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湘西王”陈渠珍的绝地饮食体验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7-16 09:15)

  近代以来,中国军阀辈出,而喜欢吃湘菜的却并不多。陈渠珍便是其中较为特殊的一位。
  生于湖南湘西凤凰的陈渠珍(1882-1952)是闻名遐迩的湘西王,他早岁奔赴西藏,在雪域高原谱写下传奇篇章。这些经历见诸于他的著作《艽野尘梦》。他戎马一生,致力于建设湘西,服务乡梓,沈从文还曾经做过他的文书。陈渠珍的一生并不以饮食知名,可是他偏偏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刻骨铭心的绝地饮食体验。
  在谈陈渠珍的绝地美食体验之前,不妨看看他的日常饮食。1942年元旦(农历春节),陈渠珍重新开始记日记。头天夜里,他刚刚守岁完,早上起来,按照湘西风俗,吃了一碗面,儿孙辈的人物前来拜节,陈渠珍为他们每人送了一点糖制品。中午,他的朋友文蛟和丁振午来拜节,他留他们吃饭。这是很平常的吃喝,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而蛰居四川南川土桥之后“湘西王”平淡的一天。平常,他不过是饮酒,偶尔喝高了,他便读一读《酒诰》。这篇出自《尚书·周书》的文章,作者据说是周公旦。史料记载,殷商贵族嗜好喝酒,王公大臣酗酒成风,荒于政事。周公担心这种恶习会造成大乱,所以让康叔在卫国宣布禁酒。这也是中国现存文献中最早的禁酒令。陈渠珍在日记中写道,古人对于酒,反复谈论,主要是因酒足以乱性,而人性失常,容易生出是非。他告诫自己,酒还是要少喝点。
  此后,他果然颇有节制。初九日,他的朋友力庸生日,他也不过“饮酒半盅,食面二碗,饭一碗,亦极其醉饱”。十一日,是吃社饭。湘西的社饭自然是极出名的,陈渠珍也颇为自豪,他在日记中写道:“社饭昧绝佳,亦吾乡所最盛行者。惜历次所煮非生硬即柔滥。去岁伯漪等所送之社饭则极为合适。力庸今日煮社饭,予令请伯漪代煮,留心一看,未必不能自煮。事毕,至万天宫,伯漪正为拌米及肉菜、油盐,上笼灌汤,又为炒冲菜,是极有经验者,得此一度实验,以后或不致有失也。晚餐食社饭,味极佳。”
  陈渠珍原是极具科学精神的军人,此时赋闲西南的他正与人一道发明弹棉花的机器和灌田机,他后来也凭借这几项发明专利获得不菲收入。而社饭乃是湘西尤其是凤凰一带很有名的食物。陈渠珍颇能留心煮社饭高手伯漪的技法,原来是要加肉菜、油盐,上笼蒸。2013年夏天,笔者到凤凰古镇旅游,市面的社饭却仅仅放了一点香菜碎叶,难怪味道和一般蒸糯米饭差别不大,差陈渠珍的手法远矣!
