小时候看牙时的恐惧。上初中的时候,我也烂过一颗牙,就在家附近的一间小牙室治疗,当时花了七八百块钱。

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呢?一来是我伸手找爸妈要钱的时候特别不好意思。我跟我妈说,我牙太疼了,我不要你帮我买学校的午休床位了,省下来的钱给我补牙行不行。我妈当时的表情有些难以琢磨,爸爸在外面打工也没寄多少钱回来,她手头一直比较紧,但最后还是给了我钱去治牙。

另一方面,我那颗牙不仅要补,还要镶牙冠,在补牙前还需要杀神经,做根管治疗,写下来这些词我就已经脑补出了无数个痛苦、呐喊、挣扎且难受的场景。我记得,当牙医为我做根管治疗杀神经时,他一直在我耳边念叨:“要是疼你就说哈。一般人疼着都会叫出来,我知道难受,但是叫出来咱们就要更长时间了,会疼更久,所以能忍就忍一下。”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要我叫出来还是忍回去,现在只记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感覺自己特别勇敢。

十年后再次看牙,不出意料还是要补牙,而且要补的牙齿的数量翻了几倍。私立齿科不管报销,但某颗牙疼得厉害,所以我选择就地把这颗牙治了,合着七七八八的项目一共花了三四千,可谓是今年最大的一笔支出。一想到我还有几颗牙要补,内心顿时五味杂陈。至于剩下的牙,我趁着周末去定点医院看了看,到了现场才知道,但凡涉及到做牙冠的情况,统统不能报销,我只好跟医生拿了联系方式,说要回家再考虑一下。

我走出医院大门,外面下着小雨,想着接下来还有大笔的花费,打了个颤。

我们这一代人,刚出校门不久,便知道了挣钱的辛苦。早上拥挤的地铁,勉强挪腾出来的能够支撑一本书的狭小空间,匆忙的午餐时刻,吃着前一晚精心准备但发挥失常的便当,深夜一直南下的网约车,承载着一颗疲倦但仍保持积极的心。

每省下来几笔不必要的开支就能支撑起几个小时的快乐,每延迟一个想要的心愿订单就能生出好几天的自足。但当身体出现问题,健康受到威胁,虽然钱包在颤抖,但心里还是知道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外面的雨更大了,我没带伞,只好选择了拼车回家。司机不久后来接我,车上还坐着一位大哥。我坐在车后面,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继续陷入沉思。无意间听到前排的大哥和司机的对话,大哥问司机一个月跑几天,生意如何。

司机师傅说自己的车,一周跑六天,但是周末累,单也不多,所以不想跑。大哥回答他:“那您至少还能在路上跑着,又不是租的车,还灵活。我跟您说,前几天不是7月18号吗?合计着我已经失业整整半年了,1月18号正式离职,这半年都颗粒无收。2020年,难啊,我前几天还牙疼,一去看医生,说我这咬合有问题。我想着,这半年我可真是咬着牙过来的呀。今年没啥别的期许了,好好活着,好好继续找工作,继续咬咬牙过。”

那一瞬间,我似乎被什么击中了,仿佛站在孤岛上看到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星球。情感像是无线信号,在广阔的空间里传输,然后遇上同频的其他信号,在我那刚才还深邃不见底的天空里绽放出明朗的光芒。

我拿出手机给刚才医生留给我的电话发了一条短信,预约了下次的治疗时间。■

(杨勋荐自《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397.html

上一篇:我的英语老师 下一篇:洗衣狂想曲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