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白人至上主义交友网站异闻录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4-08 08:38)

白人至上主义交友网站异闻录

今日世界

乍看之下,“白人约会”网站十分普通,主页和一般的交友平台没什么不同。网站上写着:“我们知道我们来自何方、属于哪里,希望和志趣相投的伴侣分享这种感觉。”一个粉紫色爱心图像旁的“针对欧洲单身人士”几个字却暗示了这个网站的真实目标:让试图借助爱情和生殖来维护白人地位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找到彼此。

网站首页用高雅白人夫妇的照片装饰,隐蔽地传达着一种过时而僵化的两性观念:“我们遵循传统的男女角色定位:强壮的男人发号施令,优雅的女人遵规守矩。”作为一个拥有推特账号、热衷于言语交流的反种族主义者和犹太裔女权主义者,我见识过白人至上主义者偏激而愤怒的言辞。

我进入“白人约会”网站。该页面创建于2017年,联合创始人丽芙·海德称自己来自德国北部,现住在巴黎。2019年,她出版了种族主义书作《美国复兴》,鼓励觉醒的美国人用动物饲养员看待动物的方式看待人类。

“白人约会”网站极度缺乏女性用户。为吸引更多女人,网站发出呼吁:“男人是先锋,这也反映在本网站的男女比例上。所以绅士们,不要害羞,邀请你身边那些拥有传統美德的白人女性注册吧!”网站鼓励用户打印出小传单,上书:“你看上去是我们中的一员,来加入‘白人约会’网站吧!我们的生存和西伯利亚虎的生存同样重要。”网站甚至还就如何向女性展示广告给出了建议,上书:“在展示小传单之前,先微笑着打声招呼,让女士们阅读和记住内容,然后把它收回来。”该网站的目标用户是渴望对女性敞开心扉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在这里,他们遇见梦想中白人女性的机会有多高?

为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阿什琳应运而生。她是我凭空想象出来的,完美符合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全部期望,名字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像白人的名字。至于她的形象——我找到了一个社交媒体账号,它属于一名欧洲狩猎爱好者,身穿迷彩服,肩头扛着一把长枪,一头金色长发,带着少女般的微笑。照片上的背景是森林和麦田,没有什么特色,因此也很难定位。我小心地裁剪了照片,确保它们不会被人在谷歌上搜索出来。然后我需要做的,就是等着小鱼上钩了。有数千个男人活跃在这个网站上,其中几十个给阿什琳发了信息。一个名叫“基因救世主”的男人承认他有点超重,但正在努力减肥。他写信给阿什琳:“我给你最好的祝福,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白人丈夫,和他一起生孩子。你最喜欢哪种枪?”

这些男人来自全国各地,其地理分布的多样性让“白人至上主义者仅限于共和党控制州”的谣言不攻自破,纽约和加州等民主党控制地区的男人更觉得自己是反主流文化的勇士,心怀怨恨的程度更高。

在“白人约会”网站上,大部分头像都是白人男子:有胡子的、没胡子的,瘦弱的、有肌肉的,绿眼睛的、棕眼睛的、蓝眼睛的……这些热爱白种女人的男人在仓库、农场、军事基地或建筑工地工作,还有很多是软件开发师。他们职业的多样性同样也说明,“极端分子都失业、无能或啃老”的论断是不对的。

很多人提到,是一些YouTube名人让他们加入了白人至上主义者运动,还有些人提到了离异或2016年大选。“几乎在所有事情上,我们都被骗了:从我们的出身,到今天谁在为我们而战。”北卡罗来纳人约翰写道,“无需说,我坠入深渊的速度飞快。”

一个男人写信告诉我:“我不介意被称为‘种族主义者’,因为它只是一些假先知编造出来的词语。我觉得非裔很讨厌,所以不想待在他们旁边。如果这就是种族主义者,那我确实是。”

在写给我的信中,我的追求者们提到他们的猫、他们对Xbox游戏的热爱和油价,还写了很多与枪有关的内容。引人注目的是,他们不仅渴望保持白人的纯净度,还期望女人能够包容他们。

“我只吃牛肉、鸡蛋和菠萝。但在约会日,我会扩展食物种类,以免显得‘很怪’。”一个名叫卡拉马佐夫的追求者说。“我喜欢在家看80年代的老电影,喜欢在酒吧社交,但这主要是因为我没有家庭。”一个名叫马尔提的追求者写道,“说出‘犹太佬’这个词时,你就变成了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那就是我,曾公开谴责“犹太佬”这个蔑称的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我发现的真相是:再差劲的人也还是人,他们的人性不容忽视,但这无法赦免他们的罪过。

最后,我叫他们写封情书。由于他们自认为是浪漫派,高贵欧洲遗产的继承人,我想这会是了解他们思想的一个好渠道。我问了他们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可以写一封情书给你未来的白人妻子,它会是什么内容?结果,信中文字的风格就如同尼古拉斯·斯帕克斯(编注:美国作家,有“纯爱小说教父”之称)的纯爱小说混合《我的奋斗》(编注:希特勒自传)。比如下面这封。

亲爱的阿什琳:

我很高兴收到你的回信和你发的照片,真的很漂亮。我想告诉你,你的长相我非常喜欢。我很高兴看到田野、树木、山丘和满眼绿色,这让我想到了我在艾奥瓦州的住处。

我得好好想一想你的问题。我想,婚姻的模样有点难以想象,那感觉应该是无与伦比的。你期待结婚吗?我想,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如果能和一个伟大的女人一起生活,每天都看到她,我觉得会是很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和一个种族现实主义者结婚,因为我想让妻子教会我们的孩子远离黑人,长大后和白人结婚,因为那才是我们延续生命的方式。她还会告诉孩子,我们这些人将来某一天会建起一个种族主义国家。

看到你发给我的照片时,我就对自己说,我想走向你,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把你抱离地面,不停地转圈圈。我想看着你的眼睛、你的脸,想象着在那片田野中吻你。也许我们可以外出散步,聊聊人生,加深对彼此的了解。我想那会非常美好。

写给全世界育龄白人女性的情书,当然还有更多。这些信告诉我们,这些男人关于繁殖、生育率和种族延续的幻想是如何具体实现的,那就是,借助白人女性的子宫。他们浪漫的溢美之词与他们对种族隔离和清洗的渴望密不可分。他们想要一个顺从的伴侣,希望妻子能教导他们的孩子远离马克思主义者、犹太人和黑人(编注:原文如此)。他们将女性视为纯粹的生殖机器,他们的爱和他们对现代女性的恨紧密相连。

“白人约会”网站主页上的图

[编译自美国《国家》]

编辑:周丹丹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5196.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