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春天的春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02 09:29)

  使人成熟的是经历,而不是悠悠时光
  春天到了,各种花抢着开放,好像和叶老师比美。叶老师穿着蓝蓝的毛线衣,蓝得像大海。爷爷说海很大很蓝很美。我没见过大海,但一定和叶老师一样美。
  叶老师的课好听又好玩,同学们总是争着举手发言。小胖每次都把手举得竹子一样,有一次,他急得站到了凳子上。但叶老师没叫他,叫了我。我喜欢静静地坐在座位上,聽老师说,听同学说。可那次,不知怎么的,我的手不知不觉贴着耳朵举了起来。叶老师夸我勇敢,她让全班给我鼓掌。我的脸热乎乎的,比早上吃的番薯还要热。
  那天,叶老师让我放学后等一下她,她要到我家去,向我的家长夸夸我。放学铃声一响,我就从后门蹿了出去,兔子一样逃回了家。
  晚饭还是番薯,爷爷说番薯营养好,还有我炒的青菜心。这时节,青菜都开花了,菜心变粗变长,削去外皮可以做菜。爷爷牙口不好,我把菜心炒得软软的。我一声不响地吃完,写起作业来。
  叶老师找上门的时候,爷爷正拿着他的放大镜在检查我的作业,边上是吃剩的番薯。爷爷的样子很滑稽,他把放大镜放在本子上缓缓移动,像警察在分析案情。叶老师看着看着,就悄悄别过身去。
  叶老师蹲下身子,对爷爷说:“爷爷,您辛苦了。”
  我瞅了个空,溜出了家。起风了,我的眼睛有点疼。
  爸爸妈妈带着弟弟在另一个城市生活。爸爸说:“丫头片子赔钱货,读书读书,越读越输。”妈妈说:“过年一定回来。”这样的话,我听了很多年。
  阳光亮起来,小溪、山林,以及家门口的草垛,全部暖起来了。
  可爷爷的腰越来越弯了。他背起锄头去田野的时候,锄头好像要敲上他的脚跟。爷爷却说,他好着呢。
  站在草垛边,我把头昂得高高的,像一尊迫击炮。每一朵黑黑的云,都有沉沉的故事。我真想把它们一一打成碎片。
  叶老师是城里人,她一定被吓坏了。
  后来,我看见叶老师就想躲。叶老师却追上我,说:“你是个有爱的孩子。老师为你骄傲。”叶老师还在班上这样说。
  小胖觉得叶老师偏心。那天,我俩在学校后面的小溪边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小胖突然推了我一把,我上身贴上了溪水,外衣的胸口湿了一片,还挂上了绿色的马藻。我没有哭,叶老师却哭了,她一定是吓坏了。其实,溪水那么浅,就是整个人滑下去也淹不死。不过,会冷。
  叶老师把我带到她的房间,拿出那件漂亮的毛衣,说:“老师个子小,你个子大,刚好能穿。这件毛衣送给你。”我一动不动。以前,我经常盯着叶老师的毛衣看。现在,我不敢看它一眼。叶老师三下五除二脱掉我的外衣,把毛衣给我套上。我的眼泪,一颗一颗地跑了出来。
  后来,叶老师的桌上,经常会插着野花,狗娃花、婆婆纳、黄狗头、紫金草等,它们帮我把春天漂亮在叶老师面前。阳光从窗外爬进办公室,坐在花尖上跳舞,也亲着叶老师好看的脸。叶老师的眼角眉梢都刷上了一层糖,甜甜的。
  只是,我的心有一点苦。小胖说,叶老师的毛衣是她男朋友送的生日礼物。我开始在家里翻来翻去,角角落落箱箱柜柜,一处都不放过。我要把最美的东西送给叶老师。我终于找到了一件艺术品,上面雕刻着花和鸟,凹凹凸凸,有着立体的美。我把它放在叶老师的桌上。下面压了一张纸,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