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不喜欢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2-22 08:27)

不喜欢

成长

初中,我和她之间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只是两个名字被人生硬地拉扯到了一处。也不知道最早是谁在墙上画了一柄小伞,伞下是两个竖着写的名字,那是当时流行的“暗语”,意思就是“恋情”暴露了。之后大家如恍然大悟一般,从此有板有眼地将我们撮合成了一对儿,胡乱开起玩笑来TmYNIMXqFU+iy/tGa2PGdziPQf0XZUnJ1CInfVih6gE=

那姑娘长得漂亮,又是尖子生,我一个差生哪里敢高攀,于是总急急地辩解。谁和我开玩笑我就和谁“红脸”,平时,我凡事都故意要和她划清界限,一副避犹不及的样子。后来她终于恼了,不知道是为了那些闲言碎语,还是因为我每天指天赌咒硬是想脱了干系的蠢样子。

某天下午,一向文静柔软的她竟冲到我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质问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说个明白,这些乱七八糟的话烦死我了。”

“不喜欢。”我原来以为这样才是硬汉的姿态。没想到说完那三个字,我便懂了什么叫“追悔莫及”。她眼里似乎有泪光一闪,但在片刻间就变成了咬牙切齿的模样,狠狠地对我,也对众人说:“大家都听清楚了?以后不要再传我们的闲话了。”那天后,果然不再有同学传我们俩的闲话,而我也从此落下了心病,几年之后再想起她来还是心慌意乱,认定自己辜负了这姑娘,而且心里无从着落,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她。

后来我便托了关系到处找她,那时还没有手机,我托了家里有电话的另外一个女同学,希望她能帮我搞到同桌的联系方式,想也许写封信能说个明白。当时那女同学只是答应去问问,几天之后再给我回复。我忐忑不安地等了几天,一天晚上,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拿起听筒,传来的竟是她的声音,我一时语塞。她倒是很大方,说在那個女同学的家里。她和我随便聊了几句,突然就问我要不要第二天一起去游泳。电话那头,她平静地说:“你教我游泳吧。”电话这头,我激动得翻跟斗。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了,做了无数个俯卧撑,心里把要说的话排练了无数遍,直到可以轻松连贯地背出来,才出门去了约定的游泳池。但那天我等了整整一下午,她和女伴都没有出现。

我悻悻而归,强压着心里的失落,却不想打电话去询问。直到很晚,电话又响了,我那女同学笑着告诉我,其实她们去了游泳池,但远远看到我在焦急地、魂不守舍地等她们,便故意没有过去,是为了出一口气——那几年她心里一直憋着的一口气。就这样,她远远地看了我一下午,直到天黑才走。我听完这解释,心里倒是释然了。

少年时,觉得爱情必然要爱得死去活来,不承想死去又活过来的事儿少之又少。大部分的爱都是死了便永远地死了,活着的是造化,是要珍惜一生一世的吧。

(赵楠荐自《青年博览》)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