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叶子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7-26 08:24)

叶子

笔生花

蒋勋的文字很优美,这种优美不虚幻、不造作,这种优美里常常藏着他的思考和情感,有哲理的,有人文的,丝丝入扣、沁人肺腑。像这篇散文《叶子》,作者从几日阴雨里掉下的叶子中捡起一片放在手里,然后细细端详,一一发现叶子的种种美。文章末了,笔锋一转写道:“打开素描本,空白的纸上拓印着这一片叶子浅浅湿渍的痕迹,像一片不容易觉察的泪痕。”这是作者对大自然创造的美由盛而衰所唱的一首心灵的挽歌,读来不禁让人心生惋惜之情。

时序还是盛夏,或许因为几日阴雨,已有不少树叶变黄坠落,公园地上新添了一片金黄。不像深秋落叶那么繁密,有时疏疏落落几片,衬映在沙地上,特别显出叶子形状的完美。我从地上捡起一片叶子,想要收存在用来素描记事的空白笔记本里。叶子呈椭圆形,放在手掌上,刚好是掌心的大小。

树上的叶子长在高处,在阳光和风里翻飞闪耀,色彩的层次和光的绚丽,使人不容易发现单一一片叶子形状的完美。地上的落叶变成淡淡的金黄,有一点透明,托在掌心,可以清楚观察叶脉纤细而复杂的纹理组织,一片小小的叶子,竟也如此巧夺天工。

椭圆形的叶子,边缘有不明显的细细锯齿。所有的锯齿朝向同一个方向,从叶蒂上端一直延伸到形状线条优美的叶尖,好像是最好的裁缝师傅的手工剪裁。

我问了公园里休憩的当地居民,他们说是菩提叶。但是和我看到的菩提叶不一样,家乡的菩提叶要大得多,形状更接近心形,上阔下窄,叶尖也要比这边的菩提叶长三四倍。

我喜欢菩提叶,或许与传说里佛的故事有关。曾经去过印度菩提伽耶那棵大树下静坐,冥想一个修行者曾经听到过的树叶间细细的风声。或者,树叶静静掉落,触碰大地,一如那心中兴起的震动。冥想尽管冥想,这片叶子其实可以与故事无关的。

一个学植物的朋友常常给我比较科学的回答,他说:叶蒂纤细却非dMk2+jzLPX3vAeym+/+Vcw==常牢固,因为要支撑整片叶子的重量。他又说:许多叶子的边缘有锯齿是来源于防卫的动机。

我起初有些惊讶,我对一片叶子形状优美的赞叹,我想用文字去歌咏的一片叶子,我想用色形、线条、质感去表现和记录的一片叶子,在一个学植物的朋友研究的领域里却有不同角度的观察。

家乡的菩提叶使人觉得那是可以感受细致心事的人类心脏的瓣膜。关于细长的叶尖,我的学植物的朋友仍有不同的解释:许多植物的叶尖是用来排水的。他补充说:尤其在热带,突如其来的暴雨大量积存在叶片上,叶片会受伤腐烂败坏;久而久之,植物的叶子演化出了迅速排除水分的功能,形状其实是功能长期演化的结果。

所以,我珍惜的叶蒂的坚定,我珍惜的叶脉如人体血管一样细密地分布,我珍惜的叶缘像蕾丝编织一样的锯齿细纹,我珍惜如同一颗心一样饱满、而又如此优美、可以托在掌中的形狀,我珍惜的细如鸟羽的叶尖……都只是一片叶子在漫长岁月中为了生存的种种艰难的痕迹吗?

要多久才能演化成这样的形状?我好奇地问。他耸耸肩回答说:上亿年吧。

他的回答使我陷入沉默。美是不是生命艰难生存下来最后的记忆?美是不是一种辛酸的自我完成?所以美使我狂喜,也使我忧伤。

打开素描本,空白的纸上拓印着这一片叶子浅浅湿渍的痕迹,像一片不容易觉察的泪痕。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6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