  陈渠珍喜欢吃参,蒸熬都可。在凤凰时,各方面赠送他的西洋参不下五六斤,他并不吝惜,而是随意送人。蛰居四川南川时,仅剩下一支西洋参,这一回也吃完了。好在他还存有几斤燕窝和木耳。然则他并不喜欢吃燕窝,他自己尝言,“服燕窝者,择毛所耗之精神,恐尚过于燕窝之滋补力”,很不耐烦燕窝拔毛的繁琐。他甚至希望把燕窝卖了去换参吃。在1942年3月14日日记中,陈渠珍便记载自己存放陈年燕窝相当多,当时听闻南川燕窝售价为一两180元之多,他当即思忖:如果卖出一斤,照中间价170元一两售卖,也可得两千多元,“变废为宝”,这是一件相当好的买卖。在六月初六,他终于将燕窝换成三两西洋参。
  九月初九,是他父母逝世的日子,他从1920年开始治军乡土以来的21年里,每到这一天,都例行食素,不举行宴会,以此自警。九月十二日有人送波斯羊一头。他便和季韬等人在天井中开宴,喝了很多酒,也吃了很多肉,味道极佳,他说:“真吾乡特有之佳肴也。”
  陈渠珍对食物并没有特别精细的追求,这点不像另一个湖南人谭延闿。或许这与他在西藏的经历颇有关系。他在西藏常常处于征战状态,饥一餐饱一餐,往往饥不择食。譬如收复波密之后,他的部下“在山中搜获牛一头,不及宰杀,即割其腿上肉一方送来。余正苦无肴,得之大喜。乃拌子辣椒炒食之,味绝佳。余生平嗜此味”。绝境中的陈渠珍还有别样的饮食体验,他在率领部队逃出西藏时,经過江达以后,天气特别寒冷,曾生吃过冰冻肉。他在《艽野尘梦》中记载:“凡野肉割下,经十分钟即结冰成块,其质细脆,以刀削之,如去浮木。久之,淡食亦甘,不思盐食矣。非如内地生肉,腥血淋漓也。”
  在不是那么饥饿的闲暇时光,陈渠珍也偶尔馋虫作祟,私自使用枪支猎寻美味。譬如在进入岗拖河时,他见“贝母鸡数十成群,飞行地上;闻其味极佳,因约同人携枪人山击之,日必获数头。就江去皮骨,取肉切为小块,拌胡豆酱炒食之,味鲜美,远非家禽所及也”。这是晚清士兵军营生活的一瞥,可见陈渠珍确实嘴馋。在他的食谱中,他常运用胡豆酱这类川菜的调味料,可见他在饮食上适应能力很强。
  陈渠珍不但容易习惯四川风味,也一并引进其他美味。他在江布中心脚木宗遇到一位大喇嘛,大喇嘛摆了一场大的酒席招待他。只见:“果饼酒肴,罗列满桌。中一火锅,以鱼翅、海参、鱿鱼、瑶柱、金钩、口蘑、粉条之属,杂拌肉圆鸡汤,又以腌酸青菜及酸汤调和之,味鲜美绝伦,内地所未尝有也。不知喇嘛何以办此。余自西藏回,已二十五年矣,亦尝仿此为之,食者莫不称善。可见口之于昧,有同嗜焉。”这道菜有点类似长沙的大杂烩,却也有点像酸汤海参。陈渠珍1936年蛰居长沙,形同软禁,大概常常以这道菜招呼湖南耆旧如曹典球等人。
  西藏绝境的饮食体验,让陈渠珍对食物有着异乎寻常的钟爱,有时也有些令人觉得变态。譬如他在1944年腊月初七(1945年2月2日)的日记中记载:“昨晚初睡约半小时,即被隔壁房东敲门惊醒,又约闻其夫妇交谈声,又闻其夫人人厨室治食而入室,闻细碎声,似嚼食又似吸烟,皆不甚可辨。予遂不能成寐。至十一时半,始朦胧睡去。一时半,又起溲,再睡至三时四十分钟醒即起,升火,静坐。昼间购回包子尚未分给诸儿,予取二枚烘之,味绝美。予一生所嗜,亦惟此为最,尤以此间肉包子为佳。忆予上年病愈后,每餐食米饭二、三小碗,饭后食包子三枚,日以为常,一月后始止。因念诸儿不得食,予亦不能下咽也。”第二天的日记又记载:“昨晚七时半睡,十时醒一次,三时半再醒即起。此夜美睡又近半月来所未有过。升火静坐,烘包子四枚食之,腹已果。”这段时间因为消化不良,陈渠珍晚上睡得并不好,但他的饭量仍然不小,他对包子也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
  假如有机会与这位大军阀一起吃饭,需要注意什么呢?以上罗列的一些菜肴,大概已经能看出他的嗜好了。看来,吃什么对陈渠珍而言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耐心听陈渠珍讲他的绝境饮食体验。他太喜欢别人听他讲往事,尤其是他的西藏传奇经历了。不然,他一介武夫为何要费尽心思写一本《艽野尘梦》呢!
  (责任编辑:齐风)
  (邮箱:chenjianxin1123@126.com)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943.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