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孤独而动荡的大地上,生生不息的山民在歌唱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02 09:32)

从老城区向东走一段上坡,能够到达一个可以俯视全城的观景台(Mirador de laRecoleta),里面有贩卖传统工艺品的地摊。

  2019年10月25日,在安第斯经济最发达的智利,为抗议圣地亚哥地铁提升票价,有超过100万人走上智利街头,要求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辞职。此次示威中共有19人死亡,近2500人受伤,2840人被捕。而几乎在同时,玻利维亚爆发了抗议总统莫拉莱斯选举舞弊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导致莫拉莱斯于11月10日辞职。安第斯延绵不绝的动荡背后,是自500年前殖民时期便遗留下来的社会不平等、贫富不均问题,来之不易的经济发展硕果都进了富人们的腰包,安第斯的原住民被长期忽视。要解决安第斯的困境,就要正视安第斯的原住民,回到安第斯文明的起点。安第斯的原生文明,和安第斯山一样丰饶。她非但不是安第斯发展的阻碍,反而蕴含着繁荣的希望之源。

苏克雷,四名之城


  如果说库斯科是西班牙南美殖民史的开端,那么苏克雷则是它的终点。在苏克雷,卸下历史的重担、杀伐的纠葛,你只需要好好欣赏她红瓦白墙、蓝天白云的美。
  当然,苏克雷也绝非没有历史。她被称为“四名之城”,前前后后就有过四个名字——查卡斯(Charcas)得名于西班牙征服前的原住民称呼;拉普拉塔(La Plata)得名于西班牙征服后;丘基萨卡(Chuquisaca)得名于独立运动时;今天的名字(Sucre)则得名于19世纪的南美独立领袖苏克雷,同时也是玻利维亚的第二任总统。苏克雷是南美解放者玻利瓦尔的亲密战友,玻利瓦尔又是玻利维亚国名的由来,也是该国的第一任总统。1809年,玻利维亚独立运动从这里开始,成为整个南美独立运动的第一声。但玻利维亚直到1825年才彻底独立,反而成为整个西班牙南美殖民地最后独立的国家。苏克雷曾长期作为玻利维亚的首都,直到1898年政府移至拉巴斯,但仍保留了宪法和司法首都的地位。
  玻利维亚独立后的近代史,则是一部屈辱史。独立3年之后,苏克雷就在叛乱中辞职并离开了玻利维亚。其后在1879-1883年的“硝石战争”中,玻利维亚和秘鲁的联军败给了智利,失去了出海口,成为了内陆国,外贸处处受制于他国,国运就此衰败。更为雪上加霜的是,1932-1936年的查科战争中,玻利维亚再次败给了巴拉圭,丧失了东南部查科平原的大量土地。战败和发展受阻,互为因果,使得该国成为整个安第斯最贫穷的国家。玻利维亚从独立后便逐渐被边缘化,淡出南美政治力量角逐的舞台。和其它安第斯名城相比,苏克雷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故事了。她的容颜,仿佛永远定格在了殖民时期的荣光中。
  乘飞机从圣塔克鲁兹到达苏克雷机场后,要花40多分钟车程才能到达30公里外的老城区。到达老城区的旅馆时,按了半天门铃,老板才睡眼惺忪地穿着睡衣来应门。跟他一聊才发现,我竟然是整个旅馆今天晚上唯一的客人。他哭丧着脸说,由于最近玻利维亚各大城市都在爆发赶总统莫拉莱斯下台的游行,骚乱已经让游客都不敢来了,搞得他们现在生意惨淡异常。老板还打趣问我,现在跑来不怕出事么?我说死在安第斯,也算是可以瞑目了。
  为了一睹苏克雷最有名的建筑——圣费利佩纳利修道院的芳容,我特意将旅馆定在了离它仅一个街区之隔的地方。走到门前,却吃了闭门羹。想到正值2019年圣诞,可能会关门歇业,心里便拔凉拔凉的。修道院的隔壁是苏克雷的标志性建筑蘇克雷大教堂。见那里门还开着,便赶紧溜了进去。找售票的阿姨问了一下,原来修道院要下午2:30才开门。
  苏克雷老城不大,纵横不过六七条街。广场北面的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的钟楼,是拉开1809年5月25日独立运动序幕的地方。广场西侧一个街区外是美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圣弗朗西斯·哈维尔大学的旧校区。耶稣会于1623年创立了该大学,旧校区的广场,也是苏克雷的标志,出现在了100玻利维亚元的背面。高原的天气阴晴不定,我前后3次造访这里,才终于拍到了阳光照耀下的钟楼。
  逛完老城区,准备往山坡上走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原住民队伍在街上游行。本来以为又碰到了抗议骚乱,直呼大事不妙。仔细一看,原来是当地手工艺人的圣诞节游行。他们高举彩旗,拖着玻利维亚国旗前行,我也跟着走了一阵。男人们都披着红色的坎肩,女人们穿长袍,都戴着小圆帽,看着我的镜头,露出了欢欣的微笑。

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的钟楼,敲响了玻利维亚和南美独立运动的第一声。

玻利维亚前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于2019年11月10日辞职,12日他的支持者试图进入拉巴斯国会地区抗议,被警察阻止。

  2:30准时回到圣费利佩纳利修道院,按门铃,终于有人来应门了。在南美,很多地方的教堂和博物馆都需要按门铃等里面的人来开门。如果看到大门紧闭,可不要一走了之,白白错过参观的机会。修道院建于18世纪末,内饰比较普通,其真正吸引人的,是屋顶的各种小饰柱。它们形态各异,错落有致,一例涂成白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不愧苏克雷“白城”的称呼。饰柱们流线型的外观,充满了动感,倒让人觉得和巴塞罗那高迪米拉之家的屋顶有几分相似。修道院的屋顶视野十分开阔,可以远眺整个苏克雷城。远处教堂高耸的钟楼、修道院的钟楼,和光怪陆离的饰柱交相辉映,一步一景,移步换景,仿佛是专门为拍照而生的取景圣地。我成为当天进入修道院的第一位访客,得以独享修道院的屋顶,拍个痛快。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570.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