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疫情中的日本“爸爸活”女子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4-08 08:38)

疫情中的日本“爸爸活”女子

新冠疫情

在日本,年轻女性与年长男性约会,之后从男性那里获得金钱或奢侈品的傍富生活方式被称为“爸爸活”。以前,她们陪有钱男人吃饭两小时,就可得到数万日元的报酬。现在,受疫情影响,她们的收入已大不如前,而为了生存,她们甚至想要出卖肉体。

| 光靠陪吃饭不挣钱 |

“我是因生活费不够才去做‘爸爸活’的,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挣到钱。”住在东京都内的25岁保育员由美叹息道。年轻的由美略施淡妆,平时一直与幼儿园小朋友相处的她,笑起来也很优雅,怎么也不会让人将她与“爸爸活”联系在一起。

曾经只是以陪吃饭为主要活动的“爸爸活”,如今已经发展到了“成人关系”层面。一般来说,陪喝茶或吃饭每次为5000~10000日元,若是性服务则每次为1.2万~5万日元。但现在的“行情”正在逐渐变差。由美所在的幼儿园因疫情而暂时关闭,只发六成薪水,不足以维持正常生活,于是她想通过“爸爸活”来弥补开支。她说:“从那些‘爸爸活’女子的博客中知道了只是陪‘太爸爸’吃个饭就能赚到数十万日元的好事后,我也想试试。”这里提到的“太爸爸”指的是为女性负担高级公寓租金,每月还会给她很多钱的富有男子,二者类似于情人关系。

然而,现实并非由美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爸爸活”网站上,女性一般多于男性,所以被男性“选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爸爸活”应用平台上,由美只有一次被男性“选中”,赚了1万日元。现在由于不知道幼儿园何时才能恢复正常,拮据的生活让由美每天都在“爸爸活”应用平台上寻找着目标。

| 坠落谷底的“爸爸活”女子 |

M7ZJmI5EBtSlHb6CWrtZTg==东京都的餐馆、影院、KTV和健身房等商业设施,由于疫情都被迫停业,其中服务行业受到的影响更大。在2020年5月22日东京都颁布的逐渐开放的业务范围中,未包括小酒馆、夜总会、快餐店、酒吧和性风俗店等。许多此类行业中的女性目前都面临收入锐减、生活窘困,她们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目光投向来钱快的“爸爸活”服务上。

2019年,日本一家新闻网站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每10名20~30岁的女性中就有1人从事过“爸爸活”服务,从事该项服务的门槛已大大降低,这使得“爸爸活”市场的女性供过于求,竞争也愈发激烈。而且,以前“爸爸活”都是为富有男性服务,但如今也不乏工薪阶层,因此平均酬金也在下降。为了“更有效地赚钱”,一些“爸爸活”女子开始选择性服务。

22岁的沙加也从事“爸爸活”服务。她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白晳,留有一头黝黑的长发。看得出,她很受男性欢迎。刚步入社会时,沙加想去东京学做糕点,但在学习期间,她却迷上了陪酒女郎的工作,还欠下了一大笔债。最终,她没能成为糕点师,而是去了一家夜总会上班。由于疫情影响,夜总会停业了,沙加没有了收入,生活困难,所欠债务也无力偿还。想要多挣钱的她,最后选择了做“爸爸活”中的性服务。沙加说,做这样的工作是出于无奈,况且每次4万日元左右的收入对她来说很有吸引力。在疫情期间,她因此挣了近40万日元。但在还清债务和奖学金贷款,以及支付房租和生活费后,沙加已经没剩下多少钱了,生活依旧过得很拮据。她还是得住在租金便宜的屋子里,每天自己做饭,省吃俭用。

新冠疫情前的“爸爸活”女子还只是以约会和吃饭的交往方式,来获得男性的经济援助。

实际上,“爸爸活”女子给人的印象一般是她们用男性支付的报酬购买奢侈品,过着“有钱人”般的生活。但现在状况正相反,不仅要省吃俭用,还要出卖身体,这是在以一种不稳定且难有前途的方式挣钱活命。不仅如此,一些女子还可能会遇到无赖男性,他们将其带到隐密处,行事之后就溜之大吉,这让她们既失身又得不到一分钱的报酬。由于大多数女子都是通过社交网站结识男子的,而男子在网站上完全可以用假信息注册,因此她们即使受骗也无从查找,只能忍气吞声。年轻的“爸爸活”女子们明知道有被骗的风险,但还是不想拒绝这份工作,她们觉得如果不做这行,自己明天的钱就不知从哪儿来,难以生存下去。

| 为了生存,何惧疫情 |

东京都虽然准备解除停业限制,但无奈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对于多数民众来说,疫情期间宅在家里才是安全的。但如果政府再次要求商业设施全面停业,很多女员工将因此失业。对于“爸爸活”女子来说,似乎只能通过不安全的约会或出卖肉体来获得报酬和稳定的生活。

东京都某著名私立大学的一名21岁女大学生说,自己现在正与两名四五十岁、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男性交往,工作内容基本上是在六本木和麻布等地陪他们用餐约两小时,通常吃饭会花费数万日元,有时高达十几萬日元。约会后,男性一般会给她买奢侈品或付几万日元的现金。但这位女大学生说,从事性服务的“爸爸活”女子当然可以挣到更多的钱。

在日本,为了生活,许多20多岁的年轻女子不想再依靠父母和朋友的接济。但她们冒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出卖自己,希望通过“爸爸活”来“轻松”挣钱,实在有些愚蠢。况且,她们是否想过,随着年岁增长,自己的身价会在“爸爸活”市场逐渐归零,到那时,她们又将何去何从?

[编译自日本《现代商业》]

编辑:侯寅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5193.html

上一篇:新冠PTSD 下一篇:情报革命来袭!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