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情报革命来袭!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4-08 08:38)

情报革命来袭!

今日世界

从古至今,人们总免不了相互监视。为了明确他人的意图和行为,人们借助工具进行监听监视,但工具无论如何演化,都没能替代人力。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将改变这一切。在未来的情报工作中,机器能够相互监控,以探知对方的行为或计划。情报工作仍以窃取和保护机密为主,但搜集、分析和传递情报的方式将发生根本性变革。

一些军事未来学家将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引领的装备革新视为一次“军事革命”。同样,得益于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情报革命”也正在上演。机器不再是搜集和分析信息的简单工具,而将演化为情报的使用者和决策者,甚至成为敌方打击的目标。尽管机器的终极目标仍离不开人类的政治、社会、经济和军事关系,但就速度、规模和复杂性而言,机器驱动的情报工作将比人力驱动的运行得更好。简言之,情报革命的趋势已在全球显现。情报界须为人工智能主导的未来作好准备,否则就可能失去竞争优势。

|“新情报时代”|

变化不是横空出现的。情报革命的起源可追溯至上世纪,无线电通信和计算机等新技术令间谍手段愈加精妙缜密。过去,情报人员要借助眼睛去监视,耳朵去监听,理性思维去分析和预测。现在,他们仍旧是情报工作的主体,但强大的传感技术和计算工具让他们如虎添翼。

过去20年来,情报机构可获取的有效数据呈指数增长。多层次和商1fe1f40bb4f31518cbee86dd3b6a5f1c业化的传感器使用范围极广,从网络机器人到无人机再到小型卫星都可见它们的身影,由此产生的信息远超人类的认知范围。2017年,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预测,五年之内,他们分析师需要解析的数据會增加100万倍。如此多的数据以如此快的速度涌现致使情报竞争愈演愈烈,这反过来又让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愈发拥有用武之地。哪个国家能快速处理庞大的复杂数据,哪个国家就拥有别国无法企及的竞争优势。

目前,美军已有1.1万多个无人驾驶航空系统,和为数更多的水下、太空和陆地无人系统。除此之外,美国的网络安全部门还要应对全球数百万的网络机器人和数十亿充当传感器的物联网设备。没有人工智能的支撑,自主系统无法运行,这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自主系统将成为智能工具的主要消费者。

当机器被用来相互监控和欺骗时,自主系统带来的革命就更具颠覆性。未来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人工智能系统能够针对具体问题展开分析,比如对方是否准备发动战争。这时,对方的智能系统可能会有意地向我方系统输入数据,以达到干扰我方分析的目的。更进一步,我方可能会意识到对方的诡计,但依旧假装毫无察觉,从而达到反向欺骗的目的。这种反向欺骗素来都是情报工作的内容之一,只不过这种情形以后将出现在全自主系统中。在这样封闭的信息循环中,间谍与e293e0d7c9030f21c6fdb5976072e22d反间谍可以在无人类干扰的情况下发生。

为了弄清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的重要性,我们不妨从金融世界寻找答案。高速的量化交易系统依赖一系列算法,这些算法能够敏锐地感知全球股市的变化,借助大量数据作出分析和预判,并能在微秒间自动完成交易。人类大脑在任何领域都无法以这种速度和规模运行。为了跟上竞争步伐,即便是最守旧的投资公司也会越来越依赖量化交易系统。同样地,为了在情报领域不落人后,情报机构也会更加仰赖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

| 情报界迭代升级 |

鉴于机器日渐成为情报的主要搜集者、分析者、消费者和目标对象,情报界也要适时地迭代升级。不仅要对人工智能和自主技术进行大规模投资,还应重新认识能够同时处理大量数据并引导数据结果直达机器的操作系统。网络产生各种形式的电磁信号和数据,而当我们周围的事物都通过网络连接起来时,信号情报尤其应该朝着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地理空间情报也是如此。随着卫星和传感器的蓬勃发展,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很快就能从上空随时可见。

在目前的美国情报界,情报部门依据职能进行划分,因而不同类型的情报信息如信号情报和地理空间情报,由不同部门来搜集和分析。情报革命或许能让情报界重新审视这种划分是否合理。电磁信息就是电磁信息,不论它产自卫星还是物联网设备。当人类不再关注原始数据,而人工智能又能快速识别不同数据时,区分数据来源将变得不再那么重要。民用和军用情报的界限也将发生类似瓦解,民用基础设施如电信通讯设施,对军事目标的价值会同军用通讯系统一样高。因此,情报部门的职能划分极大可能会阻碍而非助力情报工作。

培训中的美国国民警卫队士兵

情报工作或许还需要新的组织来维持。如果说人曾是划分情报部门的依据之一,那么现在则由机器来主导——如软件系统、传感器和无人机。情报工作越来越依赖这些机器,这意味着受监控的不应仅仅是机器本身,还有它们背后的设计者、开发者和供应链。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自主技术、风险投资和供应链会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美国政府应发展新的组织来专门研究上述领域,至少要扩大现有的经济和科技情报部门,就像9·11事件后扩大反恐部门一样。

拥抱变革的同时,美国还应想方设法降低对手的变革能力,尤其要减缓或阻止对方发展机器驱动情报的能力。这需要秘密行动,而机器可以完成部分任务。比如,美国可以将虚假数据输入至对方的学习系统中,迷惑或干扰对方的智能系统。

不过,当美国将目标瞄准对手国家的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时,对方也会以同样的办法对付美国。所以,美国必须建立新的防御系统,迎接新形式的反间谍手段。为了追赶对手,反间谍官员不仅要延续过去的迷惑手段,还要具备比以往更多的经济和科技方面的专业技能。总之,情报革命将在各个层面催生变化,研究机构、人员培训、技术革新和反间谍无一例外。

| 情报人员与革命同行 |

情报搜集和分析可能不再独属于人类,或者说不再由人类主导,但情报工作的最终目标仍旧是理解人类主导的政府、社会和军队。人类还能给情报工作带来机器无法比拟的创造性、同理心、理解力和战略性思考。因而,部门主管、案件负责人和分析师们在未来依旧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尽管他们的工作性质可能发生变化。

情报革命正在演进,拒绝改变将给一国政府带来巨大灾难,二战前美国海军拒绝用航空母舰取代战列舰就是典型。当时,美国海军缺乏先进的空中力量,日本人借此发动了对珍珠港的毁灭性打击。人是情报工作的主角,但他们可能有时无法理解或接受势不可挡的情报革命。情报机构应打破文化障碍,在加大科研投入的同时,确保情报人员适应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带来的新变化。

[编译自美国《外交》]

编辑:要媛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5194.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